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夏侯廷安闭上了嘴。

整个拍卖大厅,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安静了下来!

一瞬间,空气像是冻结了一般!

每个人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就连经验丰富的宋峥,眼神都有了一瞬间的凝滞。

这是这是什么操作?

不仅主动让人家加价,还在对方没说完的情况下再次翻倍竞价!

这是根本就没把夏侯廷安放在眼里啊!

不少人偷偷看向夏侯廷安,果然瞧见他的脸色十分难看,活像是生吞了一只苍蝇。

凶残!

太凶残了!

夏侯廷安这口气得憋屈成什么样儿啊?

和他竞价这人,不只是有钱,还有胆量!

宋峥此时已经反应过来,咳嗽一声,继续问道

“一万白晶币!可还有人继续竞价?”

没人说话。

夏侯廷安几乎要将椅子的扶手给掰断!

他只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像现在一样纠结!

不加价?

江羽织就在旁边坐着,而且他之前都已经承诺一定会帮她买下这把剑!

加价?

他身上根本没带那么多钱啊!何况,这么一大笔钱,就算是另外走账,也很难不被人发现!

此时的夏侯廷安,简直是骑虎难下!

“一万白晶币一次!”

夏侯廷安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向旁边的江羽织,温声道

“羽织,你还想要那把剑吗?”

江羽织细细的柳眉紧蹙

“当然了!”

其实一开始,她只是单纯的喜欢罢了。

但现在,争的就是一口气!

夏侯廷安很是头疼,但也只能耐着性子劝道

“羽织,我帮你拍下这把剑,自然是没问题的。但现在关键是我们不知道那人是谁。你想啊,对方能看见我们,肯定知道我们的身份,却还敢如此想必身份不一般。“

江羽织眉头皱的更紧。

“那又如何?难不成我江羽织还怕他?“

“一万白晶币两次!”

夏侯廷安喉间一哽,强行压下心中的厌烦,低声劝道

“羽织咱们当然不怕他。但关键是,现在这个时间敏感的很你也知道,现在三公主与你哥哥的婚事,已经提上日程了。越是这样,就有越多的人盯着他!如果今天咱们真的花了一万白晶币买下这把剑,传出去,大家会怎么说?必然会有人说你豪奢败家啊到时候影响到了你哥哥怎么办?”

听他提到江羽丞,江羽织果然神色微变。

其他人她都可以不在意,但是自家哥哥的前途和名声,却是无比重要的。

夏侯廷安见她终于有所松动,继续道

“你也知道,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说话做事越是要小心。若是你哥哥知道你为了他,舍弃了这把剑一定也会很欣慰的。等事情稳妥了以后,你再想要什么,不都轻而易举的吗?“

最后这一番话,总算是让江羽丞改变了心意。

“好吧!这次就先算了!”

夏侯廷安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一万白晶币三次——成交!“

江羽织有些不甘心的看了那青铜云天剑一眼。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绝不会饶了他!”

夏侯廷安心思一动,忽然凑到了江羽丞的耳边,低语几句。

江羽织惊疑不定

“真的假的?这么做有用?”

夏侯廷安握拳,锤了锤自己的胸口。

“我办事,你放心。”

楚流玥双手抱臂,目光从那二人的身上扫过,似笑非笑。

这两人好像还挺想知道是谁截胡了他们?

若他们知道是她的话不知又会是什么表情。

原本拍下这青铜云天剑,是听从太祖的建议。

不过现在看,能顺便气到江羽丞和夏侯廷安,也算是赚了。

拍卖会继续进行。

后续呈上来的物件,也有一些不错的。

但有了之前那一场波澜,后面的这些竞拍,就显得平淡了许多。

楚流玥也一直在看着,不过再没有遇到什么入眼的宝贝,也就没再出手。

本来她是想提前走人的,但想到宋峥在这,很有可能最后会有压轴的宝贝,便耐心的继续等待。

同在三楼,另一个包间。

简风迟正斜靠在椅子上,闲散慵懒。

水柳儿从窗边走了过来,在他旁边坐下,娇俏动人的脸庞上,带着盈盈笑意。

“没想到今天来这一趟,还能免费看一场好戏。真是没有白来。”

简风迟唇角微扬,勾起一抹邪笑,手执骨扇,在膝盖上轻轻敲着。

“夏侯廷安怎么得罪你了,看见他吃瘪,你竟是这么高兴?”

水柳儿翻了个白眼。

不过她生的很美,通身气质也好,所以这白眼翻的看起来,也是颇为干脆漂亮。

“那个蠢货,之前包了我的场子要听曲,结果人不老实。“

一开始她初来西陵的时候,的确有不少人想要占她的便宜。

但是春风楼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一番连消带打之后,便没人再敢这么做了。

简风迟有些诧异

“他有这个胆儿?”

水柳儿嗤笑”不过是因为多吃了两杯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一口一句夏侯家,可把他厉害的不行!“

“你没收拾他?”

“你当他之前在家三个月没出门,是什么缘故?“

简风迟竖起大拇指

“果然还是小柳儿厉害。“

水柳儿将他的手拍开。

“少来这套!其实,不妨告诉你,比起看夏侯廷安吃瘪,我更喜欢看江羽织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的样!”

简风迟似乎早已经料到,笑道

“不就因为她之前得罪了那人都不计较了,倒是你一直耿耿于怀。”

哪怕到现在,水柳儿对江羽织依然是心怀怨愤。

水柳儿冷笑

“江羽织这种人总得有人收拾!”

她现在仗着江羽丞,威风得很,恨不得在西陵城中横着走了!

树敌无数,而她自己还不知道!

可笑。

简风迟剑眉微挑

“今天要买的东西买了,要看的热闹也看了,高兴了?其实我还挺想知道,刚才到底是谁拍下了那一把剑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目光一冷,快速起身,走到了窗边,看向展示台!

水柳儿吃了一惊

“怎么了?”

同一时刻,另一包间之中的楚流玥,也豁然起身,不可置信的盯着那忽然出现在台上的笼子!

那巨大的铁笼之中,困着一个女子。

她衣衫褴褛,面容憔悴,长发垂落而下遮住了大半张脸。

但楚流玥依然一眼认出。

那竟是——牧红鱼!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