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愣怔片刻,便明白了过来。

——羌晚舟之前说他不识字,那这单子,他自然是看不懂的了。

她刚才一心调侃,竟是将这件事忘了。

羌晚舟侧着脸,柔软的金色短发遮住了眼睛,楚流玥只能看到他清晰流畅的下颌,以及笔挺的鼻梁,微微抿起的薄唇。

其实...他还是在意的吧?

楚流玥的心脏像是被锋利的针刺了一下。

她张了张嘴,然而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堵住,说不出话来。

这一幕...何其相似?!

当初的慕青和,不也是这样吗?

于是,她教他习字,她教他修炼,她教他说话做事...

慕青和很聪明,任何事情都学的极快,做的极好。

所以他才能那么快速的成长起来,并且在短短十年的时间里,成为天令皇朝举足轻重的人物。

跺一跺脚,整个大荒泽都要为之震动!

但...后来呢?

没有后来。

听楚流玥好一会儿没说话,羌晚舟回头看她,却见她正看着自己,神色怔怔。

不是,她不是在看他。

羌晚舟皱起眉头,走了过去。

“你怎么了?“

楚流玥恍然回神:

“没什么。”

羌晚舟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你很难过。“

楚流玥心中轻叹。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羌晚舟太过聪明了些。

羌晚舟停顿片刻,道:

“我会把单子收好的。”

楚流玥怔忪了一下。

这孩子...难道是觉得这样就能让她不难过了吗?

她心中像是有什么缓缓融化。

她道:

“我教你。”

羌晚舟一愣:“什么?”

楚流玥执笔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羌晚舟忽然明白了过来。

他唇瓣紧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流玥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这可不是白教你的。之后你要帮我办事,算是学费。”

羌晚舟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

......

江府。

江羽丞痛苦的躺在地上,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下,一张脸惨白如纸。

他体内的原力,忽然分为了两半,相互争斗,激烈厮杀!

浑身上下剧痛无比!几乎让他昏厥过去!

他紧咬着压根,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动静,引来外面的注意。

他一边忍着痛,一边看向自己的掌心。

一道极细的血线,从手掌正中间蔓延到了手腕。

然而此时,它正从手腕端的位置,快速溃散!

江羽丞神色惊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难道——冲虚阁的人发现了什么?!

他拼命的按压着那一道血线,想要阻止其崩解。

但一切只是徒劳。

随着那红线缓缓消逝,他体内的原力,也在快速的朝着四周消散而去,速度之快,如雪山崩塌一般!

他尝试着用另一股力量压制,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用,反而加快了体内原力的流逝!

“不...不行...”

江羽丞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惊恐。

他好不容易才修行突破到如今的境界,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力量离自己而去?

一定是混元砂出了事儿!

可那东西是南疆才有,西陵中鲜少有人知道,更不用说应付!

到底是谁出手了?!

江羽丞艰难的站起身,然而刚刚走出两步,就不受控制的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砰。

桌子上摆放的瓷器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公子?您怎么了?“

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门上一动,似乎就要进来。

“谁都不准进来!”

江羽丞严厉喝道!

外面的人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退后:

“是!”

江羽丞深吸口气,勉强扶着桌子,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五脏六腑像是有无数的刀子在疯狂的切割!

令人窒息的痛楚,从身上各处传来!

因为疼痛,江羽丞弓着腰,一只撑着桌子,手背青筋暴起。

过了好一会儿,这痛苦不但没有半分减轻,反而还变得更加剧烈!

但更让江羽丞担心的是——他的原力损耗的太快,几乎已经快要跌破如今的境界!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却看上面的红线,此时已经褪去了大半!

再这样下去,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

两股力量在体内疯狂厮杀,江羽丞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很快,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涌上!

噗嗤!

他终于承受不住,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与此同时,他的境界,终于跌破八阶武者中段!重新回到了八阶初段!

随后,他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但江羽丞此时哪儿还顾得上这些?

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他的境界倒退了!

要知道,到了这个等级,即使只是差了一个段,实力也会发生极大的变化!

他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才让自己的境界有了提升,而今全部白费了!

而且,对于修行者而言,境界倒退,损失的绝对不只是那些力量。

无论是原脉的损耗,还是对其心境的影响,都不可估量!

这一次跌退,他不知道要再花费多少时间,才能重新恢复!

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精进!

外面的下人听见屋中的动静,虽然心中担忧,但却惦记着江羽丞之前的命令,不敢上前,只能忐忑万分的在原地等待。

房间内外,一片安静。

江羽丞怔怔的瘫坐在地上,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两股力量在原脉之中来回涌动,似乎要将其撑裂,直接冲出一般!

时间久了,他竟好像已经习惯了那剧烈的痛楚。

但很快,他就发现,不是自己麻木了,而是周身的疼痛,真的在减弱。

然而他的脸上,却没有半分解脱之色,反而像是料到了什么一般,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

那一道红线,已经彻底崩裂!

只剩下一道破碎的伤口,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如果再不停下来,只怕他马上就要跌破八阶武者了!

江羽丞心中一阵后怕,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

他的脑子之中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身上的血迹逐渐干涸,他才终于清醒过来。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偶然发生...

笃笃!

“大公子,冲虚阁阁主前来拜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