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松没想到楚流玥要和他说的,居然是这件事。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那木盒,摇了摇头:

“既然你已经买下,就是你的东西了,不必还我。”

楚流玥执着的往前送了送:

“您也说这是我的了,那我现在怎么处置,都是我的自由,不是吗?“

尉迟松一怔。

“阁主,您帮了我和小舟,这个就当做是我们的回礼吧!如果您不愿意收下,那我们真的无法在这里心安理得的住下去,只怕是要另找住处了。“

楚流玥轻叹一声:

“您这院子的价钱,肯定是高于这印章的。说起来还是我们赚了呢!何况...那天我看您实在是不舍这东西,它对您一定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吧?既然如此,您就收下吧!“

尉迟松迟疑许久,终于将那木盒接了过去。

楚流玥说的不错。

这印章并不是他最值钱的物件,但却是他极为珍视的。

如今辗转一圈,能回到他的手中...

“流玥,多谢你。”

尉迟松看向楚流玥,语气郑重。

楚流玥眸色微动,扬唇一笑。

“我现在也是冲虚阁的人了,您还用得着和我说”谢“字吗?以后,还要多多仰仗您老人家呢!”

尉迟松将木盒收起,知道楚流玥这是故意调侃,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你啊...既然这件事已经解决了,你们什么时候去冲虚阁?“

楚流玥眨了眨眼:

“只怕是还需要点时间,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

尉迟松奇道:

“什么事情?”

楚流玥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自然是...关于钱的问题。”

......

春风楼。

二楼包厢。

简风迟照例斜躺在榻上,一条长腿曲起,一手枕着头,骨扇有以下没一下的轻轻摇着。

屏风之外,水柳儿正在弹琵琶。

简风迟懒洋洋的闭着眼睛,听着曲儿,那叫一个潇洒快活。

水柳儿今天脾气特别好,难得完整的弹奏完了一曲子。

最后一个音落下,当真余音袅袅,绕梁三日。

水柳儿这才起身,抱着琵琶走到了屏风后,屈膝行礼。

“简公子,一曲终了。“

简风迟睁开一直眼睛,嘴角噙笑,扔过来一枚乾坤戒。

“本公子说话算话。拿去!“

水柳儿抬手将乾坤戒接住,原力一探,满意的笑了。

“看来简公子这次真的是赚大了,出手竟是如此阔绰。“

简风迟笑道:

“十万白晶币,买你一曲。小柳儿,你这可是整个西陵独一份啊!”

水柳儿黛眉挑起。

“自然是因为本姑娘弹得值这个价。”

简风迟也不与她争,只是笑。

水柳儿在旁边坐了下来。

“言归正传,上次的事情刚说了个开头,就被打断了。今天有时间,你该和我好好说说了。”

简风迟伸了个懒腰。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刚刚赢了钱,本公子算账累得很,就不能让本公子好好休息休息吗?”

水柳儿笑的春风拂面。

“从昨天到现在,你不是一直在休息吗?难道还不够?”

简风迟立刻有眼色的坐了起来。

“咳咳,本公子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小柳儿别在意!”

水柳儿却不接话,娇俏动人的面容上,带着十分温柔的笑。

简风迟咳嗽一声。

“之前你让我查的那件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

水柳儿神色微凝。

“你猜的不错,那人的确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宫一趟。名义上是天医,帮圣上看诊,但实际上,行踪诡秘。他的来历背景十分神秘,我私下去查了许久,他的身份...确实是假的。“

“果然...”水流月喃喃,“我就说觉得那个人不对!你可曾查到他的真实身份了?”

简风迟苦笑一声:

“我的小柳儿啊,你可太看得起本公子了,你以为御用天医是这么好查的吗?我又不能天天进宫,能查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好不好?何况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活慕青和的事儿,就更没时间了。“

水柳儿红唇一撇。

“西陵城中人人都道你们二人是死对头,谁能想到,你竟然暗地里帮他做事儿?不是我说,简风迟,以前你好歹也算是和他平起平坐,如今却是成了他手下一个跑腿儿的。你可真有出息!”

简风迟脸色黑了一瞬。

“你明知——”

“我什么也不知道。”

水柳儿神色淡了一些。

“你想和他来往,我从来不会阻拦,你自有你的道理。但是...你自己分清楚是非就行了。“

“小柳儿,其实——”

“不听!“

简风迟闭上了嘴,心道这小柳儿看似温柔似水,实际上凶悍的很,而且油盐不进,又臭又硬。

和她说这些,完全就是浪费口水。

他索性换了个话题。

“其实我这次出去,也不是全无收获。你猜我遇到谁了?”

水柳儿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一副爱说不说的样子。

简风迟坐直了身子,凑到了她跟前,比了一个数字。

十三。

水柳儿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满眼震惊。

房间之内安静了一瞬。

好一会儿,水柳儿才低声道:

“...真的?”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简风迟眯了眯眼:

“其实我并未亲眼看到,只是觉得那气息很像...不过,八成是不会错的。据我猜测,有点像是...“

他又比了个数字。

七。

他在这方面一向敏锐的很。

水柳儿沉默了好一会儿。

“看来那传闻是真的...他们都去了外面?“

“这是当然。否则你以为他们怎么能躲了这么久。”

为了将那十三个人抓回来,江羽丞可谓是下了血本。

要是不选择破釜沉舟,哪儿能应付的了这铺天盖地的追捕?

水柳儿站起身,神色凝重,紧紧抱着怀中的琵琶,来回踱步。

简风迟知道,这是她紧张的时候才会有的反应。

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对这事儿还是非常在意。

“可是,他们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

水柳儿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快回头!

紧锁的大门外,传来一阵轻盈而松快的脚步声。

一道清朗的女子声音,带着笑意传来:

“简公子,你可在里面?”

简风迟一怔。

楚流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