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织吃了一惊,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专门来请哥哥帮自己出头,居然会被拒绝!

以前他从不会这样!

“哥哥!?”

她快步上前,双手撑在了桌案之上,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羽丞。

“我被人这样欺负,你居然就这样算了吗!?她针对我,不就是没有将哥哥你放在眼里吗!?“

对于这些,哥哥一向手腕强横,怎么今天忽然一反常态?

江羽丞抬眼看着她。

“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尽量少惹麻烦。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受了委屈。回头你去库房里挑几件中意的东西——”

“这不是钱的事儿!”

江羽丞不依不饶。

“对了,之前他们不是说,楚流玥的靠山是慕青和吗?哥哥你只要将慕青和叫来,让他去给楚流玥一些教训,不就行了吗?”

这样,不但能让楚流玥吃到苦头,还能澄清她和慕青和的关系,让整个西陵的人都知道,其实她根本没有什么靠山!

江羽丞却没有再理会她,只是低头开始处理自己的事情。

她这性子是惯得太过了,再不好好的教导一番,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祸端来。

以前她随便闹都没有关系,但现在怎么能行?

一旦他和上官婉大婚,上官婉上位

他这边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何况最近他的心情也是烦闷的很。

圣上一直昏迷,始终不见清醒的迹象。

清源山上的混元砂被人清除,尉迟松对他心生怀疑,他还得想办法遮掩。

还有上官婉,也是变得越发阴晴不定

这些事情弄的他焦头烂额,他哪儿还有心思去帮江羽织做这些事情?

“哥哥,你当真是不打算帮我了是不是?”

江羽织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满是怒意和委屈。

”是不是因为她那张脸!?“

江羽丞动作一顿,缓缓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说什么?”

他的语气听着平静,但眼底是一片氤氲的怒意。

可惜此时的江羽织一门心思全都在自己身上,哪儿还顾得上这些?

“我就知道!就是因为她那张脸!那双眉眼,可不就像极了帝姬——”

啪!

江羽丞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江羽织吓了一跳,浑身都瑟缩了一下。

看着江羽丞的脸色冷的像冰,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她的眼睛迅速变得通红,委屈万分的掉下泪来。

“哥哥,你居然为了一个楚流玥,冲我发脾气?”

这么多年,哥哥从未这样过!

“还是为了帝姬!?”

江羽丞豁然冷声道

“滚出去!“

江羽织心抖了一下,旋即似是豁出去一般,嗤笑道

“所有人都当你和三公主感情深厚,但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又何必偷偷画帝姬的画像!?你以为我不知道——”

啪!

清脆的耳光声。

江羽丞冷冷的看着她

“我看你是被惯的任性过了头!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在府中待着,哪儿也不许去!”

江羽织被打的头偏向一边,还没反应过来。

江羽丞已经抬脚离开。

“还有,你和夏侯廷安的婚事,暂时搁置!“

说完,他就直接出了书房。

外面很快就有人走了进来,要将她请出去。

江羽织胸口一堵,眼前一黑,竟是直接昏了过去。

万里之外。

燕青一路匆忙赶回,但还是晚了一步。

无双殿的人已经全部被斩杀,容修也已经带兵返回。

燕青心中颇为遗憾没能看成余墨的笑话。

不过在看到余墨鼻青脸肿的模样之后,总算是安慰了不少。

“殿下呢?”

他身上还带着流玥小姐的信,自然是要尽快呈上,但是容修却并不在。

余墨肿着腮帮子,抬了抬下巴,低声道

“无双殿被灭门,各部震动,有不少人开始弹劾殿下。如今各位尊老都来了,正在主殿候着,殿下刚去。“

燕青一惊

“各位尊老都来了?怎么会这么快?”

余墨轻哼。

“有人早就看不惯殿下了,如今终于有了机会,怎么会放过?”

燕青点了点头,神色肃然。

“这一天总要来的。殿下既然已经开始动手,自然是做好了准备。这次应该能清理不少脏东西。”

太元殿。

众位尊老分列两边,依次坐着,整个大殿之内气氛冷沉。

“圣子殿下此次突然将无双殿灭门,实在是太一意孤行了!”

“好端端的,怎么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就算是无双殿犯了什么错,也不应该如此残忍啊!”

“各部现在议论纷纷都在等着圣子给出一个交代——“

“圣子殿下虽然手握重拳,但如此作为,也实在是过了些”

一道通传声忽然传来,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氛围。

“圣子殿下到!”

话音响起,众人立刻纷纷抬头看向大殿门口!

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身披黑色大氅,裹挟着一身冷硬血气,走了进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