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圆形的镂银透明结界,看起来的确是琉璃界没错。

但为何能拦下这可怕的剑气!?

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琉璃界的,可那东西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防御力啊!

毕竟他们这二人联手,才算是勉强抗下了那一道剑气!

三人面面相觑,除了杨沁儿还稍微好一点,其他二人都狼狈不堪。

胡须男受了伤,嘴角还带着血迹,瘦高男子更不必说——他的剑都彻底损毁了!

身为紫霄剑派的弟子,他们最擅长的就是用剑,如今剑没了,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这...这怎么办...

瘦高男子收回视线,怔怔的看向自己的右手。

这上好的一把剑,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残缺的剑柄,看起来十分凄惨卑微。

一道剑气,就将他们逼到了这般地步。

若是再继续往前走...

怪不得会有这些人骨...杨沁儿面露忧色,看样子,都是被那剑气所伤的。

几人都沉默了下来。

之前的雄心壮志,此时已经烟消云散。

事实永远是最残酷的。

这剑气肯定不会只出现一道。这是龙渊剑的底盘,这剑气——就是它的警告!

胡须男抬头看向龙渊剑,先前的兴奋和期待之色统统不见,只剩下了满脸的焦虑和不安,以及深深的恐惧。

咱们越是往里,就越是危险!甚至可能——丧命!

这话不用说,每个人都明白。

轰!

爆裂声响传来,却是楚流玥身前的那一道剑气,已经溃散!

那楚流玥为何安然无事!?

杨沁儿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疑惑问道。

我以前也用过琉璃界,但好像...她那个不太一样。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

其实他们也看出来了。

普通的琉璃界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她那个显然是有古怪的!

杨沁儿取出纱布,小心的帮瘦高男子的手包扎起来,眼眶红红的。

师兄都是为了我才受了伤的...要是我也能像楚流玥一样厉害就好了。

这话瞬间提醒了两个男人。

她哪里厉害?分明是她那琉璃界厉害!胡须男有些不屑,还有一些怨愤,怪不得刚才说什么她都不肯和我们一,原来是为着这个!

不是说那个楚流玥出身一般吗?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原器?瘦高男子紧急盯着楚流玥,见她将琉璃界收了起来,神色微动,她是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吗?

杨沁儿思索片刻:

好像是...好像是说,和龙牙山的那位简大公子有关。

简风迟?

两个男人提起这个名字,竟都是带着几分轻鄙和嫉妒。

简风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仗着出身好罢了!但咱们紫霄剑派,可是不怕他龙牙山!

瘦高男子说着,冲着胡须男使了个眼色。

咱们既然来了,怎么能这么回去?

胡须男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得想个办法才是——

......

楚流玥将东西收起,刚刚走了两步,便觉察到旁边传来一阵波动。

她豁然扭头,正看到那三人正朝着自己而来。

和刚开始比起来,此时的他们看上去狼狈了许多。

可见刚才吃了亏。

楚小姐,我们找你有事相商。

杨沁儿柔柔开口,神色有些忐忑,像是说话大声点就会吓到她一般。

楚流玥没说话,抬了抬下巴。

杨沁儿双手搅在一起,紧张的问道:

我们...我们看你刚才拦下了那剑气,所以...所以想要问问你,不知是否能帮帮我们?

楚流玥心中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来意,但还是开口问到:

帮你们什么?

杨沁儿顿了顿:

就是...就是你能不能带我们一起?你放心,我们不会白白让你帮忙的。只要你能带着我们躲过这些剑气,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找到任何宝贝,你先挑,出去之后,我们也会重谢!你看...这样如何?

旁边的瘦高男子补了一句:

我紫霄剑派的人,向来说话算话!

楚流玥差点没笑出声来。

好大的脸!

她问了那一句,就是故意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有多厚脸皮,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说得出口!

分明是求人,可这姿态高的像是在施舍一样的!

她笑容依旧,但笑意却没爬上眼角:

我想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并不方便与你们同行。所以——还是算了。

几人一脸懵。

他们都没想到,已经主动给出了这样的条件,楚流玥居然还不肯帮忙!

何况他们还搬出了紫霄剑派!

这根本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胡须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楚小姐,你确定?刚才我们主动提出帮你,你现在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楚流玥反问:

但我刚才没求着你们帮我啊?而且,我也没有接受你们的’帮助‘。这样...也不算欠你们的吧?

胡须男忽然冷笑。

简风迟带的人,果然和他一样自私自利!若是你当真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楚流玥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如同凝结了一层冰霜,眼底泛着淡淡冷意,却冰寒彻骨。

认真的?

------题外话------

昨天失眠鸟...大姨妈折腾死了啊啊啊啊啊。

我去吃个早饭回来继续更么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