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子,岳岺是认识的。

江羽织。

她怎么忽然在这闹起事儿来了?

岳岺眉头紧皱。

要闹也就算了,还非得是找楚流玥的事儿?而且还偏偏选在今天!

如今主子可就在上面,听得清清楚楚呢!

一想到这,岳岺脊背发寒,快步走了过去。

“江四小姐,您这是在做什么?“

江羽织听见声音,抬头看来,脸色微变。

百草楼的总管岳岺今天怎么也在?

不是说他平常极少出现的吗?

他来了,这事儿只怕是有些麻烦

江羽织对岳岺多少是有些忌惮的,所以立刻就收敛了许多。

“岳总管。原来您在这,那可就太好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水晶柜说道

“本小姐今天来,是来买东西的。可是你们这百草楼的小厮,居然说没有?难道百草楼现在都是这样做生意的吗?”

岳岺微微一笑

“刚才我下来的时候,仿佛听见江四小姐说想要买和楚流玥小姐一样的东西?”

“不错!“

江羽织自从上次被江羽丞扇了一耳光之后,被关在府中好几天。

今天她好不容易求着娘亲将她放出来,便直奔百草楼来了。

既然哥哥不肯帮忙,那她自己去做就是!

岳岺笑容不变

“江四小姐,不知您是否清楚楚小姐究竟都在这里买了什么?”

江羽织冷笑道

“难道你还怕本小姐掏不起钱不成?”

她自己是有藏了多年的小金库的,而且还找娘亲要了不少。

之前没有和楚流玥硬抢,那是但心被父亲知道,骂她乱花钱。

但现在,她已经不去想这么多了。

她连耳光都已经挨过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岳岺的神色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这个自然不会。江四小姐出身尊贵,怎么会连这点钱都拿不出?只是我还是要和您明确一下。楚小姐第一次来的时候,花了九万白晶币,第二次是一百万有余。您这要买和她一样的东西,到底是指的哪一次?”

江羽织脸上的神情顿时凝固。

“什、什么?”

岳岺心道,这个江羽织果然是被家里宠坏了,想要出来找事儿,居然连对方有几分底气都不知道。

她但凡打听一番,也会知道楚流玥在这花了多少,绝不会这般冲动。

别说是她江羽织,就算是江羽丞来,也未必会如此豪奢,随手掷出百万白晶币!

江羽织是真的不知道。

她隐约听说楚流玥是在这百草楼花了不少钱,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花了那么多!

她一个从天幕界之外来的身份卑贱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就算是有慕青和做靠山,一百多万也未免太夸张了些!

她迟疑了一会儿,只能硬着头皮道

“第一次就是那一次,她抢了本小姐看上的东西,就按照那一次的来吧!”

九万白晶币

她凑一凑的话,也还能拿得出来

岳岺看了旁边的小厮一眼。

“江四小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不快去准备?“

小厮一脸为难

“总管,现在百草楼之中的存货,只够楚流玥小姐一人下次取的,所以现在只怕是不能卖给江四小姐“

之前总管就说过,楚小姐要的东西,一定要提前备好,谁也不能动。

结果现在江羽织要来买,怎么能给?

岳岺了然颔首。

江羽织闻言,却是更加生气。

“你们店里明明就有,我要买,你们却是不卖?这是什么道理?”

岳岺笑着解释道

“江四小姐,您有所不知。楚小姐是我们百草楼的黑金卡贵客,按照规矩,我们自然是要先紧着她的。您这边只能跟您说一声对不住了。不如这样,您如果有其他看上的东西,我们可以给您优惠——”

“我不要其他东西,我只要楚流玥的那些!“

岳岺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江羽织不是天医,甚至整个江府都没有这方面的天才,她要了这些珍贵的药材回去能有什么用?

这摆明了是来闹的。

“江四小姐的要求,恕难从命。”

岳岺淡淡道,

“如果您真的需要,那我稍后帮您列个单子,您可以去西陵城中的其他地方买。”

江羽织声音变得有些尖利。

“岳总管,你这是在赶客?”

“怎么会?您能来,我百草楼欢迎至极。但是您的要求我们实在是满足不了,所以——”

江羽织胸腹之间似有一团怒火在燃烧。

说的好听!

不就是因为楚流玥吗!?

这段时间以来,每次遇到和楚流玥有关的事情,她都会格外不顺,好像楚流玥是生来克她的一般!

她看着岳岺,忽然冷笑一声。

“岳总管,你是不是以为,楚流玥身后有慕青和撑腰?更甚至,以为慕青和会迎娶楚流玥做慕府的女主人?“

岳岺心脏狠狠一跳!

主子可就在上面!

他神色立刻肃然起来

“江四小姐,请慎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