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是从二楼传来的。

楚流玥看了一眼,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容貌陌生。

几乎是他刚刚开口的瞬间,三楼也立刻有人开了口

“十五万!“

一楼坐着的众人暗自咋舌。

这一场竞拍,基本上没有他们参与的份儿了。

不过看来上面两层楼的人,是要激烈的抢夺起来了。

虚元之体的吸引力果然强大,开口就是十万白晶币,转眼间加价就成了十五万!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这之后,不断有人加价,叫价声此起彼伏,几乎没有任何停顿!

而且每一次上涨的幅度,也都极其可怕!

“二十万!“

“三十万!”

“五十万!“

不过短短一会儿,价格便已经翻了几番!

西陵城中从不缺有钱人。

面对如此珍贵的虚元之体,钱财又算的了什么?

水柳儿走到简风迟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若有所思。

“你认识这个女子?“

简风迟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下巴紧绷的点了点头,冰魄一般的眸子里,充斥着凛冽的杀意!

水柳儿心中微惊。

她从未在简风迟的脸上,看到过这种神色。

那个女子到底是谁?

刚才宋峥说,那个女子是从天幕界之外偷渡进来的

那就是简风迟在天幕界之外的时候认识的了?

水柳儿又看了一会儿,道

“她身上受的伤挺严重的。”

虽然还隔着一段距离,但是不难想象她之前经受了怎样的磨难。

“看起来才十几岁真不知道是怎么孤身一人过了天幕界的?”

水柳儿低声说道。

简风迟神色更冷,握着骨扇的手逐渐用力,指尖发白,几乎要将那骨扇捏碎!

谁也不知道,当看到被困在那铁笼之中的人是牧红鱼的时候,他心底骤然掀起的怒意!

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立刻冲出去,将那牢笼砸个稀巴烂!

印象中的牧红鱼,总是灿烂热烈如火焰,猛然看到她这般模样,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他胸口像是被什么堵着,憋闷的难受。

水柳儿声音温和了许多

“既然她是你朋友,不如我们先将她拍下来,带回去再说?“

简风迟终于冷声开口,一字一句道

“她不是货物!”

“我知道。但现在宋峥说她是偷渡过来的,所有人都会认定她是奴隶。唯一能将她救下来的办法,就是这个。难道你打算大闹羽象楼,强行将她带走不成?”

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简风迟是很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

这是羽象楼的地盘,谁能是他们的对手?

再者,羽象楼也不缺顶尖强者。

随便找几个人出来,就能将简风迟押下来。

简风迟剑眉紧紧皱起。

外面的竞价声不断传来,十分刺耳。

“一百万!”

“一百二十万!”

“一百二十五万!“

他看着牧红鱼。

她孤零零的坐在那铁笼之中,怀中紧紧抱着小金鬃熊,孤独冷寂,茫然无措。

他唇瓣动了动。

”五百万!“

低沉冷彻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大厅!

这一句话,像是一把锋利的镰刀,瞬间割去了不少人的声音。

原本喧闹无比的拍卖场,登时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寂静了下来。

五百万白晶币!

这简直是天文数字!

就算是西陵城中的权贵世家,也未必能够一次拿出这么多的钱来!

之前还颇有信心的那些人,全都蔫了下来。

就连宋峥都惊在当场。

这个数字,已经是今年他们羽象楼出现过的最高竞价!

愣怔片刻后,他才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心脏,扬声道

“还有人要加价的吗?五百万一次!”

居然有人直接出了五百万?

正在等候时机出手的楚流玥也吃了一惊。

从一百多万,一下子提升到了五百万

这人是摆明了要不惜一切拍下牧红鱼!

西陵城中,能够出得起这个钱的人,不多。

会是谁呢

楚流玥陷入沉思,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张脸。

但因为这包间的保密性太好,所以她现在也猜不到对方是谁。

毕竟,虚元之体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

她心情有些焦躁的在房间内踱步。

之前她是打算直接拍下牧红鱼的,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办法。

而且她也出得起这份钱。

但是此时这个人一出手,楚流玥便有些犹豫了。

她不是在担心钱,而是在担心对方会无止境的加价。

思来想去,楚流玥还是选择了竞拍。

“六百万!”

原本以为五百万会是最后的竞拍价的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到底是谁这么豪气,开口就加了这么多!?

对比之下,之前那些几千几万的竞拍,完全都是小打小闹啊!

水柳儿眨了眨眼睛。

“奇怪,还会有谁和你争?”

简风迟最近有钱,拿得出这些钱来,但是对方为何也这般阔绰干脆?

简风迟正要加价,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凝。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