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言?这话不是从你们百草楼传出去的吗?“

江羽织却丝毫没觉察到岳岺的神色不对,反而以为他是被自己说中了,继续道

“我记得她第一次来百草楼的时候,带着段子羽,那可是慕青和的心腹。当时你们不也是看在段子羽的份上,才不肯将那地藏珊瑚卖给我的吗?“

在那之后,就逐渐有了楚流玥的靠山是慕青和的说法。

而后来又不知从哪儿传出她和简风迟也关系匪浅。

这才来了西陵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楚流玥就和这两个人拉上了关系,也实在是有本事。

岳岺冷声道

“江四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分明是因为楚小姐出价比你高,所以最后是她拿走了那一块地藏珊瑚。”

江羽织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许多。

但她还是勉强说道

“总之,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楚流玥和慕青和,没有半点关系!她在这西陵城中,根本没有什么靠山!她不过就是从天幕界之外来的一个身份卑贱的女子罢了!”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岳岺松了口气。

然而听到后半句,他浑身的汗毛登时竖起!

他上前一步,目光紧紧盯着江羽织,声音冷厉

“江四小姐,请收回你刚才的话!”

江羽织不以为然的嗤笑

“怎么,岳总管还不信?不然请慕副将过来,我们亲自问上一问?”

岳岺暗骂这江羽织没脑子。

她自己想死没问题,别拖累他!

“我们早知道楚小姐和慕府以及慕副将没什么关系。但她如今是我百草楼的贵客,便不由人如此羞辱!如果江四小姐能承受得起得罪我百草楼的后果,尽管继续说便是!“

江羽织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他这是说他早知道楚流玥没什么靠山,但因为她在这花了不少钱,所以如此维护?

“你——”

看着岳岺脸上的冷色,她心中不由得瑟缩了一下,竟是生出几分畏惧。

她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实话罢了,怎么岳岺的反应这么大?

看这样子,竟似乎想要对她动手一般!

她虽然嚣张跋扈惯了,但和岳岺这种人来比,还是太过稚嫩,根本耍不起威风。

“我我只是来告诉你们她她根本没什么厉害的你们何必如此供着她!?”

江羽织心中又是愤怒又是不解。

论身份,她比楚流玥不知高出了多少!

哪怕楚流玥真的有慕青和当靠山又如何?

慕青和还是她哥哥的手下呢!

然而现在,岳岺却是为了一个楚流玥不惜得罪她?

有没有搞错?

岳岺也快疯了。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竟然惹来这么一个蠢货!

楚流玥在西陵是没有什么靠山,可是在万里之外有啊!

而且关键是,那位顶级的靠山,如今正站在楼上!

主子肯定已经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了!

一想到这个,岳岺杀了江羽织的心都有了!

他深吸口气,沉声道

“我百草楼怎么做生意,还用不着江四小姐来指手画脚。来人,请江四小姐出去!”

江羽织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

“你要赶我走?”

岳岺没什么笑意的勾了勾唇角。

“在外面,您怎么说都无所谓,但是在我百草楼的底盘,任何人都不得羞辱黑金卡贵客。江四小姐,得罪了。”

说着,他冷冷的看了一旁的小厮和侍卫。

“还愣着干什么?”

一声令下,众人齐齐冲了过来。

今天的总管好可怕!

比那天教训那几个嘴碎的女子的时候还要可怕!

众人心中惴惴,连忙将江羽织架了出去。

江羽织几乎气的肺都要炸了。

“岳岺!?你敢如此对我?我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你!”

岳岺走到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江羽织,微微一笑。

“江四小姐,我们的规矩一向如此,就算是江大公子来了,也是一样的。而且最近江大公子一直十分低调,如果他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会找谁的麻烦,还未可知呢。”

江羽织心中一沉!忽然慌张了起来。

是了。

她竟是差点忘了,哥哥先前叮嘱过,不允许她再惹是生非。

他现在还不知道她已经偷偷跑了出来。

如果今天的消息再传到他耳中,肯定不会轻饶了她!

想到这,她心中也害怕了起来。

岳岺继续道

“哦,对了。江四小姐以后不用来了。我们百草楼,从此以后不再做您的生意了。看在江大公子的份上,就不牵连您的家人了。不过,还望以后江四小姐说话做事,都小心一些。免得什么时候给自己惹来了麻烦,都不知道。”

说完,他便转身走入了楼中,留下江羽织呆呆地站在原地。

刚才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他居然敢这么对待自己!?

因为愤怒,江羽织的脸容都变得有些扭曲。

她想立刻冲进去,但方才岳岺的话,却是不停地在她脑海之中回荡。

在原地纠结了许久,直到周围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她才终于狼狈的落荒而逃。

岳岺回到三楼,看到容修正在房间之中静静的坐着。

他的脸上一片平静,看不出情绪。

岳岺正要开口,却听他忽然道

“看来这段时间,她在西陵倒是玩得热闹。”

岳岺忽的打了个冷战。

”主子其实这些都是谣传您也知道,三人成虎流玥小姐她其实——“

容修抬眸,目光沉静的看了他一眼。

“记住,以后除了在她面前,其余时间,皆喊夫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