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晚舟一愣:

“我一直都是这样摆的。”

一直?

楚流玥顿时明了:

“以前你跟着那个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她...也喜欢这么做?“

羌晚舟“嗯”了一声。

楚流玥挑了挑眉。

喜欢下棋的人不少,喜欢喝茶的人也不少。

但是,喜欢在棋盘旁边放姜茶的,却是极少。

起码在楚流玥认识的人里面,除了她自己是这样,并未见过第二个人如此。

“这么说来,还真是挺巧的。“

那个人叫“玥”,她也叫“玥”。

那个人喜欢在棋罐旁边放姜茶,她也喜欢。

看来冥冥之中,她遇到羌晚舟,还真是有几分缘分。

楚流玥摩挲着手中的茶杯。

里面的茶还是热的,冒着袅袅白烟,淡淡的苦涩气息之中带着几分辛辣,格外提神。

她忽然对那个人产生了几分好奇。

如果那个人还活着的话...见上一见,应该挺有意思。

羌晚舟不知在想什么,有些走神。

楚流玥喊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

“什么?“

楚流玥道:

“我说,今天我们都先各自休息调整,明天再去冲虚阁。”

尉迟松早已经回去,专门留下叶冉冉帮他们。

所以叶冉冉这一晚上也会住在这里。

这院子虽然没有慕府那么大,但多住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叶冉冉很快就离开了。

羌晚舟却像是有话要说,留了下来。

楚流玥走过去,笑问道:

“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就是。”

羌晚舟背对着门,余晖洒落在他柔软的金发上,泛着绚烂明亮的光,甚至连他的耳朵都像是透明了一般,勾勒出精致的脸颊轮廓。

然而他的五官,却是藏在阴影之下,半明半暗,看不清晰。

唯独那双眼睛,闪烁着某种神秘晦涩的光。

他沉默良久,才轻声问道:

“你以前,去过南疆吗?”

楚流玥摇头。

“没有。”

羌晚舟眼中的光,如烛火瞬间熄灭。

楚流玥心中莫名也跟着一沉,像是被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压着。

”我知道了。“

羌晚舟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刚刚走出一步,他忽然停住。

“你说,她会不会已经不记得我了?”

他的声音很轻,几乎要飘散在风中。

没有了一贯的冷硬的腔调,也没有了往日的固执的语态。

此时的羌晚舟,想是忽然失去了方向的孩子一般,不知何去何从。

楚流玥看着他的背影。

少年消瘦的过分的身形藏在宽大粗糙的衣服中,摇摇晃晃。

一股深深的孤寂,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将他笼罩。

“怎么会呢?”

楚流玥轻声开口。

“你这么听话,这么出色,她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她如果知道你在找她,一定也会来找你的。“

羌晚舟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说的不错,她不会忘了我的。如果没有我,谁帮她泡茶,谁帮她磨棋子?“

他的语气坚定了许多,像是要说服谁。

“她不会忘了我。“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脚步匆匆,像是担心被什么追上一般。

楚流玥唇瓣动了动,到底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这毕竟是羌晚舟自己的事。

等在这里安稳下来,或许可以帮他找一找。

楚流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就回了屋,开始炼制丹药。

......

随着她本身实力突破四阶武者,同时也正式成为了四品天医。

如此一来,她炼丹的时候就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炼制完三颗丹药之后,她就停了下来,开始调养生息。

直到原运力运转了三个周天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躺下休息。

一夜安眠。

......

第二天一早,楚流玥三人就一同前往冲虚阁。

冲虚阁坐落在清源山。

西陵城极大,城内城外山峰连绵起伏。

各大宗派的位置各不相同,彼此之间也相隔较远,因此一般而言,都是相安无事。

清源山在西陵城的东北角,比较特殊的是,它是一座孤峰。

但因为山上原力浓郁,所以算是修行的好去处。

楚流玥一行人刚刚抵达清源山脚下,楚流玥就发现有些不对。

以前清源山上是有着威力极强的防御结界的,但如今这结界虽然还在,可是上面的力量,却明显比之前弱了许多。

楚流玥忍不住问道:

“这结界...好像有些奇怪。”

“啊?哦,你说这个啊!这结界其实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是一年前,有人强闯冲虚阁,将这结界摧毁了。后来还是阁主和长老们好不容易才恢复的。只是这防御结界需要极大的人力物力来维护,咱们冲虚阁现在比较困难,所以...只能先这样勉强维持了。“

说完,见楚流玥神色复杂,叶冉冉又连忙道:

“不过你放心,这结界虽然没有以前强了。但是又阁主和众位长老镇守清源山,不会有危险的。”

楚流玥心中苦笑。

这话也就叶冉冉能如此坦然的说出口了。

实际上,随便想想就知道,一个宗派,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防御结界都不能正常维护?

可见,冲虚阁的情况,比她之前预想的还要糟糕。

“没事儿,我只是第一次来,有些好奇罢了。咱们继续走吧!阁主他们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

叶冉冉不疑有他,便在前面带路。

上山只有一条石阶路,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

楚流玥和羌晚舟跟在叶冉冉身后,往上而去。

走了没多久,楚流玥脚步一顿。

她脚下的台阶上,有着一抹已经干涸的暗红色的血迹。

看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她顺着那血迹往旁边看去,瞳孔微缩。

周围竟是大片散落的血迹,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暗淡了下来。

加上灰尘石土等东西的遮掩,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太出来。

但凭着这血迹,不难想象当初这里爆发了何等激烈的战斗。

这才是山脚啊...

楚流玥心中微微一抽。

不知山峰上面,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能让曾经站在巅峰的冲虚阁元气大伤,一路陨落至此的...当真可怕!

她深吸口气,收回视线,继续向上走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