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出口的时候,楚流玥自己也有几分意外。

她不是同情心泛滥的那种人,更多时候,说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断才更合适。

但不知为何,看着羌晚舟神色落寞的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的心底竟是也跟着难受了一瞬。

这种感觉很少见。

和自己无关的人,她向来不愿意主动招惹,以免惹来麻烦。

可是羌晚舟似乎不一样。

当真?

羌晚舟听到了她的话,回头看来。

柔软金色短发遮掩下的棕色眼眸,明亮似有一瞬间烟火绽放。

楚流玥忽然就不纠结了,唇角一弯,笑道:

我向来说话算话!不过,按照约定,你要当我一个月的随从。

羌晚舟立刻点头:

好!

说完,他伸出手,弯起小拇指。

盟约为证。

楚流玥眼角一跳:......你这是做什么?

羌晚舟理所当然的说道:这是人和人之间最高等的盟约,你我既然有了约定,可是不能反悔。

楚流玥:......

看着羌晚舟一脸信服的模样,楚流玥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也是那个人教你的?

果然,少年点了点头。

在此之前,我只和她一人结过盟约。你是第二个。

这怎么听着,还挺看得起她才和她拉钩的样子?

楚流玥眼睛一转,倒是也坦然的伸出小拇指,与他拉钩。

少年的手竟是如冰块一般寒冷。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

怪不得他说要火种续命,这小子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其实内里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寒邪之气入侵。

他体内的大部分原力应该都已经被冻结了。

都已经这样了,居然还有着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真不知道他的真正水准到底是何等惊人......

过来。

拉钩过后,楚流玥冲着他勾勾手。

羌晚舟不明所以的向她靠了过来。

离得近了,楚流玥终于看清他的容貌,随后微微一愣。

这竟是一个生的过分精致漂亮的少年。

他的皮肤非常白,几乎能透光的那种,金色短发下一双棕色的瞳孔冰冷孤傲,却又单纯干净,像是高山积雪。

鼻梁挺翘,如同玫瑰花瓣一般的唇形状漂亮,嘴角天然上翘。

线条流畅尖尖的下巴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干净的少年气息。

若非是他的骨相神态看起来的确是少年郎无疑,楚流玥几乎都要怀疑这是个美色动人的少女了。

楚流玥抬手揉乱了他的一头金发!

羌晚舟先是一愣,随后便皱起眉头:

你做什么?

楚流玥看着他乱糟糟的样子,笑着晃了晃小手指:

盟约既然已经立下,就生效了吧?今天算是你做我随从的第一天。

换言之,做随从就得有做随从的自觉,揉个头发算什么?

羌晚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漂亮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了一丝怒意,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过头去,依旧坐的笔直。

半晌,他才冷冷道:

知道了。

楚流玥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个羌晚舟看起来冷漠的不近人情,实际上好像很好哄骗的样子啊...

她现在有点理解他要找的那个人为什么用小小的谎言来故意骗他了。

这样一想,楚流玥心中最后的那点纠结就彻底消散。

正好她在西陵孤立无援,多一个帮手也挺好的。

别的不说,羌晚舟的天赋实力是很强的。

他的等级现在应该是五阶巅峰。

按照他的年级来看,绝对算得上是顶尖的天才。

你从哪儿来?楚流玥问道。

南疆。

南疆?!天令皇朝的南疆?!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看到羌晚舟点了点头,楚流玥心中更是吃惊。

太令皇朝一共有四大疆域,都是荒芜之地。

其中,南疆更是人迹罕至。

那里沼泽遍地,毒物漫天,一般的修行者去了就是一个死。

他居然是从那儿来的!?

你...谁带你来的?

为了一个地经原脉修行者,万里迢迢的去往南疆把人带回来,这也太...

没有人带我来。羌晚舟说道,我自小生长于南疆,千苇湖开始干涸的时候,我便来了。

楚流玥目瞪口呆。

羌晚舟看她不说话,又补充了一句:

到今天正好五个月。

楚流玥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这么说,你是自己独自一人,从南疆千苇湖来到西陵的?

羌晚舟点点头。

楚流玥心中惊憾。

这到底是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十几岁的年纪,居然能独自走出南疆,越过万里之遥,来到西陵!?

她心头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你...你来西陵...是为了找那个人?

果不其然,羌晚舟肯定的说道:

是。

这一声回答,比之前的都要坚定认真。

楚流玥犹豫的问道:但是每个参赛者都是有人带的,你...你是跟谁一起去辛荔园报的名?

看羌晚舟这样子,怎么可能是自己去的!?

羌晚舟皱了皱眉。

那个人好像叫于敏涵,我本不认识他,但他告诉我,只要参加万峥会赢得第一,出了名,就能找到我想找的人。

楚流玥顿时明白了。

那个叫于敏涵的人,一定是发现了羌晚舟的天赋,这才故意拉拢,骗他参加万峥会。

羌晚舟从南疆而来,涉世未深,听说能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当然是会同意的。

那个于敏涵,你可知道是什么宗派的?

羌晚舟神色一凝,摇头。

我没问。

楚流玥:.....

这孩子也真是老实,居然连人家是什么身份都没搞清楚,就上了人家的贼船!

那你报名的时候,应该也写了他的名字和宗派,你没注意吗?

羌晚舟忽然沉默了下来。

细碎的金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眼。

但楚流玥却莫名看出了一丝窘迫。

他的手指微微蜷了蜷,好一会儿才道:

我不识字。

楚流玥反应了一下,暗道自己真是傻了。

羌晚舟在南疆那种地方长大,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自然是没有机会读书写字的。

然而正当她想着怎么开口安慰一下的时候,羌晚舟却忽然抬起头,指向了那黑色玉石板。

但是我认识你的名字——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