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此时,她丹田之中忽然传来一股异动。

楚流玥凝神看去,现那波动是从黑色金字塔之上传来的。

但这动静只持续了一下,便迅消散,仿佛什么都没生过一般。

“奇怪...”

她皱了皱眉头。

这东西一向安安稳稳,除了之前在天令神域之中闹腾了一次,其他时间都很是老实。

刚才那一下,绝不是她的错觉。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四周。

被削平的山头之上,空无一物。

山风拂来,林叶飒飒。

除此之外,并无他物。

她看了一会儿,确认周围一切如常之后,才收回视线。

“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

刚才她还以为是珍宝阁的那位大当家来了...

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道波动。

然而,山林之中一片寂静。

楚流玥想了一会儿,就将这件事情搁置,再次开始磨剑!

每打磨一下,便有一道火花从中崩裂而出。

明亮灿烂的光芒映照在她的脸上,眸光璀璨。

一阵温柔的风拂过。

......

第二天,楚流玥下了山,去百草楼取药。

羌晚舟的身体比她预想的恢复的快,对药材的消耗自然也不言而喻。

之前买的那些,也就只能支撑这一小段时间。

所以,她今天来百草楼,是打算和他们商量着多要一些。

刚刚走到百草楼的门口,小厮就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

“楚小姐,您终于来了!快里面请!”

楚流玥挑了挑眉。

这些人对她的态度,怎么好像比之前更殷切了些?

她不过是来取一些药材,怎么好像搞得生了什么大事儿一般。

就算她如今是黑金卡贵宾,这样好像也有点过了吧...

小厮已经低头哈腰的将她请了进去,同时道:

“岳总管正好在楼上,您要不要见上一见?”

楚流玥笑了笑,摇头:

“不必。我今日只是来取之前预定好的药材而已,岳总管是大忙人,就不耽误他的时间了。“

将尉迟松的那些东西都买走以后,她来百草楼,基本上就是挑一挑寻常看中的药材,没什么太多其他的花销了。

虽然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不过对如今的楚流玥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楚小姐大驾光临,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楚小姐耽误我的时间?“

岳岺笑着从楼上走下来。

天知道他昨天一夜都没有睡好,今天一大早就来了这,就为等着楚流玥来!

而今好不容易把人盼来了,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您要的药材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稍后片刻便给您拿来。”

岳岺说着,目光无意间从楚流玥的手上扫过。

那枚乾坤戒...好像就是主子的啊...

岳岺眼角抽了抽。

上次楚流玥手上戴着的乾坤戒还是简风迟的,如今转眼就换成主子的了...

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他说的...

可是就连他也没想到,消息传回之后,主子就立刻派了燕青亲自来送这一枚乾坤戒。

幸好昨天他已经意识到了楚流玥的身份,如今看到她手上戴着的这一枚戒指,脸上还能维持一片平静。

不然的话,只怕他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神态了...

楚流玥奇怪的看着他,笑问道:

“听说岳总管一向神龙见不见尾,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倒似乎经常出现在这。”

她来了三次,有两次都遇到了他。

岳岺哈哈一笑:

“楚小姐,在下毕竟是这百草楼的主管,不在这又能在哪儿呢?”

他的目光在楚流玥身后看了一眼,有些奇怪的问道:

“今天楚小姐怎么是一个人来的?之前那个...那位少年呢?”

楚流玥挑眉:

“晚舟?他还在修炼。我便自己来了。怎么,岳总管似乎对晚舟颇为好奇?“

岳岺立刻摆了摆手,哈哈一笑:

“没有没有,楚小姐千万别误会。只是之前你们都是一同前来,今天您却是独自一人,未免有些好奇。”

楚流玥微微一笑,倒是也没继续说什么。

岳岺试探性的问道:

“那您今天来拿的这些药材,都是为他准备的?”

楚流玥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岳岺今天好像对她——哦不,是对羌晚舟的事情格外好奇啊...

她模棱两可的说道:

“有一部分是。“

岳岺心里暗暗着急。

他本想趁机从楚流玥的嘴里套出点话来,可她滴水不漏,一点也打听不出来。

他知道自己如果继续这样问下去,肯定会让楚流玥心生怀疑,便立刻干脆的转移了话题。

他看了她的手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似是无意的问道:

“咦,楚小姐这乾坤戒...看起来等级不凡啊...“

楚流玥垂眸看了一眼。

带着这枚乾坤戒,的确是挺招眼的。

但凡有些眼力的,基本上都能看出这东西非同寻常。

不过她还是选择将它带着。

听岳岺这么问,她唇角微勾,笑道:

“这是别人送我的。“

岳岺笑呵呵问道:

“能送出这东西的,想必身份也颇为贵重,而且应该和楚小姐...关系匪浅吧?”

楚流玥摩挲着手上的乾坤戒,触手温凉,光滑细腻。

“是我未...“

话说了一半,她忽然顿住。

岳岺这显然是在打听她的事情...

难道他听说了什么,或者是本来就另有所图?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

回想起今天他的这些异常,实在是让她心中不安。

一句话在唇齿之间缠绕片刻,便咽了回去。

她冲着岳岺一笑:

“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的。“

同一时刻,三楼的某个房间之内,容修缓缓松开手。

一盏茶杯无声碎裂,蛛网般的裂缝遍布其上。

然而不知什么缘故,那茶杯竟是并未倒塌,依然维持着之前的完整模样。

里面的茶水缓缓从缝隙中流淌而出,很快在桌面上蔓延开来,形成一滩不规则的水渍。

站在旁边的燕青浑身一寒,恨不得立刻从这里消失!

片刻,容修薄唇微扬,似笑非笑。

“...朋友?“

燕青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完蛋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