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吓了一跳。

江羽丞从未这样冲她发过火!

她心中也恼怒了起来:

“你说谁胡说八道!?江羽丞,你知不知道现在在和谁说话!?”

江羽丞这才惊醒,转过身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逐渐平复了心情。

“婉儿,我不是有意要说你。你也知道最近事情太多,稍有不慎就...咱们好不容易等到几天,若是因为一点小事儿就前功尽弃,岂不是太亏了?”

他再次走到上官婉的身前,打算将人抱入怀中。

“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

上官婉一把将他的手拍开,冷冷笑道:

“江羽丞,你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太假了吗?”

刚才他脸上的厌恶神色,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你不就是觉得我现在原脉废了,所以看不上我吗?我告诉你,天令皇朝可有的是人想要取代你的位置!你不要太过分了!“

上官婉现在大权在握,自然是不怕江羽丞的。

江羽丞眸色变了变,心中又是嘲讽又是鄙夷。

上官婉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她能够在原脉损毁的情况下支撑这么久,靠的是什么!

要不是为了...

江羽丞温声说道:

“婉儿,你真的想太多了。我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啊!我喜欢你这么多年,对你的心思如何,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上官婉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刚才是太着急了,才会口不择言。你也知道我有多厌恶那个女人,你这么猛地一提,我当然......你别忘心里去。“

这话终于说到了上官婉的心里。

她轻哼一声:”那就好。我也讨厌她。”

江羽丞揽住她的腰。

“以后咱们都不提了,嗯?等陛下醒来,咱们就大婚。“

上官婉这才将这件事情揭过。

”以后不准对我这么凶了。“

江羽丞笑着说道:“当然。”

眼中,却划过一抹寒冷至极的光。

......

慕府。

听完羌晚舟的话,楚流玥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那、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如果从很小的时候就有,那他应该活不到这么大才对。

羌晚舟道:

“以前我体内是有一颗火种的,但一年前,那颗火种忽然陨灭了。我就离开了南疆,来到西陵。”

楚流玥猜测道:“你体内的火种,也是那人给你的?”

“嗯。”

”那你们应该认识很久了吧?“

”嗯。“

楚流玥沉默了一会儿。

火种忽然陨灭,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修行者自己损毁,一种是凝练这火种的天医身亡。

如果是前一种可能的话,羌晚舟体内应该有被火种灼伤的痕迹。

但是,她刚才检查过,没有。

也就是说...其实他要找的人,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笃笃。“

敲门声忽然传来。

“楚小姐,您要的东西百草楼已经送来了。“是段子羽的声音。

楚流玥站起身,走过去开门。

段子羽正指挥着府中的人将那些东西都送进来,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楚流玥看了一眼他的神色,发现他在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上前亲自清点了一番。

“不错,就是这些。”

等那些人离开之后,她一手抱臂,开始将其中的一部分挑选出来,放入自己的乾坤袋。

刚一动作,段子羽就走了过来,双手呈上了一个东西。

“楚小姐,副将担心您买这些东西不方便带,特地为您准备了一枚乾坤戒。您用这个,能省去不少麻烦。”

楚流玥扭头看去,果然在他的掌心,静静躺着一枚银色的乾坤戒。

“慕副将当真这么说?”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段子羽。

段子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是。“

其实原话是:让她买!有本事让她将这乾坤戒装满!

楚流玥唇角勾了勾。

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慕青和欠她的,又何止这十万白晶币?

她毫无愧疚的将那乾坤戒拿了起来,注入了一丝原力。

乾坤戒上闪过一道光芒,这便是认主了。

楚流玥查探了一番,这才发觉里面的空间,竟是极大。

乾坤戒比乾坤袋的炼制手法更难,空间也更大,所以价格昂贵。

单单是这一个乾坤戒,只怕都要好几千白晶币了。

不过和她之前花的那些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

既然慕青和不在意,那她就更不会在意了。

“慕副将现在忙吗?我想亲自去道谢。”楚流玥满脸真诚。

段子羽咳嗽一声:

“副将说您明天还要参加万峥会,今天好好休息才是。其他的事情现在都还不急。“

楚流玥摸了摸鼻子。

慕青和现在可能不太想看见她吧......

“既然如此,就先麻烦段校尉帮我转达谢意了。”

段子羽连忙应了。

楚流玥将那些药材都装入了乾坤戒,这才转身回了屋。

羌晚舟还坐在那等着她。

楚流玥取出了一方药鼎,将要用到的药材都拿了出来,整齐的排列在一旁。

她的手放在药鼎的入口,一团赤色火焰,顷刻在药鼎内燃烧起来1

她取出青灵蛇果,扔了进去。

一道清冽的香气,瞬间弥漫开来!

火舌在青灵蛇果周身跳跃,果皮逐渐变成了红色。

而里面的果肉,也在逐渐变得透明,到最后竟如同一块红色的果皮,包裹着一团透明的液体一般。

到了某一刻,果皮碎裂,里面的果汁流淌出来。

楚流玥同时加入了银霜花。

那透明的果汁滴在银霜花上,立刻让那蓝色花瓣上的冰霜融化。

随后,那蓝色的花瓣,竟是迅速变换成了一小簇蓝色的火焰!

一股热气,从中散发开来!

站在外面的段子羽也嗅到了这淡淡的药香,不由微微惊诧。

他知道楚流玥是天医,但一直以为水准应该不怎么样。

一方面,很少有人在拥有地经原脉的修行天赋的同时,还能是出色的天医。

另一方面,她的出身的确平凡,要知道,培养一个出色的天医,可是需要消耗极大的人力物力的。

楚流玥买那些珍贵药材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有些不以为然。

毕竟越是罕见的天材地宝,越难凝练出好的药效。

可现在看来,楚流玥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