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红鱼眼睛发亮。

天下间所有的修行者,没有不想要变强的。

牧红鱼也不例外。

她以前并不知道什么是虚元之体,还是被困在铁笼中的时候,听宋峥和下面众人议论了许久,才逐渐明白过来,自己如今成了难得一见的罕见体质。

听楚流玥这么一说,她也心动了起来。

“我真的可以留在这里吗?”

天令皇朝,皇都西陵

这是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楚流玥肯定的说道

“当然可以。虽然你先前是偷渡过来的,但如今简公子已经将你拍卖了下来,名义上,你成了他的人,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留下来。”

简风迟手腕一转,骨扇轻轻抵住了眉骨,眼帘微垂,看不出神色。

他的人

这话听起来还真是

牧红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这么说,我以后是不是都要跟在他身边?之前那些人不是说我是奴隶“

最后两个字,牧红鱼说的非常迟疑。

她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奴隶。

以前在曜辰国,她好歹也是郡主,谁知到了这里,一转眼竟是成了这个

任谁心里也很难接受。

楚流玥将天令皇朝的那一道律法说给了她听。

“虽然你不是故意为之,但的确算是偷渡而来,何况羽象楼已经公开将你拍卖,这件事儿很快就会传开,所有人都会先入为主的认为你”

楚流玥每多说一个字,牧红鱼的脸色就黯淡一分。

简风迟忽然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让你摆脱奴隶的身份。”

牧红鱼眼睛一亮

“真的?是什么办法?”

简风迟却是没有立刻接话。

楚流玥心中一动,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在天令皇朝,就算是奴隶的主人,也没有资格私自取消他们奴隶的身份。

想要让他们摆脱这个,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种是,立下大功,得帝王特赦。

但这种情况非常少见,天令皇朝千年来做到的,不超过一手指数。

第二种就是婚嫁。

主人与奴隶缔结因缘,奴隶的身份自然而然就会被取消。

这也是绝大多数奴隶改变身份所用的办法。

这个办法其实也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在天令皇朝众人的认知之中,奴隶的身份是十分卑贱的。

若是和奴隶联姻,往往会受到各种嘲讽和鄙夷,一般的主人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奴隶承受这些。

除非奴隶拥有极强的实力。

这毕竟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

不过,相对而言,这已经比第一种办法要简单许多了。

牧红鱼现在肯定是做不到第一种的。

简风迟提的八成是第二种。

水柳儿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简风迟,眼中闪过一抹惊色。

简风迟到底在想什么?

现如今,牧红鱼的主人,可就是他啊!

难道他打算不顾自己龙牙山少主的身份,和牧红鱼联姻?

水柳儿心中是很喜欢牧红鱼的,但她毕竟和简风迟的情分更加深厚。

简风迟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就算是他爹娘答应了,整个龙牙山也不会答应!

少主夫人,怎么能是这种出身?

当初简风迟的娘亲虽然背景平凡,但也不是奴隶啊!

房间之内的几人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牧红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头雾水。

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是还聊得好好的吗?

她有些忐忑的说道

“如果这件事情会让你们很为难的话,那就不做了。我自己再想办法就是!你们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们了!“

楚流玥意味深长的瞥了简风迟一眼。

他刚才说出那句话,应该不是全然无心的吧

简风迟被看的有些心虚,正好转开视线。

其实话说出口,他自己也吃了一惊。

但此时听牧红鱼这么说,他心里又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红鱼,这件事情现在一时半会儿不好解决。但只要你好好修炼,成为强者,这些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楚流玥认真说道。

牧红鱼看她神色笃定,眼神坚定有力,心里的不安也逐渐消散。

楚流玥身上,好像总是有着能让人安心的力量。

仿佛只要有她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牧红鱼弯起了一双杏眼,用力的点点头。

“嗯!我听你的!“

楚流玥想了想,问道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跟着我拜入冲虚阁,二是跟着简公子去龙牙山。依照你如今的资质,西陵的这些宗派大可随意挑选。“

牧红鱼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跟你去冲虚阁!”

简风迟眉头高高挑起,终于忍不住敲了敲桌子。

“请问,你们是不是忘了这还有一个人?牧红鱼,你可是本公子赎出来的,自然应该去龙牙山,跟着楚流玥去冲虚阁算怎么回事儿?“

牧红鱼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和诧异。

“可是我从以前就一直和流玥在一起的啊!”

以前在学院中的时候是,现在既然有机会,自然也要这样的。

跟着简风迟她想都没想过。

楚流玥唇角上扬,懒洋洋道

“简公子,之前你不是说让我把钱给你?我给你就是,从今以后,红鱼跟着我,我自然会照顾好她。“

简风迟脱口而出

“我不同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