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羌晚舟。

羌晚舟迟疑片刻,才道:

“混元砂对人血非常敏感,若是用鲜血引诱,就可以让混元砂快速汇聚起来,直到混元砂开始凝结成块,就证明附近百里之内,已经没有其他的混元砂。如此,便可将其彻底清除干净。“

楚流玥呆愣了一瞬。

“鲜血?这...这偌大的清源山,得需要多少?“

“需要的量并不多,但是...是鲜血。”

羌晚舟强调道。

“指的是,还没有离开人体的活血。”

楚流玥忽然明白了过来,瞳孔微缩。

“你的意思...其实是用活人当做诱饵,是吗?”

羌晚舟点了点头。

“只要这样,才能将那些混元砂全部吸引过来。也只有如此,才能找到最准确的反击时间,太早或者太晚,都将功亏一篑。“

楚流玥忽然问道:

“既然这个办法这么方便,为何你一开始不说?”

羌晚舟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因为一个人无法承受这些混元砂,是吗?”楚流玥轻声问道,“还是说,你刚才说它对人没有太大毒性,是骗人的?”

“我没有骗你。”

羌晚舟打断楚流玥的话,心头烦闷。

“那混元砂的毒性,对人而言的确不算太大的问题。关键是...关键是...混元砂在人体内汇聚的时候,会快速吞噬人体内的原力。若是原力足够雄厚,可以支撑到它凝结也就无碍,可如果在那之前,原力就已消耗殆尽,那么...它就会开始侵蚀人的肉身。就像是刚才那些药材一样。“

楚流玥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

那就不算什么大问题。

羌晚舟上前一步,目光紧紧盯着她:

“你打算自己上,是不是?”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本想说不是,但迎上他那双清澈纯挚的眼睛,还是点了点头。

”不行!“

羌晚舟立刻反对。

“为什么不行?”楚流玥唇角扬起。

“不行就是不行!冲虚阁那么多人,为何偏偏要你来?”

羌晚舟漂亮的脸孔上,泛着薄怒。

他就知道,如果楚流玥知道了这个办法,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帮忙的!

楚流玥轻叹一声:

“小舟,今天上山的时候,那些人你也都见到了。你觉得,他们会比我更合适吗?”

比她实力弱的就不说了,比她实力强的...只怕也未必能撑起来。

她能做到,是因为她体内有着那一颗神秘的水珠。

虽然她没有告诉过羌晚舟,但是依照他的聪明,这些天相处下来,他也大概能猜到,她有着极强的底牌。

何况,他当日是亲眼看到她抽出了龙渊剑的。

一个普通的四阶武者,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些?

“还有阁主,还有那个夏邑长老。”

羌晚舟不甘心的说道。

楚流玥失笑,狠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阁主受了伤,你可别说你没看出来。至于夏邑长老...他虽然一切都好,但他如今是冲虚阁的二把手,有许多事情都要他事必躬亲去做的。“

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危险的,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冲虚阁又得乱起来。

羌晚舟烦躁的拍开了她的手。

“难道你非要自己上吗!?你是厉害,可是也不是天下无敌!”

楚流玥怔住。

这还是羌晚舟第一次和她发这么大的火,也是第一次拍开她的手。

哪怕之前他们还没有那么亲近的时候,她这样做,他都没有这样过。

羌晚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看着楚流玥愣怔的神色,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他唇瓣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小舟,你这是怎么了?”楚流玥轻声问道,“你是...担心我?”

羌晚舟狼狈的转过身。

二人僵持片刻。

楚流玥去拉他的手臂。

羌晚舟一开始还想挣脱,但手臂伸到一半,余光瞥见她的脸,还是停了下来。

楚流玥握着他的手臂,走到他身前,认真道:

“小舟,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

羌晚舟神色动摇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帮他们?”

他们今天才是第一天来冲虚阁,甚至是阁主,也才见了几面而已。

楚流玥在那么多宗派之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冲虚阁的时候,他心中虽然奇怪,但并未多问什么。

可现在她要为了冲虚阁,以身犯险。

他真的想不明白。

楚流玥看着面前的少年。

他干净漂亮的容颜,还带着几分青涩固执,以及未经世事的懵懂。

他问,为什么要这样帮他们。

楚流玥心中微动。

“小舟,你为何不远万里的来到西陵,寻找那个人?“

羌晚舟愣住,旋即定定道:

“因为她对我很重要。”

楚流玥点点头。

“我的答案,和你一样。“

其实她上辈子,虽然跟着尉迟松学了很久的炼药,但一直没有正式拜入他的门下。

原本她是要拜师的,但尉迟松总说,她身份贵重,牵绊太多,若真的认了他为师父,那么整个冲虚阁,可能都会成为她的负担。

天令皇朝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皇子皇女从不会和西陵城中的任何一个宗派来往过密。

这是避嫌,也是权衡。

其实当时她身为帝姬,几乎权倾朝野,就算不考虑这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尉迟松一直很是坚持。

她心中对尉迟松,一直是心存感激的。

所以现在,如果她能为他和整个冲虚阁做些什么,她会去做的。

这个答案,让羌晚舟再无法反驳。

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阁主他们是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可是既然她都这样说了...

“你确定你一定可以做到,是吧?”他固执的问道。

楚流玥点了点头。

羌晚舟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但现在不是询问这些的好时机。

羌晚舟终于点头。

“我会为你护法。“

楚流玥心中松了口气。

“小师妹!小师弟!你们看完了没有?赶紧出来吧!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路之遥在门外压低了声音喊道。

楚流玥和羌晚舟对视一眼,齐齐转身走出。

看到他们二人出来,路之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楚流玥直接道:

“我要去见阁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