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白晶币!

众人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纷纷震惊不已的抬头看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出手这般阔绰!

但是,因为这里三楼的包间设计非常巧妙,所以坐在下面的人根本无法分辨出来,这声音到底是从哪一个包间传出来的。

为了保护三楼客人的,羽象楼的包间也是使用了特殊的材料构建。

任何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都会产生奇妙的变化,让人难以辨清。

哪怕是十分熟悉的人,站在包间之外,也无法听出这到底是谁的声音。

所以,虽然众人满心好奇,但其实根本无法窥探出开口竞拍的,到底是谁。

夏侯廷安脸上的笑意猛然僵住,心中先是震惊,后是愤怒。

到底是谁?竟然在这个时候和他竞价?

甚至直接将价格提升到了这个水准!?

这青铜云天剑是不错,但是最多也就值个一千白晶币!

刚才他出到一千三,已经算是溢价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出两千!?

这人是有什么毛病?!

江羽织柳眉微皱,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公然抢我的东西!?“

既然对方是在三楼,那么肯定能看到夏侯廷安是和她一起的!

这看上去是在和夏侯廷安竞拍,实际上是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江羽织娇生惯养,最近因为江羽丞的关系,又被众人百般讨好,早已经将自己当作公主般高贵,几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不过,夏侯廷安还是有脑子的。

能上三楼的,非富即贵。

敢这样开口,肯定也是有一定底气的。

“羽织,稍安勿躁。对方既然要竞价,咱们和他争就是!”

说着,夏侯廷安再次举牌。

“两千一!”

在听到那两千白晶币的时候,宋峥脸上的皱纹就笑成了一朵花。

如今看夏侯廷安加价,自然更是欢喜。

”两千一,可还有人加价?“

虽然这话是对着众人说的,但大家也都明白,其实这是说给三楼的那位神秘贵客的。

一楼的早已经退出竞争,二楼今天来的人不多,但是基本上也都是和夏侯廷安以及江羽织认识的,他们是疯了才会因为这么一把剑,招惹这两个人。

夏侯廷安也就罢了,关键是江羽织!

江羽丞的亲妹妹,他们巴结都来不及,哪儿还会去主动得罪?

于是,二楼的人也都全部沉默,作壁上观。

那就只剩下三楼的那位了。

“两千五。”

懒洋洋的声音从中传出。

尽管声音有了变化,但依然不难听出说话之人的漫不经心,仿佛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然而这随随便便的一开口,就加了四百白晶币!

一千多的时候,彼此争一争也正常。

可是现在这个价格这争的已经不只是这一把剑了!

夏侯廷安脸皮紧绷,一只手紧紧握着椅子的扶手,指节泛白。

两千五

父亲是给了他不少钱,但是这个价格

他余光一瞥,正看到江羽织皱着眉头,满脸不悦。

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那天在百草楼,就是这样的情形。

那次之后,他好不容易才把江羽织哄好。

今天要是再来一次

后果他可是承受不起!

夏侯廷安一咬牙反正之前父亲已经说了,为江羽织花的钱另外走账,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只要能拿下江羽织,等婚事商定好,和江家攀上关系,难道还怕以后找不回这点损失吗?

想到这,他心一横。

“两千八!“

江羽织的脸色果然好转了许多。

“羽织,你放心,上次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这次我一定不会再——”

“五千!“

夏侯廷安的话还没说完,对方竟是再次加价!

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五千白晶币!

这人出手也太——

这把剑是不错,但是五千白晶币简直离谱!

人群中终于忍不住骚动起来。

“那人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大手笔?”

“五千白晶币就为了这一把剑有钱人的世界我真的不懂”

“难道他们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嘈杂的议论声清晰的传来。

坐在包间之内的楚流玥微微挑眉,笑了。

别人的钱是不是大风刮来的,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的钱来的,还真的挺容易的。

她刚来西陵的时候,连十枚白晶币的“过路费”都拿不出来,还得和人打架挣。

现在这还不到一个月呢,她已经坐拥无数财富。

其实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

不过那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钱花的感觉真好啊!

夏侯廷安像是被人迎头打了一闷棍,整个人都蒙了。

他刚才喊出两千八的时候,还在想自己只要咬咬牙,是可以和对方争夺的。

可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提到了五千!

一旁的江羽织显然也被对方这种毫无人性的加价法给惊住了,好一会儿没说话。

见两人迟迟没有反应,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还玩不玩了?你要不加,我自己加?”

夏侯廷安脸色发白

“我加!五五千”

还没等他说出口,那人继续道

“一万!“

真墨迹。

楚流玥摸了摸下巴,

这下,夏侯廷安总算是能闭嘴了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