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祖?”

楚流玥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时候,怎么太祖也来凑热闹?

“您可别开我的玩笑了。”

上官靖认真道:

“我可没有开玩笑。虽然我现在只是一道残存的意念,但帮你一把的实力,也还是有的。”

楚流玥心中微暖。

“那我就先谢谢您了!”

虽然不一定有机会,但有太祖这一句话,已经值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在那天令神域待了上千年,早已经厌倦。要不是碰见你,也没机会再出来。而且...不知为何,这段时间我的力量好像变强了一些...“

上官靖有些奇怪的说道。

楚流玥也很是惊讶:

“您不是一道意念吗,怎么还会变强?”

“我也不知。“

上官靖心中也很疑惑。

不过这总归是好事儿,他也就懒得去想那么多了。

陪着这丫头到处看看,好像也不错。

楚流玥哭笑不得,想了一会儿,就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开始和尉迟松与羌晚舟商量起解决那混元砂的事情来。

......

无双殿。

恢弘的殿宇内外,横尸遍地,血流成河。

血腥气息冲天,几乎让人窒息。

众多身着重甲的将士,已经将整个无双殿的主殿包围起来。

中间位置,站着无双殿的殿主章游方。

在他的身后,站着大约一百多人。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受了伤,看起来十分凄惨。

而此时,他们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前方的那个男人!

一袭黑衣,身披大氅。

凛冽的寒风席卷而过,卷起他的衣角,肃杀威严!

他深邃的眼眸,如同千年寒冰,氤氲着浓郁的杀气!令人望而生畏!

“容修!我无双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竟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章游方双眼猩红,死死的盯着容修——那个将整个无双殿,无情摧毁之人!

容修神色平静,眸光冰冷,淡淡道:

“做错了什么,别人不知,章游方,难道你也不知吗?你以为,出了天幕界,便可将本殿斩杀?”

他薄唇微扬,眼神睥睨。

“你们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些。”

他的语气很是平淡,看着章游方等人的眼神,如同俯视蝼蚁般漠然冷酷。

章游方心中更恨。

容修他根本就没有将无双殿放在眼里!

这种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可笑!

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恨不得冲上去,将容修彻底斩杀!

可是...不行!

若是天幕界之外,容修境界被压制,且孤身一人,倒是还有几分希望。

而现在...

死的只会是他们!

章游方心中后悔至极。

如果当时多派一些人去,或许早已经将容修解决,也不会引来今日的祸端!

章游方深吸口气,道:

“容修,你如此心狠手辣,残酷暴戾,难道就不怕引起众部的讨伐吗!?”

先前,就是因为知道容修会有此顾虑,所以他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容修的底线。

有几次,甚至已经威胁到了容修的性命,他也一直在忍耐。

这次是怎么了?!

容修唇角微挑,笑意却未攀上眼角。

“本殿给你们的机会,已经够多了。何况...本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正缺个时机立立规矩。你无双殿主动送上门来,倒是解决了本殿的麻烦。“

之前他一直隐忍不发,一方面是还在做准备,另一方面,也是故意将这些暗处的人都引出来。

如今万事俱备,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顾虑。

这一刀下去,要足够深,足够狠!

章游方猛然惊醒——容修这分明是要杀鸡儆猴!

而他们,恰恰就成了这个牺牲品!

他哪里会担心众部的非议甚至是弹劾?

他等的就是这个!

什么养伤,什么示弱!

从头到尾,不过是他的一场布局罢了!

容修举剑——

剑落!

章游方心头涌上一股深深的绝望!

周围等候已久的众位将士,立刻冲了上去!

很快,这就成了一场彻底的单方面的屠杀!

容修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幕,神色平静,眼神漠然。

各种尖叫厮杀之声响起,但又渐渐地衰落了下去。

正在此时,一道清脆的鸟鸣声忽然传来。

燕青抬手,那只鸟就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站在近处,就能看出这并不是一只真正的魔兽,而只是一只精心制作的雀儿。

猛地看上去,栩栩如生,和普通的雀儿没什么区别。

燕青在那雀儿的头上轻轻一敲。

它张开嘴,吐出一个小球来。

燕青看向容修,恭敬的将那一颗小球递了过去:

“殿下,是西陵的消息。“

先前殿下就已经说过,西陵的消息,一律直接交给他。

虽然这消息来得有些突然,但燕青还是谨遵命令。

容修抬手,那小球就飞到了他的掌心。

袖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一碾,便化为了粉末。

那些粉末在半空之上快速凝聚,拼凑出了几行字。

容修的目光从那几行字上扫过,剑眉微挑。

燕青和余墨正在旁边好好的站着,忽然觉察到自家殿下身上的气息猛地冷了下来!

二人立刻对视一眼。

从西陵来的消息,应该是和那位有关的。

可殿下不应该是高兴的吗?

怎么反倒是——

余墨飞快的从那几行字迹上扫了一眼。

什么...谁的钱...

容修手指轻挥,那字迹便是无声消散。

他淡淡的瞥了余墨一眼。

余墨心头一跳,连忙低下了头。

他真的只是看到了那几个字而已啊!

殿下身上怎么这么重的杀气!?

甚至比刚才下令将无双殿的人尽数斩杀的时候还要浓郁!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余墨。”

容修淡声开口。

“属下在!”

余墨连忙应道。

“章游方交给你了。”

余墨一惊。

章游方可是无双殿的殿主,实力超绝,他顶多勉强可以与之打个平手,可殿下说...交给他了...

这可没那么简单啊!

“殿下——”

余墨刚想开口为自己求饶,立刻觉察到自家殿下那冷飕飕的目光,当即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燕青毫无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活该。

早知道是西陵的消息,居然还敢作死。

不收拾他收拾谁?

不过...传来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惹得主子如此?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