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眨了眨眼睛,看他眼底一片望不到底的深邃,便识趣的没有继续闹他。狂沙网

二人又抱了一会儿,暧昧灼的气息才终于逐渐消散。

容修轻轻吐出一口气。

见不到的时候想,见到的时候好像更想

他坐下来,将楚流玥拉到怀中,从后面将她抱住,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窝。

楚流玥侧眸看他。

一段时间不见,他似乎消瘦了些

也不知他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容修你这次来,打算在西陵待多久?“

楚流玥把玩着他修长白皙的手,问道。

容修思虑片刻,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

“未定”

未定?

楚流玥有些奇怪。

正当她想要继续问的时候,容修却已经主动开口。

“那个羌晚舟之前倒是么见过?看起来,他倒是很看重你。“

楚流玥问道:

“怎么这么说?”

容修剑眉微挑。

“他一听说我是来找你的,就如临大敌般从开始直到你回来。方才要不是燕青,他好像还要继续留下来“

楚流玥失笑。

虽然某人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样子,不过好酸啊!

“他如今是我的随从,自然对我的事格外上心。那孩子就是个死脑筋,你不用放在心上。”

楚流玥说着,在他唇角吻了一下。

“之前他认识你,当然对你十分防备。不过从今以后,他知道了你的份,自然不会再那样啦!”

容修眼帘一掀,似笑非笑。

“哦?我是什么份?”

楚流玥看着他的神色,忽然有点莫名的心虚。

“唔是未婚夫啊”

容修唇角笑意更深。

“是吗?但我来西陵之后,好像听说了一些传闻”

楚流玥心道果然如此,哭笑不得的说道:

“你也说了,都是传闻我自己都不知道外面怎么传成了那个样子”

一会儿是简风迟,一会儿是慕青和。

她听了之后,其实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太过离谱。

不过看起来,某人倒是有些介意

她扭过,环住他的脖子。

“你要是不喜欢,我回头去澄清一下?”

容修呼吸一滞,按住了她的腰,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别乱动。”

楚流玥乖乖道:

“哦。”

容修停顿片刻,道:

“不必。”

楚流玥露出惊讶之色。

容修明明对这件事颇为在意,她澄清一番也不会费什么力气,怎的又说不必?

容修指腹在她微微红肿的唇上轻轻摩擦了一下。

“我自有打算。”

他的确在意这件事,但如今她在西陵的处境如何,他也是很清楚的。

表面上看,是声名鹊起,风光无限。

但实际上,却也引来乐不少的嫉恨。

现在暗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

稍有动静,可能就会引来一波不必要的麻烦。

何况,她现在在西陵,份地位其实还不高。

专门去做这样的事,反而会显得她是主动碰瓷一般。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舍得的。

所以这些事,还是他来做就好

楚流玥不知他心中打算,但看他神色慵懒,便也没继续纠结这件事。

她又说起了来西陵之后遇到的一些事,容修耐心温柔的听着。

其实这些事他都已经知道。

但此时听她亲口说来,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好像每一个字都忽然有了温度和力量,在他心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说完之后,楚流玥才道:

“一直都是我在说我的事儿,你也说说你的吧?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容修淡淡笑道:

“我那边一如既往。你不在,就没什么有意思的事了,不说也罢。“

楚流玥口一暖。

这话是在说

只有和她有关的事,对他而言才是有意思的吗?

这个人这个人

“哦,倒是有一件事,有些难办“

容修剑眉微蹙,似乎颇是为难。

“什么?”

“我这次来西陵太过匆忙,还没找到合适的住处因为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所以比较麻烦“

容修揉了揉眉心。

楚流玥立刻道:

“那你去住我的宅子吧!就是之前我跟你说,阁主送给我的那一?虽然不大,不过肯定是够你住的。就是那宅子比较朴素简单,也不知你是不是住的惯”

容修唇角绽开一抹缱绻的笑。

“你的地方,我自然是住得惯的。那就先多谢玥儿了。“

庭院之外,燕青和羌晚舟面对而立。

羌晚舟上的衣服破了几道,头也变得十分凌乱,气息粗重,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艰辛的打斗。

反观对面的燕青,脸不红气不喘,气定神闲。

“小子,你天赋是不错,不过现在还嫩了点。”

燕青双手抱臂,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

羌晚舟沉默片刻,才道:

“总有一天我会赢过你!”

燕青非但没有被挑衅的怒意,反而还颇有兴趣的点点头。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和运气了。“

一番交手下来,即便是他之前不太看的惯羌晚舟,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确有着顶尖的天赋。

只要好好培养,假以时,必定能成为一方强者!

这样的人跟在流玥小姐边,的确有资格作她的左膀右臂,只是主子那边

正在此时,大门忽然打开。

楚流玥和容修二人走了出来。

燕青和羌晚舟立刻看了过去。

“主子,流玥小姐。”燕青恭敬行礼。

羌晚舟的目光从二人上扫过,最终落在他们紧握的双手之上。

楚流玥冲着羌晚舟招了招手。

“小舟,过来。”

羌晚舟乖乖的走到了她跟前。

楚流玥咳嗽一声:

“容修是我未婚夫,你以后不用对他那么戒备的。如果他以后再来,你直接请他进来就好了。“

羌晚舟没说话。

“小舟?”楚流玥抬了抬声音。

羌晚舟终于梗着脖子冷冷道:

“知道了。”

楚流玥心中松了口气。

其实她也知道羌晚舟是为了她好,不过他格孤僻,桀骜难驯,有时候难免闹出一些误会来。

这些也只能以后慢慢教了。

“对了,这段时间容修要住在我西陵城中的宅子里,我先带他去看看。“

楚流玥说着,便打算和容修离开。

羌晚舟犹豫片刻,没有跟上,反而是看了一眼天色,转回了自己房间。

片刻,才走了出来,朝着楚流玥的房间走去。

燕青心中一凛,立刻警觉起来。

然而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有了瞬间的凝滞。

羌晚舟的手上,拿着一块

抹布?!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