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了个正着的江羽织满心的慌乱畏惧。

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小心思,都被对方看得透透彻彻!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满嘴的血呛了一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蒙面人嗤笑一声。

就江羽织这点战斗力,能如此嚣张放肆的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

他吹了一声口哨,便快消失。

这一次,江羽织悬着一颗心等了许久,直到确定那人再不会回来之后,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身上的伤势加上心中的恐惧,令她双腿软,只有靠着墙才能勉强站立。

她心中又恨又怕。

刚才那个蒙面人说,这只是个开始,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心情逐渐平复之后,她才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

如今自己浑身是伤,脸上身上都是血迹,肯定是不能进宫的了。

她下意识想到回家。

可如今这样子,若是被哥哥现了,只怕又要训斥一番。

江羽织思来想去,竟是干脆蹲了下来,在这僻静的胡同里待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才开始往家走去。

......

江府。

房间之内,江羽丞盘坐在床上,双肩微垂,两手放在膝上,掌心向上。

一颗拳头大的血球,正悬浮在他的身前。

他双眼紧紧盯着这血球,周身原力运转,幻化为一道道的细线,蔓延到了那血球之上。

血球晃动起来,里面的液体开始缓缓顺着那些细线,朝着江羽丞的身体内流淌而去。

他身上的气息开始快变强!

与此同时,他的皮肤也迅变得通红,肌肤之下似乎有什么在一下下的涌动一般,看起来十分诡异。

他的脸色也变得狰狞起来,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那血球之中的液体终于全部进入到了江羽丞的体内。

他猛地仰头,有什么东西从他脖颈的皮肤之下快涌动而下,最终消失在衣服之内!

“呃——”

他嗓子里出一道古怪而痛楚的呻吟之声。

片刻,他脸上身上的血色逐渐褪去,缓缓睁开了眼睛。

而此时,他身上的气息——竟是重新回到了八阶中段!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感觉到身上重新强横起来的气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这个过程十分痛苦,而且对身体也有一定的损伤,但为了不让尉迟松觉他的异常,他也只能如此。

只是,这东西支撑的时间有限,他必须得尽快将尉迟松解决了...

毕竟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尉迟松,耽误了自己真正的修行。

等到宗门大会,或许就能...

他站起身,走到门外。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明月高悬。

孙琪正守在门口。

“大公子。”

江羽丞问道:

“过了多久了?“

孙琪道:

“两天两夜。”

“这期间可曾有人来过?”

“您先前说要修炼,这两天并没有人前来打扰。”

说着,孙琪看了他一眼,又道:

“其他一切如常。“

江羽丞松了口气。

只要上官婉和尉迟松不闹起来,就基本上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他神色微动,忽然想起已经将江羽织关了好几天。

“四小姐也没来?“

“没有。倒是夏侯廷安这几日天天来,只是四小姐一直没有出来见他,每次他略坐坐就走了。“

江羽丞心道果然如此。

先前他给夏侯家递了消息,说两家的婚事暂停商议,夏侯家的人自然坐不住了。

不过,夏侯廷安这次倒是学的聪明了点。

想来应该是夏侯荣那老狐狸指点了一番。

江羽丞早料到他们会这样,所以此时也并不吃惊。

不过,江羽织竟是真的一直没出来,倒是让他很是意外。

看来是真的在反省?

但也可能是被他那一巴掌伤了心...

几天时间过去,江羽丞心中的怒火早已经消散,想起当时的场景,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了。

江羽织是他从小宠着长大的,以前他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如今却亲自动手打了她...

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江羽丞心中也难免心疼,便道:

“我去看看她。”

......

江羽丞一路上都在想着要如何补偿江羽织。

经过这次的事情,她应该长了教训。

以后只要她聪明一些,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行了。

如果她真的喜欢夏侯廷安,倒也不是不能继续...

他走到门口,便直接问道:

“四小姐可还好?“

站在门口的两个婢女看到江羽丞来,登时吓了一跳。

“见过大公子!”

虽然天色已晚,但她们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惶之色,江羽丞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微微皱眉,看了那紧闭的房门一眼。

“她人呢?听见我来,竟是也不知出来迎接了吗?”

两个婢女连忙道:

“大公子,四小姐今天身体不舒服,已经睡下了!您...您明日再来吧?”

孙琪上前,沉声喝道:

“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对大公子指手画脚!?”

两个婢女一惊,连忙跪了下来,连连求饶。

江羽丞心中浮现一丝怀疑。

“现在还不是该睡觉的时辰,她怎的就睡了?身体不舒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两个婢女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利索。

江羽丞已经猜到了什么,冷声道:

“立刻把门打开!”

两婢女吓了一跳,一动不敢动。

江羽丞不耐烦的上前,一脚将门踹开,走了进去!

在屋中搜罗了一圈,也没瞧见江羽织的身影。

他的脸色迅阴沉了下来。

“四小姐去哪儿了?”

两个婢女跪在地上瑟瑟抖,眼见事情已经败露,大公子又如此盛怒,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江羽丞周身气息像是冻结了一般。

亏得他还以为,她这次吃了教训,以后会收敛一些,没想到还是不知悔改!

她出去能干什么?

如今她这样子,再做出什么蠢事儿来——

正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江羽丞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大门猛地打开!

看到院落之中那一道熟悉的身影,他冷笑道:

“你还知道回来?“

江羽织的步伐顿时僵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