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缓慢流逝。

大殿之内,一片死寂。

楚流玥精神高度集中,依旧死死盯着那巨大的玄阵。

在两道力量对峙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悄无声息的记忆玄阵上那一道天道气息的运转轨迹。

但九级玄阵对现在的她而言威压太强,所以这个过程对她而言消耗极大。

不仅仅是精神的损耗,原力也在快速流逝。

所以楚流玥只能一边看,一边不断的补充原力。

所幸水珠之内已经储存了数不清的原力,所以此时完全可以源源不断的涌出,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

一开始这个过程比较痛苦,但次数多了之后,楚流玥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而她浑身的血肉骨骼,在这一遍遍的原力冲刷之中,也在快速的变强!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周身的气息在不断增强!

三目神鹰看着楚流玥,眼底划过一抹晦涩的光。

这种修炼方式对修行者的要求非常高,一般人根本无法忍受。

但楚流玥不但忍下了,而且好像还越来越轻松!

她的潜力,比先前展现出的还要更强!

它目光一转,看向半空之上静静悬浮的天方圣鼎。

现在,它终于有点明白,为何天方圣鼎选她了......

楚流玥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这玄阵之上,完全忘记了时间。

而她脑海之中,一个大致的玄阵轮廓,也逐渐勾勒出来!

......

那边楚流玥已经浑然忘我,但是在天坑外等候的众人,却依旧在艰难的熬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龙渊剑召唤的天道越来越多,气息和威压也越发强大!

他们已经从一开始的位置,往后撤离了足足数十里。

并且又有两人被陆续淘汰。

原本的十个人,到现在只剩下一半。

但龙渊剑迟迟没有选择新主的意思。

第五轮,第六轮都没有人被选中,现在只剩下最后两次机会。

几人面上不显,但其实心里都暗暗地着急起来。

“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也不知到底过去了多久......”

杨沁儿喃喃。

其他几人都没说话。

羌晚舟闻言,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动。

他闭上眼睛,审查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

片刻,他睁开眼睛,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讶。

他先前吃下的那一颗丹药,药效似乎已经完全挥发了出来...

不知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和外界不同,还是因为已经到了时间。

他看了一眼天坑。

从这里,只能看到那巨大的龙渊剑,以及疯狂燃烧的金色火焰。

楚流玥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他思考了一会儿,取出了一个玉瓶,将第二颗丹药服下。

......

璇玑广场。

两天时间过去,黑色玉石板上的名字,只剩下了九个人。

众人猜测,按照这个进度,再有几天时间,比赛应该就能彻底结束。

但意外的是,第三天,居然没有人被淘汰。

等待的人群逐渐变得焦躁起来。

各种说法甚嚣尘上。

“这都已经三天了,剩下的九个人怎么全都没出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那可是天令神域,能出什么意外!没看到之前被淘汰的那些,全都是活着被送出来的吗?咱们就别瞎操心了,全当看热闹不成了!?”

“说的也是。说到底,谁赢谁输,西陵城中的那些宗派才是最在意的吧?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不过话说回来,先前都说那天令神域里面或许藏着许多稀世罕见的宝贝,但之前那些...全都是半死不活的被赶出来的,八成和宝贝没什么关联!你们说,会不会天令神域根本只是一处险地,根本没什么珍宝?”

“那可是太祖坐化的地方!传闻曾经留下了一道天道,怎么可能没有?再说,机缘哪儿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说不定到头来,全给了一个人也不一定呢!”

“那还有九个人,也不知谁会有这等运道.....倒是那个楚流玥,居然现在还在,真是出乎预料......“

......

春风楼,二楼包间。

一个白衣女子正抱着一把琵琶弹奏。

她身形窈窕,弱柳扶风,脸上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眸,却也依稀可以看出是难得的美人。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弹得一手上好的琵琶。

屏风之后,斜斜躺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忽然,白衣女子的手停了下来。

房间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片刻,屏风后的男人才慵懒开口:

“小柳儿,怎的忽然不弹了?”

白衣女子起身,屈膝行礼:

“简公子今日心不在此,柳儿弹得再多,也入不得公子的耳。不如罢了。”

她的声音很是温柔悦耳,但听在简风迟的耳中,却是仿佛蕴含着杀意一般。

他咳嗽一声:

“小柳儿真是误会了,本公子岂——”

“简风迟!本姑娘可不会对牛弹琴!“

白衣女子忽然粗暴的打断了简风迟的话。

这真是要人命了!

简风迟立刻识趣儿的说道:

“那小柳儿便先去歇着吧,别累着了。”

白衣女子却是抱着琵琶绕过屏风,走了过来,冷笑道:

“简风迟,本姑娘给你弹了这么久了,拜托你做的事儿,可是有眉目了?”

西陵城赫赫有名的小霸王简风迟,向来嚣张放肆,然而面对这白衣女子的时候,却似乎不自觉的矮了一头。

他皱着一张丰神俊朗的脸:

“有了有了!要什么都没查到,本公子也不敢踏进这春风楼的门啊!”

白衣女子眼睛一亮:

“这还差不多。那你先说说——“

话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风迟!风迟!”

一道熟悉的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

房间中的二人俱是一愣。

简风迟道:“是宇文惊鸿。”

白衣女子咬牙道:

“本姑娘知道!来的可真是时候!“

说完,她便快速的退回到了屏风之后。

大门立刻被人打开。

宇文惊鸿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风迟!你可知——“

看到房间之中的白衣女子,他顿时结巴了起来。

“...柳儿姑娘,没想到你也在这...”

水柳儿冲着屏风盈盈一拜:

“那柳儿就先告退了。”

后退几步,走到宇文惊鸿身边,也顺带行了一礼。

宇文惊鸿红着耳朵道:

“柳儿姑娘慢走。”

“你小子来这干什么?”简风迟从屏风后走出,双手抱臂,不耐烦的看着他。

宇文惊鸿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一脸兴奋:

“你还不知道?你带来的那个楚流玥,现在已经撑到了万峥会的前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