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夜握拳抵唇狠狠咳嗽了一声。

“这么说,你真的是为了帮红鱼?“

简风迟笑的更冷

“您若是不信,现在就可以去冲虚阁问问楚流玥。”

简书夜终于心虚了起来。

好像似乎真的误会了自家儿子?

“那之前你和流玥——”

简风迟眉心一跳,心中忽然浮现一丝不祥的预感。

“您误会我和她还说之前请她来龙牙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简书夜打了个哈哈

“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随便和流玥聊了两句而已!”

简风迟却是不信,上前两步,看着自家老爹问道

“您该不会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

简书夜避开了他的视线

“那个其实也没说什么我就是看那丫头聪明漂亮,知书达理,觉得当儿媳妇也是不错——不过你放心,这些话我没说!”

“爹!?“

简风迟满脸不可置信,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牧红鱼一眼。

“我和楚流玥真的只是朋友罢了!”

他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有回来,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误会?

他爹居然还以为他喜欢楚流玥?还想着人家当儿媳妇?

简风迟太了解自己老爹了。

他如果真的这样想了,当天在楚流玥那儿说了什么,可想而知!

一想到这个场景,简风迟尴尬的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简书夜奇怪的喃喃

“既然你们只是朋友,那她为什么不来龙牙山呢“

简风迟绝望的扶额。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脸面出去再见楚流玥了。

还有牧红鱼

潇洒快意活了二十多年的简大公子,终于在今天体会到了如芒在背坐立难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是拜他爹所赐!

简书夜看了牧红鱼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你今天带着牧红鱼回来是——”

简风迟的声音冷得像是含了冰渣。

“我还以为,您会很乐意收一个拥有虚元之体的徒弟现在看来,倒是我想错了”

简书夜愣了一下,立刻反应了过来,又惊又喜。

“你是说,红鱼要拜入龙牙山!?这可太好了!“

说完,他又快速的在牧红鱼身上打量了一圈。

虚元之体!

这丫头可是虚元之体啊!

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如果她真的能成了自己的徒弟,出去得多有面子啊!

可得羡慕死外面那群老东西!

搞了半天,原来简风迟不是为了自己高兴,而是为了这个!

简书夜高兴的不行,连连点头

“好好好!不如就今天拜师?就今天!“

简风迟心中松了口气。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自家老爹会因为牧红鱼如今奴隶的身份有所顾虑,但现在看来是没问题的。

不过他面上神色还是没什么波动,只凉凉说道

“您这未免也太心急了吧?“

又不是没收过徒弟,至于这么兴奋吗?

简书夜一想也是。

牧红鱼这才来,可别把小姑娘吓坏了。

想到这,他笑呵呵的冲着牧红鱼说道

”红鱼啊,今天是你第一次来龙牙山,不如让这小子先带你四处看看?“

牧红鱼也没有将之前的误会放在心上,见简书夜对自己十分热情有礼,心中也很是高兴,便灿烂一笑,杏眼晶亮

“那就多谢山主大人了!”

简书夜又叮嘱了好几句,这才离开。

剩下简风迟和牧红鱼两人面面相觑。

简风迟思虑片刻,道

“本公子先带你去四处看看,熟悉一下,顺便让他们给你收拾个住处出来。”

牧红鱼点点头,满脸真挚

“简公子,你和山主大人都是大好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了!”

简风迟嗤笑一声,伸出手,本想用骨扇敲她的脑门,到了跟前看到她消瘦的小脸,心中一动,就换了另一只手,屈指一弹。

“那就只谢本公子一人就行了!“

百草楼。

三楼。

“主子,这就是流玥小姐的包间了“

岳岺站在一旁,双肩微垂,恭敬的说道。

他的脸上看上去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只有微微紧绷的下巴,彰显出他此时的紧张。

打死他都没想到,主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忽然来了西陵!

之前不是还说,近期都不会来,让他好生照顾好一切的吗?

结果一转眼,人直接来了!

今天看到主子居然在这的时候,他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自从上次接到您的消息之后,属下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房间,只是流玥小姐如今还没有来过。”

容修身着一袭白衣,闻言,问道

“她来这里,都买了些什么?”

岳岺立刻道

“流玥小姐一共来了两次,第一次买了”

本以为主子只是随口一问,他接连说出了几样东西之后,眼看主子竟然没有要打断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

幸好他之前意识到主子待楚流玥不一般的时候,就对她的事情格外上心,不然这会儿还真的打不出来。

直到岳岺说得口干舌燥,才将所有的东西都说了一遍。

他额头都冒出了不少汗——主子居然没有半点不耐烦,从头到尾听完了!

“这些就是流玥小姐来了以后,买走的所有东西”

容修思虑片刻,道

“这里面似乎有不少冲虚阁阁主尉迟松的东西?”

岳岺心中微惊,没想到主子居然连这个也知道,连忙道

“主子英明。上次流玥小姐来,的确是将松老剩下的所有东西都买走了。”

如今她已经是冲虚阁的弟子,想也知道这些肯定是买回去还给尉迟松了。

这么说起来,尉迟松的运道还真是好

容修唇角微微一挑。

“果然。“

这的确是她会做的事情。

岳岺觉察到主子心情似乎比刚来的时候好了些,却也不敢多问。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隐约之间,竟是能听到“楚流玥”的名字。

容修眸子微眯。

岳岺心中一沉,立刻道

“主子,下面似乎有人生事,属下去看上一看。”

容修轻轻颔首。

岳岺忙不迭的冲了下去。

到了一楼,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正站在展厅中间,满脸不耐烦的道

“我说了,楚流玥第一次从这买的东西,我也全都要跟她一样的!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