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浅笑道:

“江家是世家大族,江四小姐地位尊贵,想必是知道先到先得的道理的,应该做不出强抢别人东西的事情来,您说是吧?“

这笑眯眯的一句话,狠狠噎了江羽织一下。

“你!”

这女子好利的嘴!

正当她满脸怒意,打算上前亲自教训对方一番的时候,旁边的夏侯廷安温柔开口道:

“羽织,这位小姐说的有道理。“

江羽织愤愤的看向他:

“难道连你也要为她说话!?”

该不会是他看上了这女子的容貌了吧!?

夏侯廷安瞧见她的神色,便知道她误会了,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你想到哪儿去了?你贵为江家四小姐,的确是不该这么做。不然回头让太傅大人知道了,又要说你。”

听他提到父亲,江羽织这才收敛了一些。

江栗左身为太傅,对自己和江家人要求极其严苛,江羽织很是怕他。

“可我就是想要那一块地藏珊瑚啊!”江羽织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别担心,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给你找来的。“

夏侯廷安安抚了她两句,便上前一步,脸上噙着大方得体的笑:

“夺人所好并非是我们愿意做的事情。但羽织难得碰见个喜欢的东西。所以...我出两倍的价钱,将这东西买下。价高者得,没什么问题吧?“

说着,身后的下人再次上前,又拿出了十枚白晶币。

小厮犹豫的看向了楚流玥。

“这位小姐,您看...”

楚流玥挑眉。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不假。

对方出了两倍的钱,也不算理亏。

她若是再用之前的那套说辞,难免落了下风。

正当她在犹豫着的时候,旁边的段子羽忽然道:

“楚小姐,主子说,这段时间您有什么要求,都会尽量满足。若是您真的想要这一块地藏珊瑚,尽管吩咐就是。”

楚流玥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他当真这么说?”

段子羽点点头。

“前一日主子回来的时候,特地跟属下叮嘱了这件事。“

当然,慕青和的原话不是这么说的。

他说的是:楚流玥既然是他带来的人,那么在西陵的一切举动,都关系到他的颜面,让段子羽务必照看好。

若是因为十枚白晶币就被人比下去了,他日这件事情传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慕府是穷酸小气到了何种地步!

楚流玥大概也能猜到慕青和的意思。

他虽然自己并不讲究排场之类的,但是身为天令皇朝黑骑军副将,该强势的时候绝对不会退让!

楚流玥嘴角缓缓勾起。

这种感觉...好像还不赖?

”那就多谢段校尉了。“

段子羽恭声道:

“楚小姐客气。”

说完,他走上前去,扔出了一个钱袋。

“这里面是四十枚白晶币。东西我们要了。“

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有没有搞错!?用四十枚白晶币买一块地藏珊瑚?

就算是比这成色更好的,都未必能值这个价格!

这人是疯了不成!?

段子羽看向小厮。

“价高者得不是吗?“

小厮连忙道:

“小的这就帮您——”

江羽织着急的拽了拽夏侯廷安的袖子。

夏侯廷安冲着她点了点头,又抬高了声音。

“我出五十白晶币。“

他怎么说都是夏侯家的二公子,什么时候因为钱输过?

尤其是江羽织还在这里,更加不能让别人踩下去!

段子羽头也没回:

“一百白晶币。”

竟是直接翻了两倍!

整个展厅都安静了一瞬,众人纷纷看了过来。

这整个一楼展厅,是没有超过一百白晶币的东西的。

居然有人为了一块地藏珊瑚,付一百白晶币!?

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纯粹有钱!

慕青和是真的有钱。

楚流玥摸着下巴。。

大多数人都以为慕青和只是个白手起家的武将,靠着自己一身本事成为西陵新贵,地位虽然高,但是家财底蕴这些,和西陵城之中的世家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但实际上...最好发的财,就是战争财。

大荒泽数十年叛乱,慕青和带兵横扫,铁血手腕将其一举镇压。

他的财富,实在是数都数不清。

江羽织和夏侯廷安是出身尊贵,但是他们的氏族家大业大,在用钱上,反倒是不如慕青和自由。

果然,夏侯廷安的脸色变了变。

一百白晶币,他不是拿不出来。

但这对他来讲,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若是给家里人知道,他用这么多钱来买一块地藏珊瑚,肯定会狠狠训斥他一顿!

他喉咙干涩,有些尴尬的看了江羽织一眼。

“羽织,这东西虽然好,但不值得这么多钱。不如咱们去看看别的,我买给你,如何?”

江羽织的脸立刻拉长了许多。

“廷安,你这是舍不得为我花钱吗?若是你不肯,那我自己买就是!“

说着,作势就要掏钱。

眼看她生气了,夏侯廷安立刻满脸殷勤的讨好道:

“哎呀,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你看上的东西,我当然会帮你买!”

江羽织将信将疑:“当真?“

夏侯廷安只得点了点头:

“当然。“

他看向小厮,咬了咬牙。

“我再加五枚白晶币!“

噗嗤。

不知是谁忽然笑了一声。

虽然这声音很快消失,但其中嘲笑之意,谁都听得出来。

和方才段子羽那开口就是翻倍的豪气比起来,这五枚白晶币,加的也真是寒酸!

夏侯廷安的脸色登时涨红。

他自己也觉得窘迫。

但这实在是他的极限了。

段子羽神色不变。

“一百五。”

夏侯廷安的脸色又变成了惨白。

周围无数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如芒在背。

他扭头看了江羽织一眼,却见她神色期待,有些焦急的说道:

“廷安,快加价啊!这东西就要被他们抢走了!”

说的容易!

夏侯廷安心里猛地涌上一股怒意。

江羽织抱得什么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一向心高气傲,从不肯输,可又担心乱花钱被太傅批评,这才催着他来付账!

他最近一年想方设法的讨好她,两家已经在商定婚约,若是这个时候惹得她不高兴,这一年的努力不是都打了水漂?

他张了张嘴,还没等他说出话来,段子羽便道:

“无论夏侯二公子出多少,我们加五十白晶币。这地藏珊瑚,我们要定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