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辛荔园是当初太祖在的时候就有了,父皇赐给她的时候,特地重新修缮了一番。

那时候,还专门问了她许多的意见。

可以说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是按照楚流玥的喜好布置的。

尤其是这千景园几乎是楚流玥一手操办。

身下的清玉石错落有致的堆砌着,按照不同的形状与颜色,勾勒出精致的图案。

微风拂来,湖水上荡起涟漪,扩散到这玉璧之上,映出道道波光。

楚流玥垂眸看着,仿佛被这景色吸引了视线一般。

四周明里暗里负责看守的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就没太放在心上了。

听说这个楚流玥是从天幕界之外的一个小国来的,见到这些难免新奇。

过了好一会儿,楚流玥才收回了视线。

还好,这里的东西还没有被动过。

看来这一年多,江羽丞也没有发现这里的秘密。

楚流玥心中不由庆幸。

当初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重修辛荔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里设置和埋藏的许多机关,都已经因为年代久远逐渐失去了作用。

她熟悉这里的一切,自然也包括这些。

当初江羽丞时常来这里陪她,有时候聊起来,还会有意无意的问上一问。

楚流玥就选了一些不甚重要的告诉了他。

但一些比较关键的,她却是始终没有提过。

尤其是这琴房。

当初她只是想要给自己留一个独处的空间,但如今看来,幸好她当时什么都没说。

江羽丞一直以为这里的机关在九曲回廊之中,但实际上是藏在这湖水和湖边的玉璧之上!

确定这里一切完好,楚流玥心中稍安,又抬眸看了湖对面的琴房一眼。

江羽丞刚好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和尉迟松一同走了进去。

琴房不大,只有上下两层。

大门推开,一道有些苦涩却又清冽的味道,在鼻端萦绕。

尉迟松有些怔忪。

“这是金松香的味道?”

江羽丞站在他身边,闻言轻轻颔首

“不错。”

尉迟松的目光落在房间之中放着的一架古琴之上。

他走了过去。

这是一架红杉金丝木雕刻的凤尾琴,通体呈现浓郁的红棕之色,有光洒落在上面的时候,会泛出一道道纹理细腻的金线。

上面的琴弦,有一根已经断裂。

“每隔两个月,我便会亲自来给这古琴上一遍金松香。”

江羽丞解释道。

尉迟松看着那断裂的琴弦,皱起了眉头。

“这是”

“帝姬最后一次弹琴的时候,勾断了这一道琴弦。原本我想找人修补,但后来思虑良久,还是作罢。这是帝姬最心爱的古琴,如今人已不在,就算是修好,也不会再有人弹了,徒增伤怀。”

江羽丞轻声说道。

尉迟松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十分难受。

其实这是她出事儿之后,他第一次进来这里。

本以为过去了一年多,许多情绪应该已经平淡下来。

但是亲眼看到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并不是那样。

同样深切的痛苦,依然翻涌。

江羽丞提醒道

“尉迟阁主,这里的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您要取哪些,直接取就行了。“

尉迟松深吸口气,看向四周,在一楼转了一圈,陆续拿了几样。

江羽丞在旁边跟着,确定他拿的的确都是前一天说的那些,心中稍安。

随后,他抬脚要上二楼。

江羽丞忽然神色微变

“尉迟阁主,您要拿的东西,不是都已经拿完了吗?”

尉迟松道

“哦,老夫昨天和你说的那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二楼应该还有一些。怎么?二楼是不能去的吗?“

江羽丞拳头紧了紧,勉强笑了笑

“怎会?我陪您一起。”

说着,便抢在了前面上了楼。

尉迟松眯了眯眼,跟了上去。

二楼的东西要少许多,不过一些都摆放的好好的。

尉迟松看了一圈,拿了两样东西,心中却有些疑虑。

这里看起来没什么异样,怎么刚才江羽丞那么紧张?

“尉迟阁主,您的东西都拿完了吧?”

江羽丞问道。

这是赶着他走了。

尉迟松又看了看,才终于打算离开。

下楼的时候,他无意间一瞥,却是忽然目光一凝。

江羽丞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尉迟松不动声色的继续往下走去。

走到那古琴旁边的时候,他忽然顿住了脚步。

“这古琴当真是可惜了”

江羽丞不明所以,只当他是睹物思人,也跟着附和道

“是啊。如今琴弦已断,人已去。这世上,只怕是再没有人能弹出和帝姬一样的琴声了。”

尉迟松忽然问道

“对了,你刚才说,那琴弦是帝姬最后一次弹奏的时候不小心勾断的?”

“是啊。“

“当时你也在这里?”

江羽丞眸光微闪。

“那倒没有。是之后一天我见到帝姬的时候,她提起了这件事。”

“这样啊”

尉迟松喃喃着,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当时想必帝姬心中一定非常难受吧?这可是她最钟爱的古琴。”

江羽丞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古怪,心中莫名不安,便只是附和了两声,没有多说什么。

尉迟松抬脚离开。

江羽丞正要跟上去,尉迟松忽然道

“老夫带着流玥回去即可,江大公子不必相送了。”

江羽丞本来也不想去送,就答应了。

“既然如此,我等会儿回去再将那古琴上一次香。”

楚流玥抬眸,就看到尉迟松正独自一人朝着自己走来。

江羽丞没有跟上,反而是转身回了屋中。

楚流玥起身,刚要开口,却看到尉迟松神色有些不对。

她心中一动

“师父?”

尉迟松只简短道

“咱们回去。”

楚流玥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便跟着尉迟松一同离开。

江羽丞回到琴房,将门关上的瞬间,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刚才尉迟松要走的时候,怎么会忽然问那些问题?

之前明明还好好的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但——不应该啊!

他明明将这里的一切都仔细的收拾过了!

想了许久,他也没有想出头绪来,只好将心中的怀疑压下。

大概是他最近想的太多了吧

另一边,楚流玥跟着尉迟松离开了辛荔园。

二人一路无话。

走到一处偏僻的道路的时候,尉迟松才终于停了下来,一只手撑在了墙上,微微躬身。

“师父,您怎么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