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真心将尉迟松当做师父,更是真心敬重他。

以前没有这个机会,欠了他很多,如今总算是能有机会偿还。

尉迟松看着楚流玥,眼底似有波澜涌动,许久才轻声道

“流玥,你刚刚拜我为师不久,却已经做了太多”

按理说,就算是师徒,刚刚认识这么久,彼此之间也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但从一开始,楚流玥好像就对他以及冲虚阁毫无保留。

无论是一开始义无反顾的在众多门派之中选择冲虚阁,还是后来帮他将这些东西赎回

都没的说。

这绝对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事情。

更多的,包含着她的心意。

楚流玥偏头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师父不是也帮了我很多吗?要不是您,我和小舟可能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呢!”

尉迟松嘴角弯了弯,却没说话。

按照楚流玥的能力,就算他不帮忙,将那个宅子给他们住,他们也绝对能找到其他的好的住处。

他本来还想再问一问,可话到了嘴边,看着对面楚流玥脸上真挚的笑容,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其实他见到她的第一眼,也觉得很是合眼缘。

不知怎的,在面对楚流玥的时候,他总是会格外心软和亲近。

不然也不会将那本来准备赠与小月牙的哨子给了她。

那本是他打算带进棺材的物件。

虽然他是给了楚流玥与羌晚舟两人一人一个。

实际上,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在于楚流玥。

可能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般微妙吧

“流玥,陪为师下一盘棋如何?”

尉迟松忽然说道。

楚流玥心中一动

“好啊。”

尉迟松道

“刚才为师是在自己下,你执白子,现在该你走了。”

楚流玥从旁边的棋罐之中捏出一枚棋子,触手温凉,光滑坚韧。

可见尉迟松没少下棋,才会将这棋子磨成这般样子。

楚流玥扫了一遍棋局,思索片刻,就将白子落下。

啪。

玉石相击,发出一道细微的清脆声响。

尉迟松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到了这棋局之上。

二人你来我往,开始厮杀。

楚流玥下了几子之后,似是无意的说道

“师父,您这棋盘看起来和一般棋盘不太一样。”

尉迟松欣慰一笑,怀念道

“这是小月牙亲手帮为师做的。”

楚流玥轻轻颔首。

过了片刻,又落下一子,才轻声道

“总是听您提起她,不知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这一问,算是让尉迟松打开了话匣子。

他一边下棋,一边跟楚流玥细细碎碎的讲一些关于“小月牙”的事情。

往日他都是不舍得也不愿和旁人说这些的,但或许是这两天经历的冲击太多,他心里疲惫的很,也想找一个人倾诉,就不自觉的说了许多。

楚流玥安安静静的听着,偶尔附和一两句。

但听了之后,她才发现,有许多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尉迟松却都记得很清楚。

她心中像是被什么温柔的包围。

在遭遇了那些彻骨的背叛之后,这样的温情和在意,就显得极为珍贵。

二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下了几盘棋,度过了半天时间,楚流玥才起身告辞。

接下来的几天,楚流玥白天在自己房间内修炼,晚上就去闫林峰上打磨青铜云天剑。

虽然磨剑的速度还是很慢,但她的确一天比一天熟练,到了后来,进度也就逐渐变得明显。

更让她欣慰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肉身力量的确提升了不少。

于是,打磨青铜云天剑的劲头也就更足了些。

楚流玥就这样待在清源山上,每天的生活简单而平淡的进行着。

楚流玥这边是清静了,然而西陵城中,却是变得热闹了起来。

简风迟豪掷六百六十万白晶币,拍下一个拥有虚元之体的奴隶的消息,迅速在整个西陵城传开。

牧红鱼是个活生生的人,根本没有办法隐藏。

就算是能暂时隐瞒一天两天,将来她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会被立刻发觉。

所以,简风迟根本就没想过遮掩这件事情。

反正他是堂堂正正花了钱的,谁也不能拿他如何。

结果没想到,在外面一切都好好的,反而是他带着牧红鱼回龙牙山的时候,遭到了自家老父亲的迎头暴击。

他这厢刚刚跨过龙牙山的大门,就被简书夜给逮住。

“臭小子!你还敢回来!”

简风迟一呆,看着暴怒中的自家老爹,直接懵了。

“爹?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儿!?”简书夜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朝着简风迟打来。

简风迟毫不犹豫就要跑。

这个家回不得了!

然而他又怎么可能是简书夜的对手?

还没跑出两步,就被堵了回来。

简风迟立刻识相的认罪

“爹!我错了!”

简书夜这才停了下来,不过一只手还扬在半空,好像随时都会继续打下来一般。

“说!你怎么错了!”

简风迟疯狂思考,但还是毫无头绪,只得试探性的问道

“儿子做错的事情太多了,您说的是哪一件?“

“小兔崽子!”

简书夜的巴掌终究还是狠狠的落了下来。

“平日里你嚣张放肆,你娘都纵着你,如今可好,仗着自己有两个钱,连买奴隶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你出息了你!”

简风迟这才明白,原来是为了牧红鱼的事情。

他一边躲,一边解释。

“爹!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还能是什么原因?你可别说是因为看上对方的虚元之体了!你是个什么性子,你爹我还不知道?我可都听说了,那小姑娘生的漂亮,你是不是就冲着这个去的!”

平日里他风流也就罢了,而今居然还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丢人!

简风迟一怔,这才明白自家老爹的意思。

他神色古怪的问道

“爹,你以为我买她回来,就是因为看上了她的容貌?”

“不然呢?!”

简书夜胸膛起伏,瞪着眼说道。

”要不是你这么不懂事儿,流玥能弃了咱们龙牙山,跑去冲虚阁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