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这是有着多大的底气,才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为着一块地藏珊瑚,值得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因为现在双方争夺的已经不只是一块地藏珊瑚那么简单了。

更多的——是面子!

事情已经闹大,谁这个时候退缩,不是认输了吗?

江羽织和夏侯廷安,代表的可是各自背后的家族!

无论是江家,还是夏侯家,都是地位赫赫的顶级世家。

若是今日在百草楼输给了这不知名的小人物,岂不是太过丢人?

夏侯廷安脸上的表情终于挂不住了,冲着段子羽冷声道:

“你们这是故意和我夏侯家作对么?“

楚流玥轻声一笑,说道:

“夏侯二公子这话从何说起?之前是我先看上了这地藏珊瑚,你们加了价钱竞拍,怎么现在我们加钱,就成了故意和你们作对?”

夏侯廷安一时无法反驳,难堪不已。

就算他还能继续加钱,回头一定会被追责。

何况对方这样子,摆明了是要斗争到底,若是放任下去,只会越闹越大!

“廷安,你怎么不说话?”

江羽织皱着一双精致描绘的柳眉:

“你可一定要帮我买下来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他们欺负吗?“

夏侯廷安心中越发烦躁。

现在被欺负的到底是谁?

她不过站在边上随便说上两句,什么都不用做,丢人现眼可都是他的份儿!

就算真的买下来了,她回去顶多被说一句任性,他呢?

夏侯家可不止他一个公子!

这件事儿很有可能被人拿去做文章!

“廷安,廷安?”

江羽织有些不耐烦的喊了两声。

夏侯廷安深吸口气,才将心中的火气压下。

他整了整衣衫,咳嗽一声,看向段子羽:

“你是黑骑军的人?看这样子,似乎是校尉?据我所知,黑骑军校尉的俸禄,似乎并没有高到能让你如此挥金如土的地步吧?怕不是你这钱,来路不正?”

哪里都有不干净的人,黑骑军亦是如此。

这个校尉如此狂妄,口气居然比他这正经的世家公子都要大,没有鬼才怪!

段子羽肩背挺直,站如标枪。

“我乃黑骑军第三军校尉段子羽,参军十一年,杀敌一千五百八十九!可以性命担保,从未做过亏心之事,拿过亏心之钱!”

他的声音冷硬铁血,字字句句如同惊雷砸在地上!

“夏侯二公子刚才所言,不只是对我的侮辱,更是对千千万万护卫皇朝的黑骑军将士的侮辱!请你收回那些话!“

众人一凛,而后肃然起敬。

这样的军功战绩,即便是再升一级,也是绰绰有余!

为天令皇朝守卫疆土的将士,抛头颅洒热血,不顾生死战于沙场,到头来居然被一个纨绔子弟如此羞辱!

实在是为人不齿!

夏侯廷安也被段子羽这气势吓了一跳。

他毕竟是西陵城中娇生惯养长大的,和段子羽这种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将士自然不在同一个级别。

此时段子羽厉声开口,他登时有些心虚。

周围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目光之中也蕴含指责。

“我、我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若是你的钱来路正当,怎么会不敢说?”

夏侯廷安硬着头皮反驳道。

段子羽冷笑一声。

“夏侯二公子,我慕府的钱财是怎么来的,难道还要跟你一一汇报吗?”

慕府?

哪个慕府?

夏侯廷安愣怔了一瞬,随即才反应过来。

西陵城中,唯有一个慕府!

黑骑军副将慕青和的官邸!

“你、你是慕青——慕副将的人?”夏侯廷安的声音都有些抖。

展厅内变得格外安静。

段子羽一字一句道:

“若是夏侯二公子不相信,大可随本校尉一同前去。”

夏侯廷安立刻道:

“不用了!”

慕青和的府中,的确都是黑骑军!

他就说这张脸怎么看着有些熟悉!

之前慕青和的确带着他露过面!

但段子羽毕竟只是一个随从,夏侯廷安根本就没有注意过。

所以这么久了,都没有认出来!

他看向旁边站着的楚流玥和羌晚舟,不安的问道:

“那你——“

“楚小姐是我慕府的贵客。”

段子羽率先开口。

夏侯廷安噎的半晌说不出话。

他这是、他这是得罪了慕青和!

江羽织听到慕府也是吃了一惊,心中惴惴。

慕青和可是不好惹...

这个女子居然和慕青和有关?

早知道就不和她们抢了!

“夏侯二公子,请问你们还要继续加价吗?”

段子羽问道。

夏侯廷安胸口憋闷不已。

别说他现在已经没钱了,就算是有钱,他也不可能和慕青和对着来啊!

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不、不用了。既然楚小姐是慕府的贵客,那这地藏珊瑚,我们让给楚小姐就是,就当是给慕副将的一点心意——”

“夏侯二公子何必如此客气?”

楚流玥忽然开口,笑眯眯的看着夏侯廷安与江羽织。

“既然你们想要,咱们公平竞争就是。我不过出身平凡的小女子一个,慕副将慷慨大方,我却是受之有愧。吃穿住行都麻烦慕副将,我已经很不好意思,更不好狐假虎威,要二位‘让’我了。所以,你们真的不用‘让’!”

一番话说得夏侯廷安难堪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这个女子怎的还抓着不放!?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道:

“不用了!这地藏珊瑚说到底,不过是个小玩意儿罢了!楚小姐想要,尽管拿去就是!我们怎能夺人所爱?”

江羽织急急道:“廷安——”

“我们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夏侯廷安语速很快,说完了之后转身就走。

江羽织看着快速离开的夏侯廷安满肚子火。

他不帮自己买东西也就算了,居然还撇下自己一个人走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楚流玥,愤愤道:

“都是你的错!”

楚流玥不气不怒,反而笑了起来,一脸诚挚的说道:

“江四小姐,你应该谢谢我啊!”

江羽织一脸懵:”谢你什么!?”

楚流玥“啧”了一声,无不惋惜的说道:

“我虽然出身不如二位,但却知道一个道理:不愿给女子花钱的男人,靠不住!夏侯二公子家世顶尖,怎么连这么点钱都不愿给你花呢?本来我还说,若是他再加价,我便顺着台阶下,将东西让给你们的。可惜——”

江羽织羞愤恼恨,神色变换,最终转身匆匆离开。

楚流玥收回视线,手指轻轻在水晶柜上敲了敲。

“这个柜子,还有那个柜子,以及墙边那个。里面的东西,我全都要了。”

展厅之中,一片死寂!

羌晚舟忍不住问道:

“你不是说,用那人的钱受之有愧吗?“

楚流玥轻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是啊,反正已经满心愧疚,就让这愧疚来的更猛烈些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