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便证明龙渊剑已经认主!

上官婉心乱如麻,死死盯着楚流玥:

“现在这几人都指控你夺去了龙渊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楚流玥神色坦然:

“我没有做。再问一千遍,我也只有这一句话:我没有做。”

她这样子底气十足,实在是不像在撒谎。

上官婉心中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一方面,杨沁儿等人既然敢闹到她面前来,肯定是有证据的,而他们刚才所言,也都对的上。

另一方面,龙渊剑是太祖所留,按理说,只有拥有天令皇室血脉的人能够有机会重新唤醒,怎么也轮不到楚流玥。

杨沁儿简直要被气笑了。

“楚流玥,事到如今,铁证如山,你还不肯认啊?你到底要狡辩到什么时候?”

楚流玥淡道:

“没做过的事情,我为何要认?”

杨沁儿正要反驳,楚流玥便继续道:

“所谓的铁证如山,其实也不过是你们几个人的证词罢了,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不是吗?”

“仔细说起来,仇鼎也只是看到了龙渊剑觉醒。至于所谓的有人夺取了龙渊剑...只有你和宁娇娇两人看见了,是吗?哦,不,还有羌晚舟。“

羌晚舟忽然道:

“她们说的场景,我并未看到。”

杨沁儿怒声道:

“你说你没看到?那你为何与我们二人先后交手?”

她身上的伤,可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

羌晚舟指向宁娇娇:

“你,用卑鄙手段将人淘汰,却把罪名推到流玥身上。”

宁娇娇神色猛然僵住。

羌晚舟又指向杨沁儿:

“你,连同紫霄剑派的两个师兄,想要抢夺流玥的宝贝,被拒绝后恼羞成怒,对她下手。”

杨沁儿眼皮狠狠一跳。

“分明是你们有错在先,难道还不许人反击么?至于你们的伤...实力太低罢了。“

羌晚舟容色冷冷,每一个字都说的理直气壮。

杨沁儿先是心虚,随后又立刻道:

“你和楚流玥关系亲密,当然会向着她说话!而你说的这些,也不过是一家之言罢了,根本不足为信!”

不管怎样,当时的事情都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楚流玥根本没有办法抵赖!

江羽丞盯着楚流玥,眉头拧紧。

“楚流玥,除了羌晚舟的话,你可还有别的辩解?“

楚流玥没有说话。

宁娇娇冷嗤:”她当然无话可说!因为这事情,的确是她做的!“

上官婉往前走了一步,身上威压极重,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流玥:

“楚流玥,若是你不能自证清白,那么今天...你便留在这辛荔园吧!”

楚流玥眼帘微抬。

上官婉脸上看似没什么波动,但眼底的情绪,却是被她看的清清楚楚。

或许上官婉还能骗过其他人,但却无法再骗过她。

震惊,愤怒,嫉恨...

上官婉看见她如今的这张脸,只怕是都要糟心死了,当然不会对她有什么好感。

实际上,楚流玥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上官婉对她的深深地敌意。

她毫不怀疑,一旦有机会,上官婉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她灭杀!

现在,如果她无法洗清自己,等待她的,绝对是一场酷刑。

楚流玥唇角微微一动。

“我当然能。“

房间安静了一瞬。

杨沁儿眯了眯眼,不以为然:”困兽犹斗!“

”第一,我有魔兽。“

楚流玥抬起手,一道红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那是一只毛茸茸的...血貂?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

楚流玥如此天赋和实力,按理说对魔兽的要求肯定也很高,怎么居然...只是契约了一只三品魔兽?还是最没有战斗力的那一种!?

杨沁儿和宁娇娇的脸色齐齐一变。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找一只血貂当魔兽?”杨沁儿脱口而出。

楚流玥瞥了她一眼。

团子立刻就不高兴了,冲着她凶凶的龇牙比划。

这是看不起谁呢!?

它也是很厉害的好不好!

怎么听这意思,还觉得它配不上自家主人?!

她们主仆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这么个玩意儿来评头论足了!?

“这血貂是我还在曜辰国的时候就有的。慕副将也曾见过,可以证明。“

楚流玥直接搬出了慕青和来,顿时堵住了杨沁儿的嘴。

她敢说楚流玥撒谎,却不敢质疑慕青和!

“修炼者拥有一只魔兽的时候,是无法契约其他的魔兽的。这一点,相信诸位也都清楚,我便不多说了。不过,倒是要多谢杨小姐看的起我,竟是认为我能够有那个运道契约神兽。在这,就先借你吉言了。他日我若真的契约神兽,必定不会忘了你。“

杨沁儿被噎的无话可说。

上官婉和江羽丞对视一眼,也都看到了几分怀疑之色。

楚流玥说的不无道理。

即便是在天令皇朝,神兽踪迹也是极难追寻。

哪怕是曾经的上官玥,不也只是契约了一只九彩天雉,没能契约神兽吗?

说楚流玥的魔兽是三目神鹰...着实有些荒唐。

楚流玥安抚的捏了捏团子的耳朵。

团子纵身一跃,跳到了她的肩膀上,却依然气咻咻的鼓起了腮帮子。

因为这个小身板,每次都被人看不起,也真是够了!

要不是为了配合楚流玥,它这会儿就已经窜过去直接把杨沁儿的脸挠花了!

它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充满杀气的瞪着杨沁儿。

杨沁儿莫名觉得背后一寒。

“第二,天令神域乃是当年太祖坐化之地,我听说,在万峥会之前,天令神域从未开放给外人过。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非天令皇室中人开启。龙渊剑是神器,即便是要觉醒,要择新主,肯定也是由剑魂来决定。“

“你们觉得,龙渊剑会选择我这样一个,出身平凡,和天令皇室毫无关系的人为新主?你们这是将三公主,还有众多天令皇室之人置于何地?”

楚流玥慢悠悠的说着,却字字诛心!

杨沁儿和宁娇娇猛然意识到了不对,连忙看向上官婉,果然瞧见她的脸色阴沉了许多!

实际上,这也是上官婉的一块心病。

她一直想要进入天令神域,可是以前根本没有机会。

后来上官玥死了,她以为终于可以轮到她了,可是她的原脉彻底损毁,再也无法进入天令神域!

楚流玥轻拂眉心。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龙渊剑,还好好的存在于天令神域之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