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惊鸿似乎误会了什么。

  “宇文公子——”

  楚流玥刚开口打算解释,便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声音。

  “楚小姐。”

  楚流玥回头一看,原来是段子羽。

  比赛的这几天,段子羽一直等候在这,寸步未离。

  结果出来之后,他当场震惊了许久,这才来的比较晚。

  “属下来接您回去。”

  宇文惊鸿傻了眼。

  ”段子羽?你怎么在这?“

  段子羽是慕青和的心腹,他们见过不少次,自然是认识的。

  他来接楚流玥回去?

  回哪儿?

  段子羽平静说道:

  “自然是等楚小姐。“

  说着,他又看向楚流玥。

  “副将现在就在府中,若是知道您拿了第一,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楚流玥心道慕青和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高兴或者不高兴。

  他情绪一向内敛,极少会在无关的人和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就算他在意,也应该是因为这个结果牵涉到更深层的问题。

  虽然现在她还没有彻底查清,但慕青和显然是知道一部分内情的。

  但这些话她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淡笑道:

  “还好没有让副将失望。”

  楚流玥随后向简风迟二人告辞。

  刚刚转身,还没来得及走,宇文惊鸿就喊道:

  “等等!”

  楚流玥回眸:

  “宇文公子还有什么事儿吗?”

  宇文惊鸿看着她一脸淡定自若的模样,直觉有什么搞错了。

  “你、你要跟着段子羽回慕府?你、你不和风迟——啊!“

  宇文惊鸿痛呼一声,愤愤的看向简风迟。

  他是在帮他说话啊!他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简风迟实在是懒得看他那一脸蠢样,不由得有些后悔带着他一起来了。

  “这没什么事儿,你们先走吧!”

  简风迟说着,自己也转身打算离开。

  宇文惊鸿连忙跟了上去:

  “你怎么回事儿?楚流玥怎么跟着段子羽走了?他可是慕青和的人啊!这不是公然抢你的人吗?“

  简风迟懒懒道:

  “第一,她不是我的人。第二,她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和本公子没什么关系。”

  宇文惊鸿痛心疾首:

  “慕青和与你一向不对付,如今都这么欺压你了,你居然毫不在意?”

  简风迟定定的看了他一眼。

  “干、干什么?”宇文惊鸿有些忐忑。

  简风迟长叹一声,抬脚向前走去。

  他到底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会和宇文惊鸿这家伙是朋友?

  宇文惊鸿犹豫的看了看各自离开的二人,最后还是跟上了简风迟。

  “哎!你刚刚那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啊!”

  ......

  其实楚流玥和简风迟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殊不知这一幕被众人看在眼中,却是顿生误会。

  简风迟和慕青和这是又闹起来了?

  还是因为一个女子!?

  这下西陵可算是热闹了!

  ......

  此时的楚流玥丝毫不知之后会生出怎样的谣传。

  她带着羌晚舟,跟着段子羽回慕府,心中却在默默盘算着另一件事。

  ——她不能再在慕府住下去了。

  在慕府有在慕府的好处,最起码非常安全。

  这西陵城中,几乎没有人会胆子大到去闯慕府。

  但是住在慕府的同时,她很不方便。

  要是寻常的修炼和炼药之类的也就罢了。

  但之后要做的事情太多,要是继续留在慕府,顾虑太多。

  她必须要另外找一个地方。

  好在如今她富余了很多,所以挑选的余地还是挺大的。

  ......

  天令皇宫。

  清风殿。

  这是天令皇朝当今圣上上官宥的住处。

  自从一年多前他重病陷入昏迷,便一直养在这里。

  清风殿四周看守极其严密。

  如今,只有掌权的三公主桑上官婉,能够自由进出此地。

  至于其他,即便是皇室中人,想要进入这里,都要进过严格的审核。

  也就是说,必须要得到上官婉的手谕。

  此时夜色将至,一道高大的身影从清风殿走出。

  刚刚点上的灯火辉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是一张儒雅英俊的脸。

  正是江羽丞。

  此时已经是初冬,或许是夜间风寒的缘故,他的脸色看起来也有些冷。

  在殿外等候的孙琪连忙迎了上去。

  “大公子。”

  江羽丞看到他神色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

  “怎么了?”

  孙琪停顿片刻,轻声道:

  “大公子,万峥会的比赛结束了。”

  江羽丞眉心微蹙:

  “这么突然?”

  他本来以为还得两三天。

  今天他来探望圣上,在里面待了挺长一段时间,没想到一出来就发生了这事儿。

  孙琪解释道:

  “是。最后几个人几乎是接连出来的,很快就决出了胜负。“

  江羽丞问道:

  “结果如何?”

  孙琪欲言又止。

  江羽丞眉头皱的更紧。

  孙琪弯腰,声音更轻:

  “楚流玥拿了第一。”

  江羽丞愣怔了一下,下意识开口:

  “怎么可能?“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这话没什么意义。

  孙琪不可能撒谎。

  那么...楚流玥真的打败了所有的竞争者,成为了第一!?

  “...她的原脉分明是...“

  江羽丞低声喃喃,但很快就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可是他心中的疑虑,却是更重。

  不应该啊!

  楚流玥天赋是不错,但只是地经原脉中级,在那剩下的一群人里面是最差的。

  其他人都有可能是第一,唯独她是最不可能的!

  可偏偏——

  “三公主知道这消息了吗?”他问道。

  孙琪道:

  “应当是知道了的。下午的时候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他在这里等了江羽丞许久,没道理三公主那边还不知道。

  江羽丞一想,也是。

  上官婉对这件事情非常在意,虽然她自己没有出宫,但私下早就派了人去。

  璇玑广场上发生的事情,她应该都是知道的。

  江羽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向前走去。

  孙琪无声的跟在后面。

  二人很快离开了清风殿。

  但没走出多远,便有一个宫女迎面走来。

  看到那个宫女,江羽丞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这宫女直接走到了江羽丞的身前,屈膝行礼:

  “驸马爷,三公主有请。”

  虽然是“请”,但显然是无法回绝的。

  江羽丞道:

  “前面带路。“

  “是。驸马爷请——”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