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过?“

楚流玥很是惊讶。

“什么时候?”

尉迟松眯起眼睛,回忆了一会儿,道:

“大概就是小月牙没了以后吧...当时都说小月牙是走火入魔才...他听说南疆有一种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就带人去了...但是之后也没能找到,反而是带去的人,都折损的七七八八。那一次之后,江羽丞养了许久的伤,就连小月牙的葬礼,都没有去。”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葬礼?”

这怎么可能?

她当时天经原脉自焚,整个肉身都已经损毁,彻底消散,怎么可能还——

“是啊!原本按照小月牙的身份,应当是风光大葬,但因为走火入魔的名头着实不好听,就...只是按照普通公主的丧仪走了。“

楚流玥听着只觉得荒唐,可笑!

那些人想方设法将她逼上绝路,最后居然还不忘为她举行葬礼?

是了!

他们当然要这么做!

只有这样,才能洗脱他们的嫌疑!

还有所谓的,为了救她不顾身死奔赴南疆...

江羽丞演戏居然还是全套的!

他去南疆,分明是另有所图,不过是拿她当做幌子罢了!

然而在众人眼中,可能还觉得他痴情无比呢!

深切彻骨的恨意从心底疯狂涌出!几乎让她的胸膛都爆裂开来!

袖中的拳头早已经握的死紧,几乎要捏碎骨头!

江羽丞!

你可真是好样的!

见楚流玥垂着头,一动不动,似乎有些不对,尉迟松关切的问道;

”流玥,你没事儿吧?“

楚流玥闭了闭眼,再次抬头的时候,神态已经恢复平静。

她淡淡一笑,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材地宝,那么神奇,竟是能够引得...江大公子,不顾生死前去。”

说着,她看向羌晚舟:

“小舟,你从小在南疆长大,可曾听过见过这种东西?”

羌晚舟摇头。

“没有。”

尉迟松沉吟片刻,道:

“其实对这件事,为师也一直有所怀疑,只是一直没有什么证据...如今看来,他去南疆,很有可能不是为了小月牙,而是为了其他事...如果那混元砂真的是他带回来的...“

尉迟松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停了下来。

楚流玥上前一步:

“师父,我刚来西陵没多久,但却也听了不少关于冲虚阁的消息。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是不是有人在暗中针对冲虚阁?”

尉迟松的脸容,似乎一瞬间老了好几岁。

他缓缓的叹了口气,苦笑一声。

“你这般聪明,能猜到也是正常。不错,自从一年多前的那次事情之后,的确是有人盯上了我们冲虚阁。明里暗里,处处为难。“

“您遣散门中的众多弟子,也是因为这个?”

尉迟松僵硬着点了点头,脸上划过一抹苦涩。

在这之前,他也从未想过,自己竟是会被人逼到这般地步。

楚流玥顿了顿,低声问道:

“那人...可是三公主上官婉?”

尉迟松猛然看向楚流玥,惊疑不定的问道:

“你如何得——不、不是她...”

尉迟松开始否认,但他之前的反应,已经证明了楚流玥的猜测是正确的。

楚流玥眉头皱起:

“她为何要这样做?”

难道仅仅因为尉迟松是她的半个师父,和她关系亲近?

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上官婉要对付的人可就太多了!

一个一个的来,上官婉只怕是要累死!

何况,冲虚阁当时正当鼎盛,要对付他们实在是不容易,需要消耗极大的人力物力!

说起来,这根本是吃力不讨好!

上官婉是脑子抽了才会这么做!

尉迟松却是拒绝回答楚流玥的这个问题:

“流玥,这些与你无关,你不要再继续猜了,更加不要掺和到这些事情之中!“

”我如今已经是冲虚阁的弟子,怎么与我无关?她要害的不只是您,还有整个冲虚阁!“

“流玥,就当是师父拜托你了!“

尉迟松眼中闪过一抹痛苦挣扎之色,沉声说道。

楚流玥忽然一顿。

片刻,她终于点了点头。

“好。”

尉迟松一声长叹。

他当然知道楚流玥是为了他,也是为了整个冲虚阁好。

但是这件事牵涉太广,危险重重,他实在是不要将这两个孩子拉下水。

房间之内陷入短暂的寂静。

羌晚舟忽然道:

“用过混元砂的人,身上会留下痕迹。”

楚流玥和尉迟松齐齐看了过去。

“你说什么?”

羌晚舟抬起手:

“想要动用混元砂,也是需要以鲜血作为引子。作引子的这个人,从掌心到手腕的位置,会留下一道极淡的红线。“

楚流玥眼睛一亮。

“这么说,只要想办法看到江羽丞的手,就能确定是不是他做的了?“

“嗯。“

尉迟松先是欣喜,随后又皱眉道:

“这方法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江羽丞如今位高权重,而且身边一直有护卫,没有那么容易靠近。何况...就算他真的是背后主谋,也未必会亲自动手啊。”

这混元砂要用鲜血做引子,还能吞噬人体内的原力,实在是诡谲至极。

江羽丞可以随便派遣一个手下去做,何必非要亲自动手呢?

羌晚舟却道:

“如果这件事牵涉到他,那么一定是他亲自做的。”

楚流玥立刻问道:”为何?“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完全掌控混元砂的情况。而且更重要的是...混元砂吞噬的力量,有一部分会涌入他的体内,提升他的修为。”

楚流玥瞳孔微缩。

原来混元砂还有这等作用...

这种行径,实在是阴险卑劣。

然而,却实在像是江羽丞会做的事情。

楚流玥太了解他了。

以前,他的天赋不如她,虽然表面不说,但他心里一直对这件事情非常在意。

尽管和绝大多数人比起来,他已经算得上是顶尖的天才,可是他仍旧不满足。

他在修炼一途非常勤奋,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几乎可以算的上是疯狂。

如今有这样的途径...

他未必不会一试!

楚流玥定定道:

“不管怎样,他去过南疆,就有这个可能。到底是不是他做的,一探便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