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语气诚恳,神色认真,而且眼底一片坚定之色。

慕青和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是认真的。

他手指敲了敲桌子:

“你在西陵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甚至连认识的人都极少。住在慕府不是挺方便的吗?而且,有慕府撑腰,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楚流玥连忙道:“慕副将,我只是觉得我一个外人,还带着小舟,住在这里,是在给您添麻烦——”

“慕府虽然不是世家大族,但养活你们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到这,慕青和意味深长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楚流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这是对她花掉的那九万白晶币耿耿于怀啊......

“...慕副将的好意,流玥心领了。但...我欠慕副将的已经够多了,实在是不想继续打扰...“

楚流玥这话虽然说得婉转,但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她这是不会改变主意了。

慕青和眼帘微垂,陷入沉思。

楚流玥也安静了下来,等他的答复。

整个大厅之中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过了一会儿,慕青和起身。

“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本副将自然不会拦你。但从你离开慕府的一刻,之前的一切便利都会收回。“

他走了两步,又顿住。

“我会留给你一万白晶币,以供你这段时间应急。“

楚流玥很是惊讶,没想到她都要走了,慕青和还愿意如此帮忙。

她连忙道:

“多谢慕副将好意。但这钱我不能收。”

慕青和怀疑的看了她一眼。

就她之前那花钱的度,这一万白晶币根本就不够支撑她几天的,她居然还不要?是打算和西北风吗?

楚流玥看出了他的意思,眉眼弯弯:

“您放心,简公子押注我得第一,赢了不少钱,已经答应分我一部分。所以,我还能撑挺长一段时间的。“

慕青和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冷沉,但转瞬即逝。

他什么也没说,抬脚离开。

楚流玥看着他的背影,微微蹙眉。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慕青和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慕青和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儿会在意她住在哪儿这种小事儿?

她看向段子羽:

“今天天色已晚,我和小舟暂时在这里借住最后一晚。明天就走。”

段子羽还能说什么?

副将摆明了是不想让她去外面另寻住处的,不然也不会说那些话。

可楚流玥也不知是真的听不懂,还是假装听不懂,拒绝的如此干脆。

“您请便。”

段子羽说完,便也退下了。

楚流玥带着羌晚舟回到了小院。

”这几天比赛辛苦了,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还得去辛荔园呢。“楚流玥交待了一句,便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在她即将进门的时候,站在身后的羌晚舟忽然道:

“他肯定得罪过你。”

楚流玥诧异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小舟,你说什么?”

羌晚舟定定的看着她。

“不然他不会对你如此愧疚。”

楚流玥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凝固。

片刻,她唇角微挑,似是在笑,然而眼中却是一片冷凝微涩,转瞬即逝。

“你看错了。那不是对我,而且,也不是愧疚。“

说完,她便转身进了屋。

羌晚舟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他对人的情绪感知一向非常敏锐。

可她为什么这么说?

还是...真的只是他想错了?

沉思许久,羌晚舟心中也没想出结果,便干脆搁置,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楚流玥起来收拾好之后,本想去和慕青和道别,但段子羽说他已经离府,她便带着羌晚舟直接离开了。

万峥会虽然已经结束,但西陵城中依然是十分热闹。

二人走在街上,还被不少人认了出来。

没办法,这两人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太过特殊,站在人群中一眼便能认出。

不过,这些人看归看,却没有人敢主动上前。

二人所过之处,众人皆是识趣的让开。

当他们离辛荔园越来越近的时候,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少。

走到街口,楚流玥便立刻看到这里已经有黑骑军在戒备。

这次的阵仗,明显比之前要厉害的多。

可见今天要来的人,身份不低。

楚流玥心思转动,带着羌晚舟走上前去。

守在辛荔园门口的人竟是直接换成了两位皇室长老。

楚流玥心中的预想又肯定了几分。

她不动声色的上前。

两位长老认出了楚流玥和羌晚舟,但依然是认真的检查之后,才放他们进去。

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走上前来:

“二位请随小的来。”

楚流玥和羌晚舟点头跟上。

楚流玥问道:

“不知我们这是要去何处?”

小厮道:

“千景园。”

楚流玥一愣,脚步慢了半拍。

羌晚舟看了她一眼。

但楚流玥很快就恢复如常。

居然是千景园......

“紫金菩提叶就在那个方向!”

三目神鹰的声音忽然传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