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失笑,走了过去。

“你不用做这些的。我的房间,我自己收拾就行。“

羌晚舟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可是我现在是你的随从。”

“所以呢”

“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

羌晚舟定定的说道。

虽然已经很久没这么做过了,但不代表他不会。

“你可以去看看,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会再改。”

楚流?眨了眨眼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小舟,你该不会以为,身为随从,就要做这些事情吧“

羌晚舟肯定的说道”是啊。“

不然要随从是做什么用的

楚流?看他一脸笃信的模样,有些头疼。

也不知当初他遇到的那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尽教他一些这样的事情。

越看越像是将羌晚舟当做一个小奴仆用了。

但每每提到那个人,羌晚舟的神色总是会温和许多。

虽然他从未说过,但是楚流?能感觉到,他很想念那个人。

所以,才会不远万里,历尽辛苦,从南疆一路来到西陵。

那个人应该也是真心待羌晚舟好,才会让他如此念念不忘。

想到这,楚流?笑了笑。

“虽然你现在是我的随从,但我不会对你提什么要求。以后这些事情,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知道了吗“

不然的话,总是会有一种在欺负小孩子的错觉。

羌晚舟想了一会儿

“你不喜欢我这么做还是觉得我做的不好”

楚流?无奈一笑,揉了揉他的头发。

看来一时半刻,这孩子还无法理解她真正的意思。

“没有。你做的很好。”

羌晚舟一脸怀疑

“可是你都还没看。”

叶冉冉兴奋的说道

“是啊流?,你去看看,晚舟打扫的可干净啦做的比我还好呢“

楚流?“”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还惹得两个地经原脉的天才在这里比个高下

无奈,她只得举手投降。

“我这就去看。”

“快来快来”

叶冉冉兴冲冲的跑到了前面。

羌晚舟则是习惯性的跟在了楚流?身后一步。

走了一段距离,便来到了她的房间。

虽说是她的房间,但其实她还没来得及进去看过。

在旁边二人的注视下,楚流?推开门,走了进去。

等看清房间内的情形,楚流?心中着实吃了一惊。

这也太干净了吧

每一处都整洁如新,甚至连地面都能清晰的倒映出自己的影子来

她之前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此时乍然一看,她终于明白叶冉冉为何那么激动了。

羌晚舟在这方面好像真的不是一般的出色

楚流?忍不住回头看了羌晚舟一眼,充满怀疑的问道

“小舟,你老实说,你以前是不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做这种事情,所以才这么”熟练

楚流?一时之间甚至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羌晚舟脸色一黑。

楚流?咳嗽一声,朝着里面走去。

窗边的小榻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木茶几。

楚流?走近了一些。

那上面放置着一个棋盘,两罐棋子。

她嘴角微挑。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何处找出来的这些东西,摆置的还挺好。

忽然,她目光一凝,有些惊喜的端起棋盘旁

边的一杯姜茶。

“小舟,你怎么知道我下棋的时候,喜欢在棋盘旁边摆姜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