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心脏似乎也跟着皱缩了一下。

  那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肩宽腰窄,身穿一袭鸦青色长袍,如同一把尚未出鞘的剑,深沉内敛。

  然而,当看清他的容颜的时候,楚流玥猛然睁大了眼睛!

  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脸颊棱角分明,一双黑玉石一般的眼睛,更是深邃无比!

  端的是丰神俊朗!

  但让楚流玥震惊的不是他出色的容貌,而是——

  这是太祖的脸!

  天令皇朝的皇室宗祠之中,就挂着太祖的画像!

  这个男人的脸,和太祖的肖像一模一样!

  不,或者应该说...是那肖像和这个男人完全一致!

  楚流玥脑子之中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几乎震得她耳膜都痛了起来!

  这是...太祖?

  这是——太祖!

  那男人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手中的天方圣鼎,眼中划过一抹惊诧之色。

  “看不出来,你这小丫头身上倒还真的带着难得一见的宝贝...”

  说着,他抬眸看了楚流玥一眼,就看到这小丫头正呆呆地看着自己,像是傻了一样。

  他忽然有些忍俊不禁。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不过是好奇,拿来看一看罢了,又不是要抢你的东西。”

  说着,他抬手一送,天方圣鼎便飞到了楚流玥的身前。

  “既然你已经破了我布下的玄阵,并且将这东西收走,那这就算是你的了,我不会再讨回。“

  楚流玥顿时感觉到身上的威压消散而去。

  她僵硬着伸出手,将天方圣鼎拿回,但眼睛却还是盯着那男人,神色怔怔。

  太祖...她居然见到了太祖!

  哪怕是上辈子,她一直计划着进入天令神域,也从未想过,居然可以见到太祖!

  她心中像是被炽热的暖流填满,鼻尖微酸。

  那男人本以为将东西还了,那丫头应该就不会再这么看着自己了。

  没想到,她不但还看着,而且还红了眼睛!

  看着那双红彤彤的像是兔子眼睛一样的眸子,他立刻感觉有些头疼起来。

  “哎,你这丫头,你哭什么啊?“

  他上官靖一生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看见有人哭。

  而且这人还是一个小姑娘。

  这——他不就是开个玩笑,这丫头怎么搞得好像他欺负了她一样的?

  他只是象征性的施展了一下威压,根本不会伤到这丫头,何况她体内有着天道的力量,就更不用担心了啊!

  “你、你别哭了!我不是说了这东西已经是你的了吗?“上官靖有些手忙脚乱,“要不然...这里的这些珍宝你也都带走,总行了吧?”

  这世上总不会有人不喜欢钱的吧?

  楚流玥这才清醒过来,唇瓣微微颤动。

  “多谢...多谢前辈。“

  “太祖”两个字差点就要脱口而出!

  尽管她极力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但带着些许颤音的声音,却暴露出她此时依旧波澜起伏的情绪。

  上官靖看这丫头总算是开了口,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心中却生出了一丝淡淡的疑惑:这丫头对自己的反应,好像有点过了啊...

  大概是因为他出现的太突然了?

  想到这,他摆摆手,随意笑道:

  “你不用害怕。我只是寄存在龙渊剑之中的一道残存的意识罢了。“

  楚流玥轻轻颔首,心中却有些失望。

  原来这并非是太祖的魂魄...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怎么进来的?”上官靖看她已经恢复如常,便开口询问,“这天令神域,以前只有天令皇朝皇室的人进来。”

  眼前这丫头分明没有天令皇朝的血脉。

  而且他知道外面来了不少,全都是这样的。

  楚流玥深吸口气,认真说道:

  “晚辈楚流玥,来自天幕界之外曜辰国。这次会进来天令神域,是因为万峥会...”

  之后,她就简略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上官靖听到最后,眉头紧紧皱起。

  他没想到过了千年之久,天令皇室的人竟然会这般胡来。

  这倒不是因为他不想让天令皇室之外的人进来,而是...这个所谓的万峥会,分明是另有目的。

  绝大多数人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支撑太久,反而可能会因为这极端危险的环境受伤。

  先前的那些不都是这样?

  “你刚才说,是现在掌权的三公主上官婉和她的驸马提议怎么做的?”上官靖问道。

  “是。”

  “你可知道上官婉有什么异常?”

  “这...”

  楚流玥犹豫了片刻。

  她当然知道上官婉到底有什么问题——她的原脉早在一年多前就被摧毁了!

  如果是普通的损伤,天令皇朝有的是天医能治好。

  但上官婉的原脉,是被她的天经原脉烧毁的!

  想要恢复,根本难如登天!

  但她最近在西陵的这几天,暗中打听之后,却惊讶的发现,上官婉原脉损毁的消息,并未传开。

  仔细一想也是。

  如果被人知道她原脉已经损毁,而且无法修复,她绝对无法在现在的位置上坐稳。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段,但她的确是成功的隐瞒过了所有人。

  对了,除了江羽丞。

  “我是说,她是不是在修炼上有问题。”

  上官靖又问的更仔细了一点。

  楚流玥心中一定,点了点头:

  “晚辈只是听说,她好像原脉是有些问题......”

  “难怪——”

  上官靖一脸果然如此的神色。

  楚流玥更加疑惑。

  看太祖这样子,竟似乎知道上官婉为何举办这万峥会?

  “前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轻声问道。

  上官靖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许多,双手负于身后,摇头一叹。

  “罢了,罢了。这些事情你不知也好。总之,天令皇室出了这等心思不正的子孙,是天令之耻。“

  楚流玥本想再问,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上官靖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进到这大殿之中的?”

  楚流玥看了旁边的三目神鹰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

  “不瞒前辈,我这次来,其实就是奔着这骨骸来的。我...我契约的神兽,只有魂魄。我想帮它恢复肉身,这才闯了进来。”

  “我不是说这个。”

  上官靖的神色有些古怪。

  “你或许不知,这大殿的大门,只有拥有天令皇室血脉的人,才能打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