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之中陷入死寂。

江羽织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慌张。

哥哥怎么忽然来了?

他不是说这几天有事情要忙吗?

他在这等了多久了?

最重要的是——他知不知道今天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一瞬间,江羽织脑海之中闪过诸多念头,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说话!”

江羽丞不耐烦的喝道。

“你今天去了哪儿!?”

江羽织松了口气:看来他还不知道...

她站在庭院之中,尽量让自己的身形和脸容都隐藏在暗沉的夜色之中。

只要不被哥哥看到她这个样子,就还有希望糊弄过去...

“我...我今天去了百草楼...”

她嗫嚅着说道。

江羽丞皱起眉头:

“你去那做什么?!”

“我只是想去买一点药材...上次看上的地藏珊瑚没买到,我想再去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江羽织怯怯说道。

闻言,江羽丞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一些。

”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就是。但这样偷偷跑出去,实在是不应该。这次就先放过你,绝对没有下一次!“

江羽织连忙道:

“多谢哥哥。”

江羽丞看着她,眯了眯眼:

“你站的那么远做什么?上前来说话。“

江羽织没动。

江羽丞本想训斥,但看到江羽织这怯弱畏惧的样子,想来还是对之前的那一巴掌耿耿于怀。

他朝着江羽织走了过去,同时放缓了声音,道:

“你放心,以后...哥哥不会再对你动手了。只要你好好听话——”

江羽织竟是忽然后退了一步。

江羽丞终于觉察到不对,皱着眉头快步上前。

“你听——”

一张满是青紫淤痕的脸,呈现在眼前。

江羽丞满脸震惊。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江羽织看隐瞒不过去了,只好将蒙面人将她堵在胡同里,并且将她打成这样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江羽丞。

但她略去了在百草楼之中的那段和岳岺的争执,只道自己在百草楼逛了一圈,出来之后就被人打了。

江羽丞脸色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眼中怒意燃烧!

这是他江羽丞的亲妹!

西陵城哪个不知?

他自己教训没问题,但若是别人欺负到她的头上,那他绝对不会答应!

何况,对方蒙了面,显然是不想暴露身份——这就是有备而来!

“那人身量如何,可曾和你说话?你对他可有什么熟悉感?”

江羽织一边掉眼泪一边摇头:

“那人是故意变了腔调的,根本认不出来,而且看那身形,以前好像也没见过...”

她是真的不认识那个人。

江羽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如此针对你?你今天去外面,到底都做了什么?”

江羽织心虚的转开视线,哭的更凶了。

“我...我还能做什么...我不过是出来转了一圈而已,就这样被人欺负了...而且,那人还说...还说这只是一个开始...哥哥,我好怕!”

看她如此,江羽丞心中恻隐,将心底的那一丝怀疑压了下去。

听到她说的后半句话,他心中怒火更甚。

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嚣张!

居然敢在西陵对他江羽丞的亲妹下手!

而且,居然还敢如此威胁...

“羽织,你先回去好好休养,这件事情,我自会去调查。等将这个人揪出来,我一定不会轻易绕过他!“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江羽织那惨不忍睹的脸,又沉声道,

“这段时间你就先不要出门了。”

江羽织想捂住自己的脸,奈何一碰就剧痛无比,只好就那样忍着窘迫与委屈,点了点头。

将江羽织安抚好之后,江羽丞才抬脚离开。

刚出了院子,他便道:

“孙琪,你立刻去查,今天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是!”

“记住,重点排查百草楼。”

“谨遵大公子之命!“

......

是夜。

雁林峰山头。

刮擦。

刮擦。

磨剑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楚流玥正盘腿坐在星石之上,一下下的打磨着青铜云天剑。

几天时间过去,她的动作明显变得熟练了许多,也更加清楚该如何用力。

这样一来,她的效率提升了不少。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的肉身力量的确变强了许多。

第一天的时候,她几乎每隔半个时辰就要休息一次,第二天,双臂和肩背都非常酸痛。

但现在,她基本上一个时辰才会停一会儿,而且身上那痛苦的感觉也消散了许多。

这让她心中安定了不少,更加耐心的打磨手中的剑。

夜空之上,月光皎洁。

清冷的月光在地面上投下一块巨大的阴影。

那是星石的影子。

在那一块阴影之上,还有一道纤瘦的身影,在持续不断的反复重复一个动作。

微风拂来,楚流玥长微微飘动。

忽然,一道火花飞溅!

楚流玥愣了一下。

刚才那火花是...

她抿了抿唇,屏息凝神,双手按紧长剑,再次将其在星石之上打磨了一次!

嗤拉——

剑身与星石摩擦的瞬间,一道明亮至极的火花,再次闪现!

“哈哈!丫头,恭喜你!终于打磨出了胚心!”

太祖的声音忽然传来。

楚流玥看着手中的青铜云天剑,低声喃喃:

“...胎心?”

”不错!如今这胎心已经暴露出了一部分,只要你将剩下的都打磨出来,就可以正式引动天雷锻造这把剑了!“

太祖的声音难掩欢喜。

“本以为你还得再过两天才能做到,没想到竟然这般顺利!“

楚流玥很是聪慧,而且极有毅力,这几天几乎是不眠不休。

也难怪她竟是提前将胎心打磨了出来!

听着太祖的声音,楚流玥也受到了感染一般,心中隐隐有些激动。

虽然这还算不上是真正的打磨成功,但总归是开了一个好头,也让她心底生出了几分期待。

不知,等她将这把剑真正重新锻造出来,会是怎样的场景?

她将青铜云天剑拿到眼前,仔细的看了一会儿。

从剑尖到半身的位置,都透出了一道清晰可见的雀蓝色,尤其是剑尖的位置,颜色更是浓郁纯粹,隐约还闪烁着淡淡银光。

楚流玥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预感——她一定会成功锻造出一把顶级宝剑!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