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糙低哑的摩擦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冷。

时间缓缓流逝,楚流玥始终保持着这一个姿势,像是不知疲倦一般。

但实际上,她的胳膊早已酸痛无比,几乎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如今只是靠着心中的意志,在强撑着继续。

只有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她才会稍微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但大部分时间,她都还是在打磨这一把青铜云天剑。

一夜时间悄然而过。

第二天早晨,晨光洒落在楚流玥身上的时候,她终于将手中的剑放下,起身站在星石之上,长长的舒展了一下身体。

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

楚流玥这才感觉自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

缓和片刻,她重新将青铜云天剑拿了起来,想要看看这一夜的打磨成果如何。

随后,她脸上期待的表情顿时凝住。

因为这青铜云天剑,居然只是被打磨掉了薄薄的一层!

和它那宽厚的剑身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要不是那上面明显光滑了许多的磨痕,她几乎要怀疑这把剑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她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又将其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一遍,好一会儿才艰难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昨天整整一晚上不眠不休的打磨,根本没有让这把青铜云天剑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丫头,急什么。你当一把好剑,是那么容易就能锻造出来的吗?”

太祖似乎早已经料到楚流玥的反应,慢悠悠的开口。

楚流玥吐出一口气。

”我还以为”

现在,她终于有些理解之前太祖说的,这个过程需要消耗极大的力量和精神。

这比她之前预想的还要艰难。

“放心,昨天才是第一天,你还不太熟练,等次数多了之后,你知道应该如何用力,自然就会快上许多。”

太祖安慰道。

“多谢太祖指点。

楚流玥将青铜云天剑以及星石都收了起来,打算晚上再来,心中已经做好了打长期战斗的准备。

无论如何,这把剑,她一定要锻造出来!

楚流玥回到清源山,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又照例去药圃照看了一会儿。

没有了混元砂的影响,这些药材都生长的十分顺利。

不过她发现,师兄师姐们好像变得很忙的样子。

往日他们常常也会来药圃看上一看,但今天楚流玥独自一人在药圃待了许久,只在要走的时候,见到了一个师姐。

和师姐交谈两句,楚流玥才知道,原来他们这是在为一个月后的宗门大会做准备。

消息传下来之后,冲虚阁所有弟子都是严阵以待。

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是冲着冲虚阁而来的!

九星盟那几家对他们四大宗派的位置觊觎已久,这次大会提前,显然也少不了他们的推波助澜。

只有他们足够强大,在宗门大会上的表现足够出色,才能保住冲虚阁如今的地位。

是以,众人全都进入了勤奋修炼的状态。

楚流玥一人来到了尉迟松的住处。

她到的时候,他正坐在庭院之中的石凳之上,身前的石桌上,摆着一个棋盘。

那棋盘有些眼熟。

楚流玥仔细看了一眼,才认出那棋盘竟是自己送给尉迟松的。

那时候她年龄还小,自己寻了玉料雕刻。

但因为那玉料质地坚硬,她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弄好,有一些细节做得很是粗糙。

就连后来她自己想起,都觉得那东西实在是惨不忍睹。

她还以为他早就将那棋盘扔到了某个角落,没想到他竟是还完整的保存着。

“师父。”

她放轻了声音。

尉迟松回过神来,眼中还有一丝怔忪,显然刚才并不是在看棋盘上的棋局,而是在想着什么事。

“流玥?你来了。”

楚流玥走过去,小心的打量了尉迟松一眼,心中微惊。

不过是才一夜的功夫,尉迟松好像是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双眼通红,眼下青黑,似乎是一夜没睡,看着十分憔悴。

显然昨天的事情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楚流玥心头隐隐生疼。

她快速垂下眼睛

“师父,我今天来,是有些东西想要给您。”

尉迟松疑惑的看着她。

楚流玥陆续的从乾坤戒之中取出了一些东西。

一开始尉迟松还没反应过来,但当他连续打开了两个盒子之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神色震惊的看向楚流玥。

“这是——”

“这些是您之前卖给百草楼的东西。我都帮你拿回来了。”

楚流玥一边说,一边将最后的几样东西取出。

二人的脚边,迅速堆积起来一个小山。

“除了已经转卖掉的那些,剩下的都在这了。”楚流玥说道。

尉迟松看着那些东西,神色怔怔,唇瓣微微颤抖。

“流玥你你不用这样”

楚流玥道

“我也不知道哪些是您舍不得的,就尽量全都带回来了。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可能只是一些寻常之物,但对您而言,却可能非常重要。既然我有能力,帮您也是应该的。”

尉迟松喉间像是被什么堵住,好一会儿才看向楚流玥,神色复杂

“你是怎么有这么多钱的?”

他知道楚流玥第一次去百草楼是花的慕青和的钱。

但现在她已经从慕府搬了出来,而且基本上和慕青和没什么往来了,肯定不能再花慕府的钱。

而这些东西加起来,价值不菲

“这个您就不用担心了。如果不能负担这些,我就不会帮您把这些带回来了。”

楚流玥说完,看尉迟松似乎还是颇为忧虑,只能将之前自己去敲诈简风迟的事情告诉了尉迟松。

当然,她只简单的提了一下,具体的一些事情,却是没说。

不过,尉迟松听完之后,还是震惊不已。

他只知道简风迟一向是爱玩儿的,却并不清楚他居然如此擅长此道,分分钟就赚了那么多钱!

但听楚流玥说完以后,他的心情的确是好了许多。

看着脚边堆积的这些东西,他沉默许久,终于道

“既如此,为师也不推脱了。流玥,为师欠你一个人情。“

楚流玥轻轻摇头

“师父,您我师徒,说这些话未免太见外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