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风迟一共拿出了八枚乾坤戒!

“就这些应该是够了的”

简风迟尽量让自己的目光不要去看那八枚乾坤戒,但依然心痛的滴血。

楚流玥一枚枚的检查完,才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还差不多。

她将八枚乾坤戒小心的收起,看向简风迟,无比真诚的说道

“简公子,没有你的这笔钱,我在西陵就真的是寸步难行了。真不知该如何谢你!”

简风迟整个人都像是脱力了一般,虚无的挥了挥手。

“你你走吧不用谢”

上次楚流玥就是靠着一个“谢”字,从他这掳走了这么多的钱!

如今再听到她嘴里吐出这个字来,他的心都在颤抖。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旁边的水柳儿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

乾坤戒根据等级不同,空间大小也不同。

简风迟刚才拿出来的那些,全都是上档次的好东西,个个都能装不少东西。

里面放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而他居然一次拿出了八枚全都给了楚流玥!

最关键的是——这似乎还只是他盈利的十分之一!

他这是把整个西陵的赌场都洗劫一空了吗?

看见楚流玥将那八枚乾坤戒都收入囊中,水柳儿忽然明白为何简风迟为何一直在拖,甚至试图耍无赖了。

要她一次送出这么多钱她也是万分舍不得的!

简风迟哀怨的看了她一眼。

要不是刚才她在那推波助澜,他最少还能再拖一天呢!

虽然他没有真的打算赖账,但是这种感觉真是太酸爽了!

楚流玥成功要到了钱,并不打算逗留,便直接告辞。

“既如此,我就不打扰简公子听曲了。”

简风迟再次无力的挥了挥手。

再看着楚流玥,他会觉得自己又被割掉了一块肉的。

楚流玥行了一礼,便要离开。

然而转身的一瞬间,她余光一瞥,却是看到简风迟的榻上,放着一个方形玉牌。

好像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

那玉牌通体呈现透白之色,看起来很是普通。

但玉牌的边缘,却是刻着精致的云纹。

在其中间,更是镌刻着一个小小的字。

——医!

楚流玥心头一惊!

这玉牌分明是天令皇室御用天医才有的牌子,简风迟这怎么会有这东西!?

看楚流玥在原地迟疑着没有离开,简风迟奇怪问道

“嗯?你不是要走吗?”

楚流玥醒过神来,目光不动声色的在简风迟的袖口轻轻一掠,笑了笑,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等楚流玥离开之后,水柳儿才走了过来

“你觉不觉得,那个楚流玥长得——那东西怎么在那!“

她猛然一惊,指着榻上的玉牌问道。

简风迟回头一看,这才发觉这玉牌竟是不知何时掉落了出来!

他立刻将玉牌收起,脸上慵懒闲散的神色顷刻消散。

水柳儿皱着眉头问道

“刚才楚流玥可是看到了这东西?”

简风迟犹豫片刻,沉声道

“八成是看到了,不过,应该没看清。“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重要的东西也不看好?万一她知道了——“

“不用担心。见过这东西的人少之又少,她更不会知道这是什么。”简风迟摇了摇头。

水柳儿闻言,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楚流玥是从天幕界外来的,就算是看清了,应该也不会多想。

“以后千万注意一些。”

水柳儿揉了揉眉心。

简风迟自知有错,也没有辩解,只神色肃然的点了点头。

“我会派人盯着楚流玥那边的情况的。一旦有任何异常到时候再说吧!”

其实他也不希望将楚流玥卷进来。

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对楚流玥动手。

水柳儿点点头。

简风迟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按照你以往的性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这次是怎么了?”

水柳儿瞪了他一眼。

“我想动手你说,我不想动手你也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儿?我就是懒得动她,不行吗?”

简风迟举手投降。

水柳儿烦躁不已,抱着琵琶,一首宛转悠扬的曲子弹得满是杀气。

另一边,楚流玥走出春风楼,便准备回自己的宅子。

周围人来人往,时不时有人认出她来,目光各异。

楚流玥置若罔闻,神色如常。

然而此时她的心底,却是掀起了波澜。

刚才看到的场景,不断在脑海之中浮现。

每一位御用天医的牌子都是特制的,绝没有仿冒的可能。

那一块一定是真的!

可——御用天医有数位,那究竟是谁的?

简风迟不会不认识那东西,但却没有归还,显然是刻意要留着的。

他虽然在天医之上天赋惊人,但因为生性最怕拘束,所以从未动过要做御用天医的心思。

更重要的是,简风迟的袖口上分明沾了东西。

因为只是匆匆一眼,所以她并不能百分百确定。

可如果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他要用那东西做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