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带着牧红鱼回了宅子。

简风迟和水柳儿也一起跟来了。

楚流玥先让牧红鱼去洗了个澡,帮她将身上的伤口都小心仔细的处理了一遍,上了药,包扎好,并且拿了自己的一套新衣服给她换上。

她顺便还帮小金鬃熊处理了身上的伤。

好在它皮糙肉厚,恢复能力极强。

牧红鱼向楚流玥确认了好几遍它没事儿,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如此收拾完之后,主仆两个看起来终于没之前的狼狈可怜模样了。

楚流玥帮她把了脉,确认她身上大多都是皮肉伤,内里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才终于放了心。

而且,牧红鱼看似消瘦了很多,但体内却似乎多了一股极其强大蓬勃的力量。

这大概也是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五阶巅峰的原因。

楚流玥本想仔细问一问她这段时间的近况,但想到简风迟和水柳儿还在外面等着,就压下了心中的疑问。

好一通收拾之后,二人终于重新回到了前厅。

简风迟的目光从牧红鱼身上扫过,眉梢微挑。

水柳儿眼中划过一抹惊艳之色。

原来牧红鱼生的这般漂亮。

洗去了满身血污,好好梳洗一番,竟是完全变了模样。

明艳,张扬,活泼,一双杏眼明亮非常。

这是一个像火一样热烈纯粹的女子。

牧红鱼走进来,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流玥,你的宅子好干净好漂亮!“

虽然不大,但是清净雅致,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楚流玥调侃道

”这是有人帮我收拾的,等之后介绍你认识。你先坐。“

牧红鱼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终于按捺不住好奇的问道

“流玥,你不是才来这里没多久吗,怎么就有了自己的住处?”

这里可是天令皇朝的皇都——西陵啊!

寻常人可能一辈子都机会来,然而流玥却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在这里有了立足之地!

“难道是慕副将帮你找的院子?”

楚流玥唇角微勾。

“慕副将帮了我不少,不过这宅子,和慕副将无关。他之前让我住在他的慕府,但我觉得太过打扰,就自己出来另寻住处了。我如今已经拜入冲虚阁,这宅子之前是我师父住的,如今就赠与我了。”

牧红鱼一脸感叹

“那你师父一定是个大好人!”

楚流玥笑意微深,点了点头。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尉迟松待她都没得说。

“其实仔细说起来,我能在西陵安定下来,还多亏了简公子帮忙。”

楚流玥说着,瞥了简风迟一眼,似笑非笑。

“要不是他,我今天只怕是连走进羽象楼的资格都没有。“

吃喝住行,哪样不要花钱?

简风迟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她竟然还敢提!

牧红鱼却是不明所以,只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简风迟一眼。

之前倒是没看出来,简风迟竟是这么仗义?

觉察到牧红鱼的实心,简风迟硬生生将嘴喉咙的话咽了回去。

反正钱已经被楚流玥劫走了,现如今再说什么都是枉然,还不如就此认下,还能搏一个好名声。

于是,他”唰“的一声将手中骨扇打开,笑的潇洒风流。

“举手之劳罢了。”

楚流玥颇为赞同的说道

“是啊!简公子对朋友一向大方,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花了那么多钱将你赎出来。红鱼,这一次你可真得好好歇歇他。“

牧红鱼认真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奇怪问道

“对了,那个什么白晶币到底是多少钱啊?“

她之前连曜辰国都没出过,自然没有听过这些。

楚流玥笑道

”一枚白晶币是一万两黄金。“

牧红鱼惊呼一声,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什么!?那、那刚才简公子花了六百六十万——“

那得是多少钱!?

她睁大了一双杏眼,看着简风迟,刚刚恢复了一点血色的脸,再次隐隐发白。

之前她还在心里想着,不能白白让他们帮忙,等自己有钱了,一定要还他们。

可是这个天文数字——

“我、我就算是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啊!”

牧红鱼结结巴巴的说道。

楚流玥冲着她招招手,让她坐下。

“傻孩子,你刚刚就是卖出了这个价啊。”

牧红鱼神色一滞。

啊,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儿

“那、那怎么办我我“

楚流玥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

“红鱼,简公子是出于朋友间的情分才义无反顾帮忙的,怎么可能要你还钱?那他成了什么不仁不义之人了?简公子,你说是不是?“

楚流玥笑眯眯的问道。

简风迟眉心狠狠一跳。

就知道楚流玥不会轻易放过他!

虽然他本来也没打算让牧红鱼还,但她这是要让他那六百六十万完全打水花啊!

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

“当然这点钱本公子还是拿得起的”

简风迟磨着牙说道。

牧红鱼听了心中稍安,但还是十分过意不去。

“但是但是这些钱对我来说很多啊这一次,我欠了你们太大的人情了”

“红鱼,你也太见外了,咱们都是朋友,本来就应该相互帮助。今天就算是没有简公子,我也会将你带出来的。”

牧红鱼听得热泪盈眶。

“流玥,你真好。”

简风迟???

出钱的不是本公子吗?

怎么转头就谢起楚流玥来了!?

水柳儿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

啧啧。

楚流玥真是厉害!

居然能降得住简风迟这个妖孽!

平日里在西陵城作天作地的龙牙山少主,如今总算是遇到了天敌!

她已经好久没见过简风迟如此憋屈的样子了!

简风迟似乎觉察到了她看热闹般的视线,冷飕飕的扫了她一眼。

水柳儿一言不发,笑的温婉。

看我做什么?

有本事去和楚流玥刚啊!

简风迟认命的收回视线。

就知道没一个靠得住的!

也不知怎么的,面对楚流玥的时候,他好像总是处于下风。

这种无法施展拳脚的感觉,当真像极了

“红鱼,一直在说我们的事儿,现在还是说说你吧!“

楚流玥看着牧红鱼。

“你怎么忽然就来了西陵?”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