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难掩欣喜的看着手上的两团光芒。

终于有了突破!

尽管目前只是分散出一颗星芒,但已经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楚流玥手指轻扬,那光芒便悄然消散!

原力运转了一个周天之后,她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一夜没睡,她却是没有半点困倦,精神反而更好了些。

她独自去了药圃。

种下的各种药材,并未再像是之前一样迅速枯萎,反而顺利的成长着。

楚流玥仔细的打理了一番。

之后陆续有师兄师姐前来。

但他们这一次不是来看她的,而是来看这些药材的。

虽然阁主说药圃已经恢复如常,但他们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故而一大早便忍不住来看一看。

没想到楚流玥来的比他们还早。

而且从她干净利落的手法上看,她分明极其擅长此道!

众人欣喜之余,对楚流玥的赞赏更多了不少。

小师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啊!

就连夏邑长老都来了一趟。

但和其他人比起来,他并未说太多,只是到楚流玥身前,认真的说了一句:

“流玥,多谢你。”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看到夏邑长老的神色,立刻猜到他应该是知道了混元砂的事情了。

她眉眼弯弯:

“夏邑长老不用谢,我本就是冲虚阁的弟子,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夏邑长老万分感叹。

也不知他们这是走了什么运道...

莫非是上天看他们之前承受的磨难太多,所以现在终于打算弥补他们了?

唯一可惜的是,楚流玥和羌晚舟都选择了尉迟松当师父。

“其实老夫比起阁主来也不差多少,哎,你们怎么都没选我呢...”

夏邑长老捋了捋胡子。

“嘿嘿,你们没来的时候,阁主在山上一待就是个把月。如今收了你们两个当徒弟,倒是天天频繁的往山下跑...”

楚流玥这才想起,昨天尉迟松去了江府之后,她还没有见过他,也没有问他情况打探的如何。

“师父今天又下山了?”

“是啊!刚才就走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半山腰了吧?“

楚流玥有些奇怪。

难道是昨天没能见到江羽丞,所以今天又去?

“夏邑长老,您可知道师父今天是去做什么?是...去江府吗?”

夏邑长老摇头。

“这倒不是。他今天是去辛荔园的。”

楚流玥一愣。

怎么又去辛荔园了?

看楚流玥一脸茫然,夏邑长老解释道:

“其实他今天去,是拿东西去的。你应该也知道,阁主以前和帝姬关系极好,有不少东西,都被帝姬放在了那边...“

楚流玥眼皮一跳:

“您是说,师父今天其实是要去琴房?”

夏邑长老诧异道:

“你怎么知道是去琴房?”

楚流玥一顿,声音有些轻:

“...这个...之前曾经听师父无意间提起过...”

夏邑长老不疑有他,点点头:

“原来如此。你猜的不错,他的确是去那的。听他说,好像是打算将那些东西都带回来...其实以前他也提过这事儿,但因怕见物伤情,就说干脆一直放在那就好。如今也不知怎么了,忽然就变了主意...”

楚流玥心念电转。

当日三目神鹰说,紫金菩提叶似乎就在琴房附近!

如果这次能跟着尉迟松一起的话...倒是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去!

想到这,她立刻与夏邑长老告辞,便匆匆离去。

夏邑长老看着她快速消失的背影,一脸茫然。

这师徒二人怎么都有点奇怪?

......

楚流玥速度很快,终于在下到山脚的时候,追上了尉迟松。

“师父!”

尉迟松回头:

“流玥?你怎么来了?”

楚流玥快步走到他身边,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师父,听夏邑长老说,您今天要去辛荔园?”

尉迟松点点头:“是啊!”

他看着楚流玥似乎很是匆忙的样子,便问道:

“对了,昨天为师回来,本想去找你们的。但你和晚舟似乎都在修炼,为师就没有打扰。”

前一天楚流玥又给了羌晚舟几颗丹药,如今他的确是正忙着化解体内的寒邪之气。

听到尉迟松的话,楚流玥的心忽然像是被什么攥紧。

“...所以...您查的如何?”

尉迟松顿了顿,才压低了声音,缓缓道:

“他遮掩了身上的气息,而且手上受了伤...虽然现在还没有证实,但...应该就是他了。”

楚流玥屏住呼吸。

果然!

之前那么多的证据已经指向江羽丞,她心中基本已经认定。

听到这个结果,她并不震惊,但心情却有些复杂。

她死了以后,江羽丞果然还是没有放过她的人。

如此,其实也算是她牵连了冲虚阁。

她沉吟片刻,终于道:

“师父,我想随您一起去辛荔园。”

尉迟松愣了一下,不太赞同。

“流玥,为师这次去,其实是有事...”

“徒儿知道。“楚流玥定定的看着他,“或许我能帮到您?“

尉迟松好一会儿没说话。

他看的出来,楚流玥是很想去的。

她应该也知道他是为了去琴房拿东西...

能让她如此执着,想必是有原因的。

“师父?”

楚流玥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丝渴求。

尉迟松心中一定。

“好!为师带你去便是!但是到了之后,一定要跟在师父身边,不能轻举妄动。“

楚流玥立刻道:

“谢谢师父!”

看她笑的眉眼弯弯,眸若星河,尉迟松心底的最后一丝迟疑也彻底消散。

她不想说,那他就不问。

能够为了冲虚阁赌上自己性命的孩子,他还有什么不能信任她的?

无论如何,他只要保护好她就行了。

”走!“

......

尉迟松和楚流玥来到辛荔园门前的时候,江羽丞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看到尉迟松身后跟着的楚流玥,江羽丞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怎么楚流玥也来了?

但他还是神色淡定的走上前去:

“尉迟阁主。”

楚流玥的视线落在江羽丞的身上。

他果然用原器遮掩了自己的气息,手上的纱布显然换了新的,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只是一眼,她便迅速的收回了目光。

江羽丞走到尉迟松身前站定,轻轻一瞥,微微笑道:

“尉迟阁主,您昨天似乎并未说过,今天会带着旁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