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之遥还当她是已经想好认谁为师父,兴冲冲的说道:

“好好!我陪着你们一起去吧!”

叶冉冉也走了过来,紧张的在两人身上扫视一圈,拍着胸脯道:

“可吓死我了!流玥,晚舟,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幸好这一次没事儿,以后可千万别再随便进去了!”

楚流玥眉梢微挑。

她的确是不会“随便”进去了。

她下一次来,应该就会直接将这里的麻烦都收拾了。

确定他们两个无碍之后,几人一同回去。

......

回到尉迟松所在的正风殿,楚流玥带着羌晚舟独自进去。

夏邑长老似乎去忙别的事情了,殿中只剩下尉迟松一人。

看到二人回来,尉迟松笑道:

“感觉怎么样?可是已经想好了?“

楚流玥点了点头:

“我和小舟都想拜您为师。”

尉迟松又是惊喜,又是惊讶。

这两人都极其出色,他都是很看重很喜欢的。

他们愿意一起拜他为师,他当然是欣喜的。

但同时,他也有着自己的顾虑。

“你们想好了吗?其实...夏邑长老如今的实力,是比我要更强的。“尉迟松坦然道。

楚流玥神色执着:

“我们已经想好了。不然当初也不会选择冲虚阁。“

尉迟松心头涌上诸多情绪:

“好...好!既然你们愿意拜我为师,那我也一定会倾囊相授!我回头便告诉夏邑去,让他准备拜师礼...“

“不用那么麻烦。“楚流玥开口,”阁主,那些场面都是给外人看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我和小舟,都已经认定了您。“

说着,楚流玥忽然后退一步,而后双膝跪地,郑重的行了一个叩首礼。

尉迟松懵了,连忙要去将她扶起来。

“你们这是做——”

“阁主,若是您不嫌弃的话,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徒弟了。“

尉迟松的手僵在半空。

身前跪着的少女,神色无比认真,一双黑色琉璃一般的眼眸之中,似有微光浮动。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重重的撞了一下,连带着眼眶也酸涩了起来。

楚流玥唇角微微扬起。

叩首。

再叩首。

楚流玥认真的行完了拜师大礼。

“快起来!快起来!”

尉迟松压抑着心中的激动。

楚流玥这才起身:

“徒儿楚流玥,见过师父。”

尉迟松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

自从冲虚阁遭人偷袭,他唯一的儿子尉迟朗也遭遇意外身亡,他整个人都颓丧了下来。

如果不是怕将冲虚阁断送在自己的手里,怕门中弟子出去受人欺凌,他只怕是早已经支撑不住了。

羌晚舟紧接着也按照同样的流程拜了师。

尉迟松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如今,冲虚阁不比往日,师父也没有什么能送给你们的。只有这个...”

说着,他缓慢而小心的从乾坤戒之中,取出了两枚金色的哨子。

“这哨子上面,都有着为师的一道力量。只要吹响,无论你们身在何处,为师都会立刻赶到!”

尉迟松说着,将哨子递了过来,眼中带着深深的眷念和苦痛。

”这哨子...原是我亲自铸就,打算送给朗朗与...与小月牙的。但他们现在都用不上了,便...赠给你们吧!“

楚流玥心中一震!

做这东西,极其消耗原力和精神,可能很长时间都不能恢复。

尉迟松竟然做了两个。

而且,他刚才说,一个给尉迟朗,另一个...

“师父,您说这个,是给谁的?”楚流玥用极轻的声音问道。

尉迟松苦笑一声。

“瞧我,总是喊她小月牙,喊的习惯了。其实就是...以前天令皇朝的长公主。她如今也不在了,你们可能没太听过她,不知道也是正常。“

他摩挲着手中的哨子。

“其实说起来,她也算是为师的半个徒弟。本来为师是打算,在她大婚的时候,将这东西送给她的。没想到...她并未等到。而为师...也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楚流玥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浑身僵硬着,将那哨子接了过来。

手指摩挲着似乎刻印了什么,她将哨子翻了过来。

上面果然刻着一个小小的“玥”字。

旁边的羌晚舟将另一枚哨子接过,扭头看到楚流玥反应似乎有些不正常,便随意的看了一眼。

这一看,正看见上面的字。

他愣了一下:

“她也叫‘玥’?”

尉迟松点头:

“是啊。那是小月牙的名字。巧的是,流玥的名字里,也带着一个‘玥’字。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流玥,你不会介意吧?“

楚流玥深吸口气,抬头灿烂一笑:

“怎么会?这是师父送的,自然宝贝至极。她若是知道您待她这样好,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尉迟松喟叹:

“希望如此吧!“

楚流玥压下心中的波澜,将哨子小心的收起。

倒是一旁的羌晚舟,神色怔怔。

而后,他看向尉迟松,问道:

“...师父,您说的那个小月牙,之前去过南疆吗?”

尉迟松思虑片刻,摇了摇头。

“南疆凶险荒蛮,她应该是没有去过的。“

羌晚舟脸上划过一抹失望之色。

楚流玥心中轻叹。

这孩子,这样茫然的寻找,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了。

楚流玥在脑海之中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道:

“师父,其实今天我和小舟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和您商量。冲虚阁之前的那个药圃...那里的土壤是有毒的,您应该是知道的吧?“

尉迟松神色微变。

“你们去了那里?”

楚流玥立刻道:

“您先别生气,也别担心,听徒儿说完。我和小舟今天发现那里有些不对劲,就去查探了一番——“

“你们还进去了?”尉迟松这下是真的不淡定了。

这两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楚流玥咳嗽一声:

“师父,我们都没事儿,这不是好好的吗?而且,我们发现那下面有东西。混元砂,您听过吗?”

尉迟松眉头一皱:

“混元砂?那是何物?”

楚流玥紧接着将事情简单的解释了一遍。

尉迟松的神色几度变换。

当楚流玥提出要以自己为诱饵的时候,尉迟松终于按捺不住起身,沉声道:

“为师不同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