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晚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自己的手一眼。

“不太记得,一直都有。“

他的语气很是淡漠平常,仿佛只是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楚流玥心微微抽了一下。

在南疆那种环境中,想要存活下来,天知道会吃多少苦头。

但他却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楚流玥将手指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注入一丝原力。

刚刚探入,她便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寒邪之气迅猛冲来!

她眸光一冷,立刻增加了力量!

但那寒邪之气诡异且强横,楚流玥的原力在其中几乎是寸步难行。

片刻,她从天方圣鼎之中召唤出一道透明火焰,融合在原力之中灌注进去。

效果立竿见影!

那些寒邪之气像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迅速后退!

甚至透明业火经过的地方,被寒邪之气冻结的血肉和原脉也似乎有了松动的迹象!

楚流玥心中一喜。

想不到这天方圣鼎之中的火焰,对付起这东西来如此轻松。

羌晚舟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

楚流玥收回原力,仔细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舒服?“

羌晚舟点头。

“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楚流玥有些惊讶。

她方才分明已经用原力将透明火焰包裹起来,按理说不会有太大的灼烧感,怎么羌晚舟反应这么大?

“你体内的寒邪之气积攒太多,若是不尽快解决,可能你整个人都要冻成冰块了。你之前找我要火种,不也是为了这个?“

羌晚舟缩了缩手,柔软的金发垂下,遮住了眼睛。

“我现在刚刚突破三品天医,暂时没有办法帮你凝练火种。但是起码能帮你把身体调理一下。对了,你体内这寒邪之气怎么来的?有多久了?看着样子...十年应该是有的吧?”

羌晚舟抿了抿唇。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这样的。“

楚流玥眼皮猛地一跳:

“你说什么?”

......

江府。

江羽丞从后门回到了府中,一路悄然无声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来到书房。

书房外负责看守的下人见到他回来,皆是恭敬的行了礼。

江羽丞一边推门而入,一边问道:

“今天父亲没来吧?”

”回大公子的话,太傅大人今日并未来此。倒是夫人来了一趟,听说您在休息,就又走了。“

江羽丞点了点头,走到了自己桌案之后的椅子上坐下。

“你们继续看着就是。本公子一个人静静。“

“是。”

下人将门小心的关上。

江羽丞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下,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然而脑海之中,却是再次浮现了那少女的笑脸。

江羽丞心烦气躁,猛地站起身来。

椅子在地板上发出急促刺耳的声响。

江羽丞拧着眉头,来回踱步。

他甚至觉得自己像是中了魔一样!

“羽丞,你这是怎么了?”

一道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江羽丞猛地一惊,转过身去。

一个身穿华丽宫装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

她五官妍丽,妆容精致,看起来如同画中的人一般。

唯独那双眼睛,时不时的闪过一道森冷寒芒,像是毒蛇一般令人心中不安。

江羽丞压下心中的烦躁,面色恢复了一贯的温柔:

“婉儿,你怎么在这?”

上官婉走上前来,往他怀里靠去。

“人家想你了啊。你都已经好几天没有进宫了。我自己一个人好无聊啊。“

本是温香软玉,但江羽丞不知怎的,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揽住上官婉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我不是之前就告诉你了吗?这几日要忙着准备万峥会的事情,所以会比较忙,没办法时常进宫去看你。等过了这段时间,一定好好陪你,嗯?“

上官婉抬起头看他:

“对了,你今天不是去看预选赛了吗?怎么样?”

江羽丞道:

“有几个不错的苗子。好好培养,必成大器。等之后你就能见了。”

上官婉露出喜色,抱紧了江羽丞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胸膛蹭了蹭,撒娇道:

“我就知道羽丞待我最好了!”

江羽丞淡淡的“嗯”了一声。

上官婉这才发觉他有些不对劲。

“羽丞,你怎么了?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

他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

江羽丞笑了笑,在她的眉心吻了吻:

“没什么,只是今天有点累。“

上官婉只当他是这段时间为万峥会的事情操劳,也就没有多问。

只是她来了,却换来江羽丞这样平淡的反应,难免令她心中不悦。

她松开了江羽丞,后退两步,脸色有些冷。

”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江羽丞哪儿看不出她这是在发脾气?

“好了好了,婉儿别生气。不如和我说说,最近宫里的情况如何?陛下前段时间不是已经能用药了吗?现在怎么样,有要清醒的迹象吗?“

上官婉撇撇嘴。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去看。”

江羽丞一愣:

“你没有去看?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要时刻注意陛下的情况吗?你——”

“江羽丞,你这是在命令我吗?!父皇一直有人看着,我不过是这两天不想去了而已,你至于这样吗!今天我好不容易出来见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上官婉也急了。

江羽丞狠狠的搓了一把脸,强压着心中的火气,耐心劝道:

“婉儿,不是我非要你如何。而是最近是特殊时期,你也知道的,为了让陛下清醒,咱们已经用了无数办法!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点迹象,务必得看好!万一出了什么差池——”

“能出什么差池?”上官婉冷笑一声,“现在整个宫中都是我们的人,父皇清醒以后,只会知道他该知道的。你到底在担心什么?难不成,还怕那贱人活过来找我们报仇吗!?“

江羽丞脸色剧变。

上官婉总是这样,有事儿没事儿就要闹一闹,不然就浑身不痛快!

尤其是她原脉损毁之后,她无法修炼,性情大变,整天只想着自己!一点大局观都没有!

要是平常,他有的是耐心去哄一哄。

但今天他真的没什么心情,何况,刚才她最后那句话,竟是令他心头猛地一跳。

他怒声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

------题外话------

这一章上传了整整二十分钟,最后从电脑传手机,这个后台也是醉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