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风迟惊了。

这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楚流玥选择冲虚阁,那不是她自己选的吗?跟他有什么关系?

然而他这目瞪口呆的样子,看在简书夜的眼里,就是心虚!

他指着简风迟的鼻子,怒声道

“你你你——你伤了流玥的心还不算,如今还要将其他的小姑娘牵扯进来!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简风迟头疼的闭上眼睛。

这误会真是大了去了!

“爹!您这都是从哪儿听来的?您是连自己儿子都不相信了?”

简书夜痛心疾首。

“你要是个靠得住的,你爹我至于这样吗?还不都怪你自己!”

简风迟”“

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管怎样,您总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

简书夜终于道

“滚进来!“

简风迟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回来的时候,他先让牧红鱼在山门外等着了。

不然被她看到这一幕,脸面可就算是全丢尽了。

“那儿子去请红鱼过来——”

说着,他转过身,却忽然看到牧红鱼不知何时已经过来,此时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她旁边站着一个龙牙山的弟子。

简风迟眼皮狠狠一跳。

刚才她都看见了?

简书夜看他愣住,不由冷笑

“你既然敢带人回来,怎的还不敢让人家上来?我早让人去请她来了!”

说完,他便越过浑身僵硬的简风迟,朝着牧红鱼走了过去。

走到近处,瞧见牧红鱼的容貌,他心中又将简风迟骂的更狠。

这小姑娘看上去也才十几岁,他也真好意思!

想到这,简书夜脸上露出了一个宽厚仁慈的笑容,想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凶,生怕吓到这姑娘。

“小姑娘,我是龙牙山的山主,你叫什么名字?“

牧红鱼刚才上来看到那一幕也是惊呆了。

没想到身份尊贵嚣张放肆的简风迟,居然也还会被人追着打。

而且这个人应该就是简风迟的父亲。

她连忙行礼

“小女牧红鱼,见过山主大人!“

简书夜看她干净知礼,就是身上好像受了不少伤,心里顿生怜爱之情。

“不用紧张!有我和他娘在,那小子不敢欺负你!之前要是他让你受委屈了,尽管说与我听,我一定帮你好好教训他!”

牧红鱼眨了眨眼睛。

“那个山主大人,您好像有点误会简公子没有让我受委屈。实际上,这次是多亏了他,我才能从羽象楼中出来——”

简书夜暗道这姑娘单纯。

虚元之体,旁人或许感兴趣,但是简风迟却绝对不会。

他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手里多了点钱,才如此挥霍!

现在整个西陵风言风语传的厉害,都说简风迟出手如此阔绰,是别有所图。

不然的话,按照他的天赋,他的身家,他有什么必要这么做?

更关键的是,这件事情如果给流玥知道了岂不是会更加看不上简风迟了?

亏得他之前在千景园,苦口婆心的劝说楚流玥来龙牙山。

全被这小子毁了!

简书夜沉声道

“红鱼,你放心,来了这之后,谁也不敢对你如何!一切有我帮你做主!“

牧红鱼忍不住看了他身后的简风迟一眼。

——你爹好像真的搞错了什么

简风迟面无表情。

难得他做一次好事儿,结果怎么好像还是他不对一样?

简书夜见牧红鱼偷偷看简风迟,还以为她是被简风迟威胁的如此,心里更气。

这小子,对不起流玥,也对不起牧红鱼!

牧红鱼看他脸上怒意更甚,便知道他是想歪了,连忙道

“山主大人,其实您误会了。我和简公子我们是朋友!流玥也是!“

简书夜一愣。

“你说什么?”

牧红鱼解释道

“您有所不知,我和流玥都是来自曜辰帝国。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也是同一个学院的,关系很好。之前在曜辰帝国的时候,我们就和简公子认识了。简公子还帮我母妃看好了身体”

简书夜越听越奇怪,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这听着,怎么和之前预想的不太一样?

“这次我是无意间流落到这里,正好简公子和流玥都在羽象楼,简公子就出手帮忙,将我拍下带出来了我们刚刚从流玥那里回来。”

简书夜反应了一瞬,表情登时变得十分精彩。

这这意思是

他儿子没有出去祸害小姑娘,反而是去帮朋友了?

那他刚才岂不是——

简书夜缓缓问道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牧红鱼连忙点头。

“我刚才所说,没有半句谎话!您这次真的误会简公子了!”

简书夜僵硬着脖子,扭头看向简风迟。

简风迟忽的冷冷一笑。

“您可都听见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