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敢如此明目张胆对你动手的也没多少人。狂沙网”

江羽织也顾不上委屈和生气了,连忙道:

“既然知道了是他们,那就去将他们抓起来啊!”

“哪儿有那么容易?”

江羽丞眉头紧锁,走到了一旁。

“如今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们做的,怎么能随便抓人?何况,你连那人的脸都没有见到,又抓谁去?“

江羽织愣了一下:

“那、那就去查呀!哥你不是有几个得力的属下——“

“对方敢如此明目张胆,就证明他们根本不怕查。再说,百草楼在西陵名气颇大,怎么能说查就查?”

那可是西陵最大的药材店!

就算是他,动手之前也得考虑考虑。

江羽织反应了一会儿,不可置信的问道:

“那那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就白白被人打了?“

江羽丞沉默片刻,问道:

“我听说,那天是岳岺亲自命人将你’请‘出来的?我之前也见过他几次,这人精明世故,圆滑老道,不是遇到特殊况,绝不会做的这么狠。何况,他明知你的份,却还是坚持如此,可见事之严重。你那天到底做了什么?”

江羽织咬了咬牙,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道:

“我不过是骂了楚流玥两句罢了”

江羽丞神色一凝。

眼看瞒不下去了,江羽织只好将那天的事统统告诉了江羽丞。

“要不是他们死活不肯将那些药材给我,我也不会那样做的!”

说来说去,都还是楚流玥的错!

听完,江羽丞的脸色已经黑了一片。

她果然还是去找楚流玥的麻烦了!

关键,还是去的百草楼!

她就算是去找楚流玥单挑,都比这强!

“我之前是怎么叮嘱你的,你全都忘了,是不是?“江羽丞的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

江羽织打了个哆嗦,忽然灵光一现,连忙说道:

“不对啊!哥哥,这不对啊!我那天是骂了楚流玥,却没有说百草楼的一句不是。但那个岳岺听到我骂楚流玥之后,好像瞬间就恼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越想越是肯定。

“没错!就是这样!我之前买药材的时候,岳岺说那都是给楚流玥准备的,不能卖给我,说这些的时候,他都还好好的我想起来了!之前有几个女子,好像就是因为在百草楼内非议楚流玥,就被赶了出来,而且不止她们,连带着她们的家族,也全都受到了牵连后来她们还去闹过,但最后不了了之“

江羽丞听着,神色也逐渐严肃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楚流玥和百草楼有关系?“

“肯定是这样!岳岺还说什么,因为楚流玥是黑金卡贵客百草楼也不只有楚流玥这一个客人,怎么以前就没有生过这样的事?这里面分明有猫腻!“

江羽丞思虑片刻,有些迟疑:

“但是楚流玥不是才来西陵么”

而且还是慕青和与简风迟带来的。

她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和百草楼扯上关系?

他停顿片刻,起离开。

“这件事我会亲自去查,这段时间你好好待着,不准再任妄为。”

“知道了。“

楚流玥离开之后,就去了龙牙山。

龙牙山的地界比冲虚阁大上不少,也闹许多。

楚流玥来到大厅的时候,一眼看到正在里面等着的简风迟,她迅的看了一圈,却不见牧红鱼的影。

简风迟懒懒道:

“红鱼如今已经成了我爹的亲传弟子,这会儿还在天涯洞修炼。本公子已经派人去请了,不过估计还得一会儿。你且先坐下等着吧。“

楚流玥笑了笑,取出一封信。

“既然红鱼忙于修炼,那我就不过多打扰了。这是她父王写给她的信,麻烦简公子回头转交给她就行。”

说完,她走过去,准备将信封放在简风迟边的桌子上就离开。

忽然,一道熟悉的香气袭来。

楚流玥耸了耸鼻尖,才觉这味道是从简风迟的上传来的。

她眼底划过一抹深色。

这龙涎香是她宫中特供的,准确的说,只有以前的她和父王能用。

简风迟上的味道虽然极淡,但她可以确定,这绝对就是龙涎香残留的气味。

而且,留香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证明简风迟最少也在燃烧龙涎香的地方待了一个时辰有余。

她动作略微一顿,将信放在了桌子上,似是无意的问道:

“不知红鱼这几在龙牙山可好?”

简风迟摇着骨扇:

“本公子照看着,自然是好的。”

楚流玥似乎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简公子这几天都在龙牙山照顾红鱼?”

简风迟挑眉:

“当然。她上的伤还是本公子调理的,现如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本公子用的药,可是比你之前用的好多了。”

楚流玥如今是四品天医,简风迟等级更高,炼制出的丹药自然更好。

“原来如此那真要谢谢简公子了。“

楚流玥微微笑道。

忽然,她神色一动:

“嗯?这是什么香?“

简风迟动作一僵。

楚流玥吸了吸鼻子。

“简公子,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简风迟警惕的抬眸看向楚流玥,冰魄般的眼眸之中,一道凛冽的光芒一闪而逝。

“哦,我娘亲经常摆弄一些香料,可能就是那个味道吧?“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随后颇为赞叹的说道:

“山主夫人还真是厉害,这香气比一般的味道都要好闻呢,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简风迟心中一松,垂下了眼帘。

“不过就是一般的香罢了——“

“流玥!”

一道惊喜的喊声从外面传来。

楚流玥回头看去,就看到牧红鱼正满脸兴奋和欣喜的朝着自己而来。

“流玥!你来看我啦?”

楚流玥笑着将那封信拿了起来,递了过去。

“这是你父王的信。”

牧红鱼惊呼一声,连忙将那封信接过打开。

简风迟看了二人一眼,缓缓地靠在了椅子上。

也是他大意了,回来的太过匆忙,竟是忘了换衣服。

楚流玥应该是不识得那香味的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