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少九道。”

楚流玥的眼皮狠狠一跳,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认真的问道

“您是认真的吗?”

太祖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要引动天雷锻造原器,都是这样的不过你放心,按照你的实力,九道天雷是没有问题的!“

楚流玥的内心毫无波动。

太祖继续道

“其实这对你来讲,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如果你能顺利承受天雷之力,绝对能让你的根基变得更加稳固,肉身力量也会大大提升。”

天雷淬体,自然是非同寻常的。

楚流玥思虑良久,终于缓缓吐出一个字。

“好!“

太祖既然提了,肯定是认定她能做到。

既然如此,不如一试!

太祖显然也非常高兴。

他当年就是自己引动天雷,锻造出了龙渊剑,如今楚流玥如果能成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算是继承了他的衣钵。

“龙渊剑之内,有一块我以前用的星石,你可以直接拿出来用。最好能找个安静僻静的山峰,以免引动天雷的时候影响到其他人。”

太祖认真叮嘱道。

楚流玥想了想,清源山周围其实也有几座小山峰,但平日并没有什么人去。

加上之前冲虚阁遭遇了那次危机之后,那几座山峰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如今更是冷清荒凉。

选在那里,倒是最合适不过。

“择日不如撞日,晚上会更容易引动天地力量,今日就去如何?“

是夜。

楚流玥独自一人来到了清源山旁边的雁林峰。

尽管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但依然不难看出山峰上曾发生过激烈的厮杀。

山峰之上无数树木断裂,横倒遍野。

楚流玥一路来到了山顶。

这里的山头被人削去,平滑光整,倒是正好方便了楚流玥。

楚流玥环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问题之后,就在中间位置站定。

随后她在龙渊剑之内搜寻片刻。

心念一动,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一块巨大的星石出现在眼前。

这块星石足有一人多高,整体呈现方形,表面是深邃的黑蓝之色,靠近看之后,才能看到那上面星星点点的光辉,竟如同灿烂星夜一般璀璨动人。

上面还有无数剑痕,清晰可见。可以想见这一块星石曾有过怎样的经历。

一道隐隐的威压,从上面传来。

“这些星芒,其实就是存留在这上面的天雷之力。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以为它会永远尘封,没想到竟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太祖颇为感叹的说道。

楚流玥心中暗暗惊叹。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将那青铜云天剑在这上面打磨,直到胎心出现。“

太祖的声音低沉严肃了许多。

“这个过程会非常消耗力量和精神,你要做好准备。”

楚流玥轻轻颔首。

随后,她纵身一跃,就跳到了星石之上。

手腕轻挥,青铜云天剑就出现在她的掌心。

她抬头看了一眼。

夜幕已经降临。

黑色的天幕上,耀眼的星芒逐渐闪现。

渐渐地,汇聚成了一道星河,缓缓流动。

楚流玥深吸口气,一手握住剑柄,另一只手则是按住了剑身,将其放在星石之上,开始打磨!

嗤拉!

同一时刻,江府。

书房之内,江羽丞放下了手中的笔,看向站在身前的江羽织。

“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江羽织今天回家之后,就喊着要见他。

但他今天正因为尉迟松的事情烦心,所以就让她先在外面等着。

处理完事情,平复了心情之后,他才喊了她进来。

本以为,让她甘心等上这么久也要见他,是因为什么紧急大事儿,没想到竟然是因为楚流玥。

江羽织脸上犹带着不忿之色。

“哥哥!那个楚流玥欺人太甚,你可一定要帮我跳回公道!“

江羽丞靠在了椅子里,揉了揉眉心。

他自己妹妹是个什么性子,他自己最清楚。

平日里他总是宠着惯着她,有什么事情也都尽量顺着她。

但没想到,而今她变本加厉,只是为了一把剑,居然就如此不依不饶。

“羽织,且不说你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人就是她。就算真的是她,你也没有理由去找她的麻烦。无论是之前那次,还是这一次,对方都是拿了钱的,并不是强行抢你的。”

江羽织气道

“肯定是她!整个西陵,除了她,还有谁会主动和我作对?廷安说了,那把剑根本不值一万白晶币,她却非要和我争,这难道不是故意的吗?!”

江羽丞的脸色有些不以为然。

江羽织看不出来,但他却是将夏侯廷安的心思摸的透透的。

无非就是想借此机会讨好江羽织,但没想到有人横插一脚,将他献殷勤的机会抢了不说,还让江羽织生了一肚子的火。

毕竟他一个夏侯世家的公子,如今还是靠着家族养着的,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闲钱“。

结果他就将这罪责都推到了楚流玥的身上。

他心里着实看不上夏侯廷安此举,不由生出了几分鄙夷。

“夏侯廷安说什么你便听么?羽织,你要记住,他追你,那是高攀,你切不可被他牵着鼻子走。“

但江羽织此时哪儿听得进去这些?

她满心想的都是这两次受到的屈辱。

“那也是他说得对我才听的!楚流玥就是摆明了要和我作对,哥哥,你一定得帮我好好教训她!“

江羽丞有些不耐

“她如今已经拜入冲虚阁,成了尉迟松的亲传弟子,又在西陵城声名鹊起这个时候动她,势必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这件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江羽织睁大了眼睛

“哥哥,你如今可是三公主的驸马爷!你想做什么,难道还有人敢说你的不是?不过是收拾一个楚流玥,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江羽丞眸光顿冷,眼光如刀的看向她

“谁教你的这些!?”

江羽织瑟缩了一下,这才想起夏侯廷安之前说的那些话。

——如今哥哥位高权重,正是一切都得万分小心的时候

她缩了缩脖子,立刻软了语气

“没有人教我哥哥,我是你亲妹妹,我也不傻。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我都知道的我刚刚是无意,你别介意啊”

江羽丞神色缓和了一些,但声音还是很冷。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就当你没有提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