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很快就将信写好,放入信封。

她走出去,将信递给了燕青。

“燕青,麻烦你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他。”

燕青双手接过,恭敬道:

“是。请流玥小姐放心,属下一定带到。“

楚流玥对燕青的确是挺放心的,便道:

“看你此行出来也是十分匆忙,我就不耽误你了。”

燕青抱拳行礼:

“流玥小姐珍重。属下告退。“

说完,便将信小心的收起,转身离开。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山峰之上还是一片久久的安静。

楚流玥目光从四周众人身上扫过。

“各位师兄师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众人立刻反应了过来。

“没有了没有了!小师妹忙着,我们先走了!“

说完,还真的各自快速离开,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楚流玥:“......”

路之遥本来还想多问两句,最后被叶冉冉拉走。

羌晚舟看了一眼楚流玥手上的乾坤戒,眸色微深,但并未说什么,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楚流玥抬起手。

那枚乾坤戒对她而言有点大,她就带到了大拇指上。

阳光洒落,从指间穿过。

那一枚乾坤戒也似乎变得更加清透光泽了些。

咔嚓。

一道细微的声响忽然传来。

楚流玥一愣,却是她之前带在另一个手指上的乾坤戒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那是她的第一枚乾坤戒,虽然等级不高,空间也不是非常大,但她戴久了习惯了,也就一直没有取下来。

没想到竟然裂了?

楚流玥将它取了下来,有些可惜的看着那一道裂缝。

但看这样子,是无法恢复的了。

她回到房间之内,将那乾坤戒之中的东西都取出,重新整理好,放入了容修给她的那一枚乾坤戒之中。

虽然里面放了数不清的白晶币,但依然是有着很大的空间的。

放下楚流玥的这些东西,绰绰有余。

忽然,一道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再次传来。

楚流玥定睛看去。

她的手边,放着几枚乾坤戒。

那还是之前从简风迟那要来的。

一共有八枚。每一个里面都放着不少钱。

其中一个,上面也出现了裂痕。

无奈之下,楚流玥只好将其中的东西也全都转移到新的乾坤戒之中。

然而刚刚做完这些,第三枚乾坤戒也轰然碎裂!

楚流玥盯着那裂开的痕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缓缓看向手中那泛着淡淡辉光的乾坤戒。

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啊...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在那之后的一顿时间里,剩下的这些乾坤戒接连破损!

到最后,竟是连一个完整的都没剩下!

等楚流玥将其中的东西都转送走,那几枚乾坤戒更是直接无声的化为了齑粉!

楚流玥看着满桌子的粉末,瞥了手上的乾坤戒一眼,唇角微勾。

......

江府。

尉迟松双眼紧紧盯着进来的江羽丞。

片刻,他眯起了眼睛。

江羽丞身上的气息...竟是完全掩盖了!

他似乎是用了能遮掩自己境界的原器,如此,一眼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旁人却无法探测到其真正的实力。

尉迟松心中几乎已经认定,那件事情,就是江羽丞做的!

“父亲,尉迟阁主。“

江羽丞神色如常的走进来,先后和二人见礼,而后才在江栗左的身边坐下,和尉迟松面对面。

“尉迟阁主,您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江羽丞脸上带着温雅客气的笑,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尉迟松迟疑的看了江栗左一眼。

江栗左心中冷嗤,面上却是哈哈一笑。

“既然羽丞已经来了,老夫还有事儿要忙,就先走了!“

说完,便十分干脆的离开了。

等大门重新合上,江羽丞才再次看向尉迟松:

“尉迟阁主,您有什么事儿,现在可以说了吧?”

尉迟松却是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犀利冷沉的目光,从江羽丞的身上缓缓扫过。

片刻,他道:

“江大公子,你身上怎的有一股血腥味?”

江羽丞神色一滞。

他来之前已经专门清洗过脸上身上的血迹,甚至还换了一套衣服,怎么尉迟松还是发现了?

他强自镇定,微微一笑:

“尉迟阁主当真厉害,居然连这也能觉察。“

说着,他举起了手。

“之前不小心在手上划了一道,刚刚简单的处理了一番,也难怪您会闻到这血腥味了。”

他的手掌上包着纱布,殷红的血迹渗透出来。

显然的确是刚受伤不久。

而且无法看清那伤口到底是什么样的。

尉迟松眸色微沉。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

他要来查探他的境界,他便是遮掩了气息。

他要去看他的手腕,他的手就被划上包扎。

江羽丞的手腕也被宽大的衣袖遮掩,无法看清。

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尉迟松心中冷笑。

江羽丞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原来如此。江大公子也应当要小心些才好,这次是划上,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江羽丞瞳孔微缩。

尉迟松这是...在警告他?

“老夫今天来,的确是为着一件事。“

尉迟松似乎没看出江羽丞的神色变化,干脆而直接的转移了话题。

“老夫记得,千景园的钥匙,似乎在你这?”

听到“千景园”,江羽丞的心顿时狠狠的跳了一下!

他僵硬的面容上,勉强扯出一丝笑来。

“不错。那里的钥匙,的确是我在保管。尉迟阁主,您问这个做什么?“

尉迟松长叹一声。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老夫前一日去千景园的时候,忽然想起,老夫生前曾经赠与帝姬大人的几样东西,都被她放在了千景园的琴房之中。如今她已经去了,老夫便想着,将那些东西取回,也好当做念想。”

江羽丞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您说那琴房之中,有您的东西?”

尉迟松点点头,认真的数了起来:

“有她十岁生辰时,老夫亲自帮她雕刻的游龙狼毫笔,她十三岁生辰时,老夫为她准备的琴拨子,还有她与你大婚前...”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

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