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一声,让江羽丞非常不舒服。

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俯身温声道: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其实我对她也很是不喜,但没想到她成了万峥会的第一。就算是为了她原脉,你也得暂时先忍耐下来。“

上官婉却是没有以往那么好哄。

天令神域的事情对她刺激非常大,以至于她现在有些失控。

她猛地站起身,质问道:

“哦?你敢说,看到她的那张脸,真的什么都没有想?如果不是心虚,你为何之前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天知道今天她第一眼看见楚流玥在笑的时候,心中是何等惊悚!

但凡江羽丞之前提醒了她,她也不至于那般失态!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婉儿,你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我之前没有告诉你,只不过是觉得这件事情根本不值一提罢了。你最近太累了,才会心思不宁。等你的原脉恢复了,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江羽丞太清楚上官婉的弱点在哪儿,所以总是能将她劝服。

果然,一说到这个,上官婉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

江羽丞又哄了一会儿,才算是彻底安抚好了上官婉。

最后,江羽丞亲自将上官婉送回宫中,看着她躺下休息,才终于离开。

江羽丞走了一会儿,蝉衣便走了进来。

“三公主,江大公子已经走了。”

上官婉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哪儿有半分睡意?

她坐起身,思虑片刻,吩咐道:

“蝉衣,你去查一查那个楚流玥,到底是什么来历。若有任何不对,立刻回来禀报。还有,让人盯着江家。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蝉衣恭敬的应了,便退了下去。

大殿之内又只剩下了上官婉一人。

她点上檀香,想要小憩片刻。

但是一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就会浮现出楚流玥的脸。

而那张脸,又总是会让她想起更多糟心的事儿。

如此几次之后,她烦躁不已,将屋中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

直到没有东西可摔了,她才停了下来。

“来人!“

她终于开口,喊了一声。

外面的宫人即刻走了进来。

“将这些都收拾干净!”

上官婉命令道。

宫人们都低垂着头,脸上没有半分惊诧,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有条不紊的收拾好之后,又有一批一模一样的东西重新摆了上来,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上官婉这才罢休。

......

另一边,楚流玥一行人离开了辛荔园。

尉迟松本想直接带着两人回冲虚阁,但被楚流玥婉拒。

听说楚流玥是打算在西陵买一座宅子,尉迟松有些惊讶。

那天第一次见到楚流玥的时候,慕府的人跟随在侧,俨然将楚流玥当做上上宾。

她在慕府住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要搬出去?

楚流玥看到他的神色,便知他是误会了,便解释道:

“阁主,我是慕副将选中的人,但是是简风迟带我来的。除此之外,我和他们没有其他关系。“

尉迟松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

“原来如此。”

最近西陵的那些传闻,传的有模有样的,连带着他都有些信了。

“一直住在慕府总不合适。我和小舟已经搬出来了。”

说是搬,其实两人也没太多东西。

尉迟松忽然问道:“那你们有中意的选择了吗?”

楚流玥摇头。

万峥会刚刚结束,他们都没时间去忙这些。

所以她才打算,等下先和小舟去找好住处,再去冲虚阁的。

尉迟松神色微动:

“若是你们不嫌弃,我倒是有一处空闲的宅子,可以给你们住。“

......

一行人走过三条街,便来到了一处宅院门前。

楚流玥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大门,一时间怔住。

这不是...尉迟松在西陵城中的一处别院吗?

他以前闲暇的时候,便喜欢来这里小住一段时间。

楚流玥也来过不少次。

“这院子虽然偏僻了些,但胜在清静,若你们不嫌弃,便住在这里吧!”

尉迟松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大门。

里面竟是一个人都没有,许多东西也都收拾了起来。

想到之前在百草楼见到尉迟松卖印章的场景,楚流玥眉心微蹙。

难道他打算将这地方也卖掉?

看到楚流玥的神色,尉迟松还以为楚流玥是不喜欢:

“其实这院子已经许久没有住过人了,如果你们没有看中的话...”

“不不,这院子很好,我和小舟都喜欢清静,这地方正合适。”楚流玥连忙开了口,冲着尉迟松灿烂一笑,“如果没有您帮忙,我和小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钟意的宅子呢!”

尉迟松也很高兴: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楚流玥道:

”阁主,我和小舟不能白住您的宅子。我——“

尉迟松立刻摇头:

”流玥,你和晚舟已经是我冲虚阁的弟子,实在不必如此客气。何况...今天你们能选择冲虚阁,我...实在是很高兴。比起这些来,一个宅子,根本算不上什么。“

尉迟松这话是真心的。

如果今天没有楚流玥和羌晚舟,冲虚阁基本上是不会有人选的,最后只会沦为笑柄。

他们这是帮冲虚阁,也帮他挽回了最后的一丝颜面。

楚流玥欲言又止。

尉迟松现在显然很缺钱,不然也不会连这些东西都开始着手准备卖掉了。

可他绝对不会收自己的钱。

楚流玥思虑片刻,道:

“阁主,我有件事情,想和您谈谈。不知您是否方便?“

尉迟松心中有些奇怪,但还是点点头:

“当然。”

羌晚舟和叶冉冉知道二人有事相商,便都留在了原地,而楚流玥与尉迟松则是到了另一个小院。

“流玥,你想谈什么事儿?”尉迟松目光慈和的看着楚流玥。

楚流玥深吸口气,从乾坤戒之中取出了一个木盒,递了过去。

尉迟松神色一滞。

“这是——”

这分明是那天他在百草楼卖掉的东西!

怎么会在楚流玥的手中?

楚流玥轻声道:

“阁主,这是那天您离开之后,我买下的。现在——物归原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