牧红鱼将信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眼眶微红。

楚流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红鱼,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父王母妃知道我不但还好好的活着,而且还来了西陵修行,都高兴的不得了!他们叮嘱我要好好修炼呢!“

这世上,或许再没有比失而复得更让人感到庆幸的事情。

牧红鱼将那封信递给楚流玥看:

“流玥你看,我父王和母妃都说要多谢你呢!“

楚流玥拿过来看了看,唇边也绽放出一朵笑花。

”是啊,这下他们可以彻底放心了。“

简风迟咳嗽一声。

牧红鱼立刻道:

“对了!少主,我父王母妃还专门谢了你呢!”

简风迟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唇角微勾,似乎不甚在意的说道:

”举手之劳罢了,有什么好谢的。“

楚流玥看了他一眼。

嗤。

要真是一点都不在意,刚才咳嗽个什么劲?

”红鱼,你怎么喊简公子为少主?“

牧红鱼解释道:

“哦,因为龙牙山上,大家都这么喊的。”

要是她一个人一直“简公子”的叫,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所以她干脆也都跟着这么喊了。

楚流玥一想也是。

如今牧红鱼已经是简书夜的弟子,正式拜入龙牙山,以后或许还要在这里待挺长一段时间,迅融入大家倒也是一件好事。

楚流玥笑道:

“看来你在龙牙山过得真的不错。“

牧红鱼灿烂一笑,杏眼晶亮:

“对啊!山主大人他们都待我很好的!而且我现在修炼的度,好像比以前快了不少...山主大人说这就是因为我的体质。再过一段时间,我应该就能继续突破了。“

以前在曜辰国,她的天赋也算出色,但也算不上顶尖,更不用说放眼外面。

如今她拥有了虚元之体,和以前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就算是放在整个天令皇朝,她也能算得上是最卓越的那一批天才!

楚流玥看她欢喜,心里也跟着高兴。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既然信已经送到,那我就先告辞了。“

牧红鱼十分不舍:

“我才来你就要走了吗...那我去送你!”

楚流玥心思一动:

“好啊。”

二人一同离开,简风迟脸上散漫的笑容逐渐散去,眉心拧起,起身快回了自己房间。

回去之后,他迅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掉,指尖火花一闪,那衣服便立刻燃烧起来。

直到那件衣服彻底烧了个干净,他还是觉得不太对:

“来人!本公子要沐浴!”

......

另一边,牧红鱼陪着楚流玥走了好一段,路上两人各自说了自己最近的一些事情,眼看着不知不觉就要到山脚,楚流玥才貌似无意的问道:

“红鱼,你来龙牙山的这几天,简公子一直也在山上吗?”

“是啊!我每天都要去他那取丹药的。”

牧红鱼奇怪问道。

“怎么了?”

楚流玥摇摇头: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他还挺有耐心的。”

说到这个,牧红鱼便笑了起来。

“其实他这也是没办法。山主大人说他前段时间太过放浪,让他这段时间待在龙牙山上好好修行呢。听说山主大人特地找来了许多医书,他这几天一直在看呢。“

“医书?龙牙山上修行天医的不在少数,医书应该不少吧?山主大人还特地帮他找医术来看?“

牧红鱼思索片刻,道:

“对啊,好像是一些孤本什么的...总之挺厉害的!”

楚流玥垂下眼帘。

医书...

简风迟在天医一道上的天赋十分出色,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勤于钻研。

他看过的医书,不知凡几。

如今竟是又看起了孤本么...

“流玥?流玥?”

见楚流玥迟迟没有反应,牧红鱼喊了她两声。

“你在想什么?”

楚流玥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简公子如此卓越都还如此勤奋,我就更得努力了。你回去吧,好好修炼,我们宗门大会上见。“

牧红鱼认真的点点头,脸上难掩兴奋:

“好!”

......

楚流玥回到冲虚阁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路上遇到了几位师兄师姐,皆是跑来和她狠狠地夸赞了她一番,赞赏她有眼光。并且叮嘱她要好好和容修相处,争取尽早大婚。

楚流玥先是茫然,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容修的收买政策起作用了。

也不知道那乾坤戒之中到底放了多少...

楚流玥一一应了,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房间。

羌晚舟已经照例将房间打扫干净,不过人并不在。

楚流玥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就再次前往雁林峰。

......

寂静的山林之中,唯有剑身和星石摩擦的声音,格外清晰。

而随着她的动作,每一次打磨的时候产生的火花,也开始逐渐从一开始的橙黄色,变成了幽蓝色。

当那迸出的火花颜色与剑尖上打磨出的胎心颜色一样的时候,楚流玥终于换了另一面,开始重复之前的步骤。

之后的一段时间,楚流玥又像是之前一样,白天在清源山上修炼,顺便打理药材。晚上则是在雁林峰上磨剑。

容修似乎也在忙,只中间来看过她一次,又很快离开。

楚流玥也没多问,一心扑在了青铜云天剑之上。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宗门大会的日子!

------题外话------

还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