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西陵的确是还有一个人,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

而且,那个人肯定也会想方设法的拍下牧红鱼的。

——楚流玥!

只是不知,现在还在竞价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她?

“怎么,你是想到什么了吗?”水柳儿奇怪问道。

简风迟的手指无意识的在冰凉的骨扇之上缓缓摩挲。

“这三楼的包间,是没办法知道是谁的,对吧”

水柳儿立刻明白了过来。

“你是想打听对方的身份?”

简风迟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我只是想要确定,是不是她”

如果真的是楚流玥的话,那他就可以放弃竞争了。

如果不是那他说什么也得赢了这一场竞拍!

“你有办法吗?”他看向水柳儿。

“你真当我是万能的吗?羽象楼戒备森严,想要打听出这三楼包间中的人的身份,简直难如登天!”

水柳儿瞪了他一眼。

简风迟沉思片刻,忽然眼前一亮。

有了!

“六百六十万!”

他再次开口!

楚流玥揉了揉眉心。

对方果然再次加价了。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不知——

“今天这最后一场,本公子志在必得!任何人继续出价,本公子都会添加其竞价的十分之一!”

对方紧接着补充道。

楚流玥忽然一怔,脑海之中划过一道光!

这是简风迟!?

除了他,绝不会有第二个人这么说!

楚流玥又惊又喜。

简风迟这话显然也是在试探她!

她停顿片刻,道

“既然如此,我退出就是!“

“果然是她!”

简风迟猛地松了口气,身上一阵发凉,这才发觉刚才自己后背竟是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大概是紧张的

他抿了抿唇,有些诧异。

之前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刚才还没觉得,但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反应好像有些过了

“现在可以放心了吧?”一旁的水柳儿忍不住调侃道,“回去以后可要坦诚交待,你和那女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简风迟向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子紧张成这样

简风迟唇角勾了勾。

“还能是什么关系,自然是朋友。”

水柳儿却是不信的。

”本姑娘也是你的朋友,怎的从不见你这么紧张?“

简风迟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水柳儿挑眉。

“你不说也没关系,回头我自己去问她便是!虚元之体你眼光还可以啊”

简风迟“”

他之前也不知道这个啊!

但看水柳儿似乎已经认定,他也懒得解释,解释也没用。

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尽快将牧红鱼带走。

此时,宋峥已经喊过两次,无人应声。

他环顾四周

“六百六十万白晶币三次!成交!”

在牧红鱼的拍卖结束之后,楚流玥的包间之内,忽然传来一道异响。

她回头看去,就看到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豁口。

一个四四方方的白玉石缓缓升了上来。

这是羽象楼专门用来收钱的工具。

楚流玥将乾坤戒放在上面,心念一动,一万白晶币就落入了那四方的白玉石之中。

随后,那东西落了下去。

片刻之后,一把长剑被送了上来。

正是青铜云天剑!

楚流玥精神一振,将这剑轻轻的拿了起来。

这把剑通体呈现青铜之色,唯有剑尖的位置,似乎泛着一丝幽幽的孔雀蓝。

之前隔着距离,看的不是很清楚。

此时拿在手中,才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把剑的厚重质感。

楚流玥心中已经有了一种感觉——那一万白晶币,花的值得!

她又把玩欣赏了一小会儿,就收了起来。

拍卖会场大厅的中间,那黑色的铁笼已经消失。

应该是已经被送到将牧红鱼竞拍下来的人那里去了。

想到牧红鱼刚才那凄惨可怜的样子,楚流玥心中像是被什么狠狠刺了一下。

她快速出了包间。

三楼的包间虽然不少,但彼此之间也是相互独立的。

每个包间都可以直接通往下面的两个楼层。

所以,无论是上来还是下去,进来还是出去,都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

楚流玥直接选择离开羽象楼。

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离开。

楚流玥混杂在其中,偶尔引来一些视线。

但那些人只是看了几眼,就收回了目光。

楚流玥听的清楚,他们还在讨论刚才拍卖场上发生的事情,以及传闻中的虚元之体!

用不了一天,整个帝都都会知道这件事!

楚流玥也走出了门口,在不远处的一个位置静静等待。

过了许久,众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简风迟的身影,才终于出现在楚流玥的视线之中!

他的身边跟着水柳儿。

还有牧红鱼!

她脸色苍白,正一瘸一拐的跟在简风迟的身边。

不过她脸上的神色,却是十分兴奋,正和旁边的水柳儿聊得热火朝天。

“这里真的就是天令皇朝吗?那流玥呢?她不是也在这里?“

楚流玥立刻向前走去!

“红鱼!”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