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和容修一路下山而去,终于忍不住问到:

“你给师兄师姐的乾坤戒里面都放了些什么?”

容修淡笑道:

“不过是些他们用得到的东西罢了。”

楚流玥略一沉思:

“白晶币?”

容修但笑不语。

楚流玥心想果然如此。

送白晶币基本上是最方便也最不容易出错的“礼物”了。

“但是...你怎么准备了这么多?难道你来之前就——”

“你如今在西陵声名赫赫,冲虚阁也是举足轻重的宗派之一,想要打听一些事情,没那么难。”

“...可是你一下子送出这么多...”

“看起来他们对你都不错,送一份薄礼也是应该的。”

看容修说的云淡风轻,楚流玥终于忍不住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容修...你老实说,你到底是哪儿来的那么多钱的?你把这些钱都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

按照她对容修的了解,他既然出手,肯定不会是小数目。

更不用说给她的那些......

容修笑着看了她一眼:

“如果玥儿是担心我没钱的话...大可不必。你——我还是养得起的。“

燕青跟在后面,嘴角微微一抽。

流玥小姐居然对主子的财力产生了怀疑...

听容修这么说,楚流玥稍微放心了些。

其实她也知道,容修既然出手这般阔绰,肯定是不愁钱的。

她只是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莫非,是因为那“圣子”的身份?

......

几人来到西陵城中的宅子。

楚流玥带着二人走了进去,说道:

“我也是刚刚搬来这里没多久,基本上都是刚刚收拾过的。有几个房间你可以看一看,选一个喜欢的——”

容修神色慵懒:

“玥儿,不必如此麻烦,这一间便是极好。”

楚流玥回头,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是我的...你想住我的房间?”

容修挑眉:

“我们以前不也是这样?“

楚流玥眼角抽了抽。

以前...

以前都是他各种赖着不走好吗?

看穿了容修的心思,楚流玥也干脆放弃了挣扎。

“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行。这地方我平时回来住的次数不多,基本上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容修也不介意。

她不来,他可以去。

楚流玥又陪他待了一会儿,终于离开。

......

江府。

“四小姐,这是大公子专门给您从宫里讨来的冰肌膏,据说只要坚持用上半个月,任何伤口都不会留下伤痕的...”

婢女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帮江羽织敷药。

江羽织斜靠在床上,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婢女挖出了一勺,轻轻涂在了她的脸上。

“嘶——啊!”

一阵仿佛冰刺一般的疼痛传来,江羽织疼的惊呼一声,直接坐起身,反手给了那婢女一巴掌。

啪!

”疼死本小姐了!你怎么做事儿的!“

婢女被打的倒在地上,脸上迅浮起了一个巴掌印,胳膊也蹭伤出了血。

但她还是小心的将那冰肌膏托在手中,生怕摔碎了。

这一瓶冰肌膏若是就此毁了,她一条命都赔不起的!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她连忙爬起身,跪在江羽织的床边,磕头认错。

江羽织烦躁的看了她一眼,一把将冰肌膏夺了过去:

“滚!”

婢女满心惊慌的退下。

“是、是!”

然而即将起身的时候,江羽织余光一瞥,正看到她垂着一张素白的小脸,腮边挂着泪珠,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她心中怒火更甚。

“在外面跪着!自掌!什么时候脸蛋儿出血了,什么时候再停!“

婢女吓了一跳:

“四小姐——”

“还不快去?”

“...是。“

婢女咬着唇退了出去,在门外跪下,开始自扇耳光。

每一下都十分用力。

清脆的耳光声传来。江羽织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将冰肌膏打开,准备自己涂。

“这是在做什么?”

她还没动作,就听见外面传来将江羽丞的声音。

“回大公子,是奴婢做错了事。”

“在四小姐门口如此,像个什么样子?你先下去吧。“

“...多谢大公子,奴婢告退。“

随后,江羽丞便走了进来。

“这已经是你这几天教训的第五个奴婢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才罢休?”

江羽织“砰”的一声将冰肌膏放在了桌子上,脸色难看。

“哥哥,你今天来,就是专门来教训我的吗?我是江家的四小姐,难道惩戒几个下人也有错?”

江羽丞轻哼一声。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婢女本身都没犯什么大错,是你一直抓着不放。正因为你是主子,才越要注意。传出去,别人只会说你飞扬跋扈,娇纵任性。“

江羽织豁然起身,快步走到了江羽丞的身前,气道:

“我的脸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还不允许我泄泄吗!?”

江羽丞的脸色冷冷。

“先不说这些。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你那天的事情了。”

江羽织被他看的心中毛,忍不住后退半步:

“哥哥可是查出什么了?“

江羽丞冷笑。

“那天生了什么,你自己不是最清楚?我问了你那么久,你却从未说过,你在百草楼闹了那么一场!“

江羽织顿时心虚了起来。

“我...我也没做什么...”

“你没做什么,百草楼会将尼列入黑名单,扬言不再做你的生意?”

这事儿生的时候,不少人都看见了,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

江羽织语塞半晌,忍不住道:

“那又如何?他不做便不做!西陵城中又不是只有这一家店买药材的!他们还真的敢拿我怎么样吗?”

看她还是如此冥顽不化,江羽丞失望至极。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如此天真幼稚,自以为是!

“百草楼根基深厚,背景强大,便是我也不愿和他们正面对上,怎么你胆子就这么大?你真当你这个江家四小姐了不起吗?”

江羽织脸色一变。

哥哥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过难听!

但没等她开口,江羽丞就继续道:

“怪不得你离开之后没多久,就被人跟踪打了...你还说你没得罪人?”

江羽织终于反应了过来:

“哥,你是说——那蒙面人是百草楼的人?”

------题外话------

因为敏感词等问题,第613章在修改中,大家稍安勿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