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青和既然都开口了,她当然不能辜负他的一片心意。

  上辈子她帮了慕青和那么多,这辈子来讨回一点也是应该的。

  羌晚舟听完,了然的点了点头。

  他对钱没什么概念,而且极少和其他人打交道。

  刚才段子羽说的那话,应该就是楚流玥可以随便买的意思。

  那她买这些,当然也没有什么问题。

  “哦对了,你也去那边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尽管买了就是。”

  楚流玥笑眯眯的冲着羌晚舟说道。

  羌晚舟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但现在既然已经是楚流玥的随从,当然要听从她的命令。

  他应了一声,目光从水晶柜之中扫过。

  不过却始终没有离开楚流玥三步之外。

  楚流玥抬了抬下巴:

  “那边你也能自己去逛逛的。”

  羌晚舟却摇头。

  楚流玥心道这孩子真是死脑筋,但嘴角却扬了扬。

  “那还是我帮你挑吧。”

  羌晚舟又沉默的点点头。

  他这样乖乖听话的时候,总显得格外的软萌乖巧。

  楚流玥忍着揉他头发的冲动,继续向前走去。

  段子羽拖着僵硬的身体跟在后面。

  “真的不能再多了吗?这可是质地最佳的赤炎心玉,当年老夫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挖出来的...“

  尉迟松的声音忽然传来。

  楚流玥抬眸,看到尉迟松正和一个小厮说着话。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盒,神色带着几分迫切和窘迫。

  原来他不是来买药材,而是来卖药材的。

  小厮面露难色。

  “尉迟阁主,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已经是我们能给出的最高价了。”

  尉迟松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长叹一声,将那玉盒往前推了推。

  “罢了,就这样吧。”

  玉盒的盖子是打开的,楚流玥恰好看到了那里面放着的东西。

  那是一块极其精致的玉雕印章,从外到内逐渐从透明变成赤色。

  外面清透水润,中心热烈浓郁,没有一丝杂质。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那枚印章,是尉迟松以前最喜欢的!

  以前她想要把玩,都要好说歹说一番,可见他对这印章的珍视。

  但现在,他居然要把这印章卖掉!?

  小厮小心翼翼的将玉盒合上。

  尉迟松满眼不舍,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小厮递上一张卡。

  “这里面是一万白晶币,请您收好。”

  尉迟松将那张卡接了过来,无意识的摩挲了几下,终于狠心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楚流玥看的清楚,他的脸上满是落寞。

  尉迟松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楚流玥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那深深的孤寂。

  她刚想开口,又想到自己的身份,将喉间的话都咽了下去。

  等尉迟松离开之后,她才貌似无意的问道:

  “原来百草楼也收药材的吗?”

  伺候在旁的小厮笑道:

  “这是自然,而且价格是咱们西陵最公道的。“

  那一块赤炎心玉雕刻的印章,能开到一万白晶币,的确没什么可说的。

  但楚流玥好奇的是,尉迟松为何要这么做?

  看他的样子,分明极其不舍。

  冲虚阁在西陵地位不低,尉迟松身为阁主,又是天医,从来都是不缺钱的,怎么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她笑了笑,露出几分好奇之色。

  “刚才那位老者...能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身份应当不一般吧?”

  小厮不疑有他,只当是楚流玥随口一问,便低声道:

  “那位就是冲虚阁的尉迟阁主。“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既然是一阁之主,怎么会亲自来...”

  剩下的话她没说出口,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小厮叹了口气:

  “唉,您不知道。冲虚阁以前也算是这西陵城中的顶级宗派,但是现在...”

  他摇摇头,一脸可惜。

  楚流玥问道:“现在怎么了?”

  小厮看压低了声音:

  “这冲虚阁的事儿,咱们都是听说,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一年前冲虚阁被人洗劫一空,而且伤亡惨重。就连尉迟阁主都受了伤,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加上半年前尉迟阁主的独子外出遇到意外身亡,对尉迟阁主的打击更大,所以......”

  楚流玥心头震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将冲虚阁打击至此!?而且,尉迟朗哥哥...居然也死了!?

  难怪尉迟松看起来憔悴了那么多!

  “时至今日...冲虚阁已经成了二流末的宗派。尉迟阁主苦苦支撑,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冲虚阁在西陵的名声一向不错,门下弟子大多都是修行天医,之前一直和百草楼关系不错。

  见他们凋零至此,百草楼的人也是感慨万分。

  楚流玥眉头微拧。

  冲虚阁底蕴强大,就算是遭此横祸,也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地位下降的如此之快。

  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极有可能是被人刻意打压!

  毕竟当年她和尉迟松的关系极好,江羽丞上官婉他们蓄意报复,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真是因为她牵连了冲虚阁......

  楚流玥心情复杂,好一会儿没说话。

  “楚小姐,楚小姐?您没事儿吧?”

  小厮见状,喊了她两声。

  楚流玥回过神来。

  她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微微笑道: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那印章看起来不错。”

  一直没说话的段子羽眼角狠狠跳了跳。

  果然,楚流玥随后就朝着刚才收下了那印章的小厮而去,在水晶柜前站定。

  那黑色玉盒还没来得及收起。

  楚流玥道:

  “这东西给我看看。”

  两个伺候的小厮都是极其欢喜,连忙恭敬的呈递了上来。

  楚流玥看了一会儿:

  “就要这个。”

  “楚小姐既然如此爽快,那这件宝贝,就原价卖给您。“

  能在这做小厮的人,也都是人精。

  这位楚小姐是慕府的贵客,出手又阔绰,好好拉拢比什么都强。

  谁不知道慕府上下全是男人,如今忽然出现了一个女子,还是堪称绝色的年轻女子,指不定是那位铁血的慕副将动了什么心思。

  按照这趋势,只怕是成为慕府的女主子都有可能!

  楚流玥自然不知这些人心中想法,能原价买下自然是好的。

  她将那一枚印章拿起,摩挲片刻,心头像是有什么在涌动。

  “那位阁主之前还在这里卖过什么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