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惊。

紫霄剑派地位颇高,本以为来的会是长老,怎么竟是掌门?

一片躁动中,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正是紫霄剑派掌门宋栾!

紧接着,在他之后,其他各大门派的一把手也纷纷出现在众人眼中!

龙牙山山主简书夜!

凌云宗掌教程立峰!

冲虚阁阁主尉迟松!

四大门派的顶尖人物,竟然都汇聚在此!

随后,排在四大宗派之后的几个门派的掌权者,也全都出现!

庭院之中早已经安静了下来。

众人私下悄悄对视,显然都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是这么大的阵仗!

一时间,不少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些可都是传闻中的顶级强者!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个人实力,毋庸置疑,都是西陵,甚至是整个天令皇朝最厉害的存在!

平常能见到其中一个都非常难得,没想到这次居然一同出现了!

庭院中早已经备好了椅子,左右两边各四把,最前面有两把。

八个人相继落座,和楚流玥等人中间隔了一段距离。

楚流玥的眼神落在了那空着的两把椅子。

能坐在那个位置的...

“三公主到!驸马到!”

一道有些尖利的嗓音响起!

楚流玥的心猛地跳了一下,立刻抬眸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精致华丽宫装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

她梳着飞云鬓,头上钗着一只凤凰金步摇,当她款款走来,那步摇便轻轻摇晃。

她的脸上带着浅淡而雍容的笑,这浑身的梳妆更是显得她贵气十足。

楚流玥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手指微微颤抖。

上官婉!

一年多过去,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好像曾经生的一切,都不曾留下任何痕迹。

不,她还是变了。

楚流玥的目光从上官婉的身上一寸寸的扫过。

曾经的上官婉,因为生母身份卑贱,在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所以脸上总是带着殷切讨好的笑。

柔弱如一朵无依无靠风中摇曳的菟丝花。

任谁看到她那水光盈盈,充满欺骗性的眼眸,都会心生怜惜。

哪怕是做错了事情,也总是很难让人狠心责罚。

楚流玥心中轻嗤。

这之中,甚至包括曾经的她。

那时候,她生来就是天经原脉,自小就拥有旁人渴望的一切。

一开始还不觉得,后来上官婉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她面前露出羡慕之色,她便渐渐也认为上官婉很是可怜,时常帮她就不说了,很多时候也会格外心软。

就是这份多余而无用的同情怜悯,让她将自己的性命断送!

再看如今的上官婉,眉宇高傲,神采飞扬,眼波流转之间,都带着上位者的高高在上和杀伐狠厉。

哪儿还有曾经的半分模样?

这一年多掌权的日子,应该过得很是舒畅痛快,才会让她成为了现在的样子吧?

而她身后半步,跟着一个年轻男人。

江羽丞!

他身穿水青色锦衣,腰间一条白玉带,勾勒出高大的身影。

他的身上再无多余的配饰,但一眼看去,便带着通身的贵气。

任谁看了,也会猜到此人身份不凡。

今天他没有带面具,露出了本来的容貌。

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能够被称为西陵第一美男,的确是有几分资本的。

和简风迟那等风流人物不同,江羽丞有着一双多情的眼。

当他凝目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就成了含情脉脉的神色,如此更是让人误会他多几分难得的温柔。

正是这双眼睛,骗过了她,也将她推入死路!

如今再看,那一层浅薄的浮光下,是何等的凉薄狠毒?

当初她真是被迷了心窍,才会被这二人联手欺压到那般地步!

楚流玥的拳头握的死紧,指节泛白。

她闭上眼睛,深吸口气。

一张清隽妖孽的容颜,忽然浮现在脑海。

楚流玥心中微动:是容修。

不知怎的,楚流玥心底那翻涌的愤怒和怨恨,竟是逐渐平息了下来。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轻柔的安抚着她。

楚流玥睁开眼睛,心头划过一抹眷念。

她这才现,自己竟是如此思念容修。

如果...他现在在这里就好了。

楚流玥默默地想到,又抬眸看了江羽丞一眼。

如今再看这张脸,已经寡淡平凡了许多。

鼻子不够挺,眼睛不够深邃,唇形不够好看。

身上的气质,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楚流玥第一次见到容修的时候,就知道他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谪仙般的人物。

但此时有了对比,这种感觉就变得更加强烈。

什么叫云泥之别,她现在真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想到这,楚流玥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

别的不说,起码有一样她是赢了上官婉的。

——她有容修!

......

万里之遥的某处。

天空碧蓝,水波荡漾,一座巨大的岛屿悬浮在半空。

浓郁的原力凝结成白色的雾气,四下飘散开来。

一道高大挺拔的白色身影,正踏波而行。

忽然,他停了下来,手轻轻放在了心脏上。

“殿下,您怎么了?”燕青在身后问道。

容修垂眸,睫毛微微颤动,旋即薄唇微挑。

“小没良心的,总算想起我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