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红鱼闻声,立刻抬头看来!

“流玥!”

她脸上登时绽放出惊喜的笑容,快步朝着楚流玥扑了过来!

脚下一个踉跄,她差点摔倒在地。

楚流玥连忙上前,一把将她扶住。

“红鱼,你现在受伤了,小心点——”

“流玥!流玥!真的是你!”

牧红鱼却是顾不上自己的伤,欢喜万分的上下打量了楚流玥一圈,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她。

“太好了!“

抱着抱着,她眼中又掉下泪来。

“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她还当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转眼间,不但从那牢笼之中逃了出来,而且还见到了最亲近的朋友!

楚流玥轻轻拍着她的背。

“没事儿,我在。”

她一边安抚着牧红鱼,一边冲着简风迟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简公子,这次多谢你了。”

简风迟薄唇微勾。

“不用谢。回头把钱给本公子补上就行。”

水柳儿瞥了他一眼。

嗤。

明明刚才那么着急的把人救出来,转眼就端起架子来了。

楚流玥笑眯眯

“好啊。”

简风迟一愣,没想到楚流玥居然这般干脆。

水柳儿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你想好了?她把钱给你,小红鱼可是和你没什么关系了。”

刚才他们去接牧红鱼,短短时间,水柳儿就已经将牧红鱼的事情打听的差不多了。

简风迟眉心微挑。

嗯?

这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毛病,但是怎么还是怪怪的?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六百多万白晶币换牧红鱼这样一个虚元之体,其实也不亏啊

牧红鱼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哭了一会儿之后,将这些日子的委屈和思念都发泄了出来,也就好了。

觉察到她的情绪平复了许多,楚流玥才温柔开口道

“红鱼,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她这一身伤,实在是需要尽快调养。

牧红鱼终于松开了她,但还是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她飞快的将脸上的泪痕擦去,用力的点点头

“好!”

几人一同离开之后,江羽织正好从里面出来。

看到几人的背影,江羽织疑惑的皱起眉头。

那不是简风迟吗?

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好像是春风楼的水柳儿。

刚才她跟在后面,正好看到他们两个带着那个虚元之体的女子走了出来。

难道拍下那女子的,就是简风迟?

一开始她还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简风迟倒是的确有这个财力和魄力。

他一向放浪形骸,做事儿只凭自己喜欢。

西陵城中那么多权贵子弟,大多受家族规矩束缚,唯有简风迟日子过得潇洒张扬的很。

而且,谁不知道前几天,他押注楚流玥得第一,赚了一大笔钱?

倒是他出来之后碰面的那个女子

因为距离较远,而且被简风迟水柳儿两人挡住了视线,江羽织并未看清那人的样子。

但很显然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不但和简风迟相熟,而且好像和那个被拍卖的女子,也是认识的不然两人不会那般亲昵。

而且她总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

”羽织,你在看什么?“

夏侯廷安从里面走了出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空无一人,不由好奇问道。

江羽织陷入沉思

“刚刚那个六百多万,是简风迟。”

夏侯廷安吃了一惊

“竟然是他?”

怪不得这么大手笔

夏侯廷安心中顿时生出一丝嫉妒和不平。

明明他们的身份地位相差不大,但他这边,一万白晶币买一把剑都艰难万分,反观简风迟,随手一扔就是好几百万。

这等差距,当真天差地别。

夏侯廷安勉强笑了笑,道

“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一向是这个样子的,仗着自己是龙牙山的少主,就肆意挥霍”

江羽织轻哼

“那也是他能赚!不然你以为简书夜真的会如此放纵他吗?“

夏侯廷安被噎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

江羽织这是什么意思?看不上他?

江羽织却没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不自觉的喃喃

“倒是那个女子”

“哪个女子?”夏侯廷安问道。

江羽织将刚才看到的场景简单的和他描述了一下。

夏侯廷安沉默片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

“对了,我刚才去找人打听了,你猜今天还有谁来了?”

“谁?”

“一个姓楚的女子!”

夏侯廷安将江羽织拉到一旁,确定四周无人之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羽象楼的人嘴巴都紧的很,无论怎么问,都绝对不会透露包间之中贵客的身份。但是,问门口的小厮却是可以的!”

之前他和江羽织提到的办法,就是这个。

“任何人来这里,都得从大门进来,小厮们都记得清清楚楚。一楼二楼的人咱们都见了,剩下的没见到的,肯定就是在包间的。”

“我刚才去问,今天果然有一个新客来!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楚流玥!”

夏侯廷安难掩激动。

其实问出这个也不容易,他还是费了好一番功夫。

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值得的!

江羽织先是奇怪,后而震惊。

将这些片段串起来,基本上已经能猜个不离十了!

”这么说,刚才我看到的那个女子,就是楚流玥?“

她的确和简风迟关系匪浅!

而且——她也是从天幕界之外来的!

或许她们本就是认识的?

“不止如此,我怀疑抢了青铜云天剑的人,也是她。”

夏侯廷安沉声道。

“上次她就做过类似的事情,谁知道她会不会做第二次?我就说那把剑也不值一万白晶币,怎么会有人出那么多钱她这分明就是针对我们!”

不管是冲着他,还是冲着江羽织都太过嚣张了!

江羽织神色变换,银牙紧咬

“你说的不错一定是她!”

西陵城中的人,大多都会看在哥哥的面子上让着她,唯有那个楚流玥!

“我要去找她!”

江羽织满腔怒火,转身就要去追。

夏侯廷安连忙将她拉住。

“羽织,咱们现在还不能去!你忘了之前我和你说的了?”

江羽织脚步一顿。

“而且,她今天的确是花了钱,正经拍下了那把剑,咱们就这么找过去,也实在是不占理啊“

江羽织胸膛剧烈起伏,好一会儿才恨声道

“下次我绝对不会轻饶了她!我这就去找哥哥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