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青。”

“属下在!”

“你去一趟西陵,将这个交给她。“

容修说着,取出了一枚银色的乾坤戒。

燕青双手接过,迟疑着问道:

“...您是说...现在?”

“现在。”容修简短干脆的说道,声音冷清。

一股寒意陡然席卷而来。

燕青立刻恭敬垂首:

“是!”

说完,便立刻转身离开了。

余墨目瞪口呆。

就、就这么走了!?

到底是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啊?!

还有,燕青走了,他怎么办啊!?

“余墨。”

容修淡淡看了他一眼。

余墨精神紧绷:”属下在!“

“你什么时候解决章游方,什么时候回去。”

余墨眼前一黑。

“殿下——”

他垂死挣扎着,想要最后挽救自己一次。

“嗯?”

容修嗓子里发出一道淡淡的反问声。

“属下这就去!”

余墨视死如归般的朝着那混乱的战场冲了过去!

虽然有些难度,但是章游方之前已经受了伤,现在应该是比较好对付的。

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将士——

“所有人退后。给你们余大人腾个位置。“

容修淡淡道。

“是!”

众多将士令行禁止,训练有素,在应答出这一声的同时,齐齐后退!

正杀的眼红的章游方顿时出现在余墨的视线之内!

余墨眼角狠狠的跳了跳。

他好后悔!

他不应该看那一眼的!

西陵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啊!

......

冲虚阁。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楚流玥一行人再次来到了以前的药圃。

“...这么说,师父您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天强闯冲虚阁的到底是谁?”

一路走来,楚流玥从尉迟松那打探到了不少消息。

之前虽然听路之遥说过,但他当日毕竟不在冲虚阁。

这些事情,还是直接问尉迟松比较方便准确。

果然,一番交谈下来,楚流玥发现了许多之前路之遥没说的细节。

“那些人实力强横,且全都带着面具,穿着黑袍,又是夜里前来,故而什么都没有看清...”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多,但当时的情景,尉迟松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那天发生的一切,都深深的刻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成为了最深最痛的伤痕,怎么都无法抹去。

“对方有备而来,将我们打的措手不及。连阁中的长老和弟子的性命都来不及保护,何况药圃?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再来这里,负责看守的人已经全部死了。”

尉迟松看似平静的脸上,脸皮微微抖了抖。

“当时我们看到药圃之中有不少药材被损毁,本想紧跟着去查一查,但因为阁中众人伤亡惨重,所以一时间没有顾上,谁知...谁知,到了第二天,剩下的那些药材,竟是也全部枯萎了。“

“直到一个月后,药圃之中已经一片晃我。那时候我们派人继续去种药材,才发现药圃的土地,已经无法再养出任何有用的要药材来。但那时——为时已晚。”

楚流玥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在心中默默思索着。

“既然这混元砂是南疆的东西,那么应该是去过南疆的人才能有这东西。师父,您知道近些年来,天令皇朝之中,都有谁去过南疆吗?”

尉迟松凝,好一会儿才道:

“江羽丞去过。”

------题外话------

高考的娃子要考出理想的成绩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