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此时自然不知道自家男人的心思。

在无数次的幻想之中,她一直以为,当自己再次见到这二人,必定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才能消解心头之恨。

然而此时,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她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恨意如旧,愤怒如旧,被背叛的痛楚蚀骨铭心,她永不可能忘却。

但是,她的心好像有了一层铠甲,将她小心的、好好的保护起来。

那是容修给她的铠甲。

藏在她心底最深处的那股戾气,竟似乎已经逐渐淡去。

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这世上总有一个人,会温柔而包容的信任她,爱着她。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竟是觉得重生以来,从未有如此刻一般轻松。

这一刻,她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了一个想法。

——待她解决了这些恩怨,她一定要去亲口告诉容修,她想念他,而且...爱他。

羌晚舟就站在楚流玥的身旁。

他敏锐的觉察到楚流玥的情绪似乎在来回变化,最后归于平静。

而且...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似乎都不一样了。

他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同,可他确信是有的。

而且,还是好的变化。

之前他一直觉得楚流玥心中好像一直压着什么事儿,即便是在笑的时候,也总有一丝阴霾。

但现在...却不同了。

......

上官婉和江羽丞分别在最后的两张椅子落座。

虽然还未正式大婚,但二人婚约已定,而且最近正在商量大婚日期,流程已经开始筹备,所以在众人看来,根本没什么区别。

毕竟江羽丞如今还帮忙管理朝政,二人的关系如此亲近密切,已经盛过一个大婚的仪式。

坐着的八位正要行礼,被上官婉拦下。

这八人身份尊贵,她如今虽然大权在握,但面对这几人的时候,还是十分客气谨慎。

紫霄剑派的掌门宋栾笑道:

“松老,想不到如今你们门下的弟子,倒是个个都硬气的很呢。看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教导有方啊!”

此言一出,众人越发安静,面面相觑。

看来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被这几位大佬看见了。

圆脸女子登时紧张了起来。

要是因为她的缘故,让阁主在这里也受人挤兑...

尉迟松的脸容似乎比上次见的时候还憔悴一些,但听了宋栾这话,眸色却没什么波动。

“我冲虚阁的弟子,自然都是好的。”

旁边的九星盟盟主章华冷笑道:

“松老,冲虚阁是没人了吗,竟是派出这么一个小丫头来,连自家场面都撑不起,还要别人帮忙...就这个样子,还要强行占着位置,您不觉得有些不合适吗?”

尉迟松淡淡瞥了他一眼。

“那也总比某些不知尊卑以下犯上的人强!”

章华一噎。

他们九星盟的地位的确不如冲虚阁,尽管现在冲虚阁已经快要不行了,可四大宗派的名号还没有被拿下,到底还有点底气。

他怒极反笑,转了转手中的戒指:

“松老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原是我九星盟的弟子冲撞了。不过...不知松老可是听过一句话?德不配位,必有殃灾啊!“

现场的空气像是冻结了一般。

当面说这话,岂不是相当于指着尉迟松的鼻子在骂?

这已经不是试探,而是赤裸裸的挑衅了!

“要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帮忙...难道冲虚阁已经堕落到了这般地步吗?”

章华说着,满脸讥笑。

楚流玥微微挑眉。

以前章华对尉迟松可谓是讨好至极,殷勤备至。

曾经为了求一颗丹药,他亲自上冲虚阁,只因尉迟松还在闭关调养,没让人去通报,硬是在外面等了足足半个月。

最后还是尉迟松自己出门之后,看到了章华,这才知道他来了。

而也正因如此,从那之后,尉迟松一直待章华很好,几乎是当做自家的晚辈。

九星盟和冲虚阁的关系,也十分和善亲近。

没想到...冲虚阁一朝遭殃,元气大伤,最先耐不住的,就是九星盟。

尉迟松八方不动: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没人愿意帮你们九星盟,和老夫又有什么关系?”

虽然今时不同往日,但只要他还是冲虚阁的阁主,就绝不会让人欺负到他们弟子的头上来!

“你——”

章华气急。

尉迟松却已经看向了这边的楚流玥。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远,而且楚流玥站在人群中比较靠后的位置,所以并不好找。

但尉迟松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一眼之下,尉迟松微微愣住。

这...这个女子的面容,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

楚流玥迎上尉迟松的眼神,轻轻颔首。

尉迟松脑海之中顿时闪过一道光——

是了!他之前在百草楼见过这个女子一面!

当时他大部分心思都放在那印章之上,所以对周围的一切并未太放在心上。

但是因为那个女子出手阔绰,财大气粗,所以他也多注意了两眼。

没想到今日再见,她竟是主动出手帮忙。

如今冲虚阁的地位岌岌可危,西陵城中之人,唯恐避之不及,哪个都不愿意和他们扯上关系。

这个楚流玥...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些情况。

但她还是愿意出面...的确是让人有些想不通。

上官婉和江羽丞之前并未和这几人在一起,所以并未看到双方争执的场景。

不过来之前,下面的人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和他们通报过。

所以,上官婉此时看似神色平静,但心中已经满是好奇。

她一边在人群中搜寻着,一边淡笑着开口:

“多谢几位前辈今日能抽时间前来,本宫实在是受宠若惊。诸位的时间和精力都十分宝贵,废话本宫也就不多说了,不如直接开始吧?“

这话也算是给了一个台阶,几人都点头表示同意。

上官婉冲着站在身边的蝉衣点了点头。

蝉衣往前走了几步,肩背挺直,双手在小腹交叠。

虽然穿着宫女的衣服,但却威严十足。

众人瞧着她通身的气势,又安静了许多。

她环视一圈,扬声道:

“万峥会前十名请走上前来。”

人群中陆续有人走出,站在了中间,依次排开。

上官婉坐直了身子:

“拿了第一的楚流玥是哪位?“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